怀念伟大一代。

人不能回头看,一回头看就老了。我忘记这是谁说的了,如果没有人说过,那他就是我说的。
我最近经常做各种各样的梦,开心的,不开心的,幸福的,不幸福的。其中开心的梦中,我最开心的事情梦到大学的时光。大学的教室,桌椅,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真实。仿佛我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又多愁善感,无所作为却异想天开,充满着各种“伟大”梦想的纯真年代。从大学毕业以后我再也没有找到如此多的具有“伟大”梦想的人。我们这一拨兄弟已经各自在为了自己当年的梦想而努力,而我则早已丢盔卸甲,一败涂地,躲在壳里卑微的活着。王小波有一篇散文叫伟大一代,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感觉。我很羡慕那些没有梦想的人,他们活的会很惬意,因为梦想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而且很难达到,而没有梦想的话,任何物质上的东西其实都非常容易满足。我更羡慕无知的人,其实知识这东西懂的少并不影响行动,反倒是懂的多了,就什么都做不了了。这就好比武功,小时候很羡慕会武功的人,觉得会拳脚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大了才明白,会武功没任何用处。会武功以后不能随便欺负人,跟别人打架要思考半天,因为怕把别人打坏,会武功要见义勇为,因为你有保护别人的能力。会武功却不能靠武功吃饭,因为你既然练了这么久而且练了这么好,你当然不愿意别人家当猴子一样看。会武功也不能保证你不会被欺负,你会武功自然有机会接触更多危险。所以不会武功是太平使得万年船,而会武功则容易英年早逝。
其实悖论有很多,只是我们都不愿意承认。我有时候写blog也会觉得很无聊,因为没地方讲真话。我不方便把真话讲在大家都能看见得地方,因为我害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