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梦想照进现实

说实话今年的诸多电影都让我非常失望,作为一个曾经的很有品味的电影爱好者,我对现在电影市场集体疲软的状态表示相当的关注和沮丧。不但是国内的所有导演集体失语,沉迷于营造毫无逻辑的斗殴过程或者华丽空洞的场景,即使是我寄予厚望的香港导演们,也似乎江郎才尽起来。杜琪峰的《黑社会二》是我今年看到的唯一过得去的影片,而此后的《放逐》则在极力追忆过去,像一个迟暮的美人,努力做出当年撩拨人的动作,但是很可惜,已经毫无魅力的身材让人无法浮想联翩,只能昏昏欲睡。整个电影让我越加怀念《枪火》了。

本来以为看完了黄金乳之后,几年就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了,结果朋友推荐说有一部不怎么出名的电影很不错,是老徐导演的。坦白说我对老徐没什么印象,看过一些她演的片子都是似笑非笑,笑也要捂着嘴那种,我对文学女青年从来没有特别好的感觉,总以为她们是一帮自我感觉特良好,并且持续在一种不切实际的自我感觉良好中的人群。当然,我现在要收回这段话,因为从这部电影我看出这帮人有自我感觉良好的本钱,我的意思是,除去盘靓、条顺,这些硬件之外,她们还有一个能跟sina有一拼的内容积攒,不管她们说的话有多少是听来的,有多少是看来的,有多少是自己根本不明白的,但是大体上,她们还能说点上路的话,用某文艺评论家的话,可以有一些对话。说的再雅致一点,与中人可以语上吧。这就好过好多在台上晃悠,但是连一些简单的常识都没有,而且自以为一美的人。知道羞臊是一种基本素养,做人不能没了这个。

这个电影就是老徐和老韩在一个地方絮叨了一晚上,我一边写程序一边“看”的,估计没什么长镜头,也没有什么大场面。都是一段一段比郭老师档次略高的段子。根本不用看屏幕都能想到他们对话的表情,有点意思。不用猜我也知道,这个剧本一定是王朔写的,我最喜欢两个姓王的作家,王朔和王小波。小波英年早逝就不说了,王朔沉寂多年还有这种功力,真NB。我很欣慰啊。

电影是那种北京话的高级文艺评论,絮絮叨叨的把好多文化现象给恶心了一通。带有北京人不拿自己当回事,也没那别人当回事,逮着谁那谁开涮的味。现在的北京这种味已经少很多了。最后这一点还是放到梦想里,通过电影照进了现实。有没事的或者跟我一样,或者喜欢一边干活一边听相声的,找一个看看,挺有意思,算年底一个点缀。

另外,有人看《伤城》了吗?水平怎么样,要是黄金乳给打6分,墨攻给打4分,云水瑶不好意思给打分,夜宴打7.5,石头打7分,您看伤城能打到几分?对了,皇家赌场出胶片版了,没事就不用看了,难得找这么一个不像的人演007,可是这话怎么说来着,你说不像,我说不像,可是照相馆就说像。最后说一句话,俩光碰面怎么打招呼,咱黑处见。

平安夜聊宗教

平安夜打车回家,路上跟司机聊天,北京的司机大哥们都是天生的侃爷,古道热肠,外带小道消息传播者。而且每个人都有MBA老师的智慧。我跟几个司机聊天说起网上流传甚广的那个出租车MBA课,大部分司机表示嗤之以鼻,说这点小儿科太一般了,然后随口收一些自己的辉煌战绩,都足以出一本《输赢》。看来的哥真是卧虎藏龙啊。

不过昨天是司机问我知道不知道平安夜是什么日子,我一般不聊宗教话题,但是昨天实在有点太累了,于是没搂住,就按照我知道的内容简单的说了一下平安夜是怎么回事,司机听完竟然问我是不是基督徒,弄的我无言以对。此后司机说他喜欢基督教,认为基督教教人勤勉,好过教人单纯忍耐的。唉,这种事最没法插嘴,我只能一边犯困一边迎合,凑富了一会我决定掌握这个话题的主动,我说您知道道教吗,司机竟然说不清楚道教的教义。我忽然发现,我们土生土长的道教现在竟然没市场了,我可是一直都非常喜欢道教的。不用有太多戒律,活着就能成神仙,什么都能享受,到老还能不死。还有比道教更能适应咱们心理的吗,我太喜欢道教了,跟司机聊了半天,司机大哥也让我忽悠的神往起来。决定要找一些道教的书看看。但是下车的时候还是没给我少算钱。此后冷风一吹,我脑子略微清楚了点,心想,咱们这其实根本不用信道教,大家都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