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爸爸聊买东西 破费

今天和爸爸聊了聊买东西,发现两代人在消费观念上的不一致,开始认为这就是代沟,后来发现简单归类有点不靠谱。在这个问题上有很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我们俩对物品价值的看法完全不同。
我认为商品的价值之取决于交易的价格,与制作的成本无关,换言之,只要有买方,价格多离谱都无所谓。爸爸则认为商品的价格的制定应该是成本+利润,也就是说,商品在流通之前已经有了价格,我反问爸爸那如果商品无法交易,就成为废铜烂铁了,怎么还有价值呢,爸爸说废品也是有价值的云云。恩,跟我老爸讨论这种问题十分不知,纵然我伶牙俐齿,也根本没戏,学技术的跟搞哲学的不在一个层面上。
其实说道根本上,是我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更多的考虑到了效率,是的,商品的价格由市场决定更体现效率,避免部分人的劳动被其他人无偿占有。这一点在公共资源的使用上尤为突出,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房屋的使用权和所有权继续分离,而且出租房屋的价格还在一个相对低端的水平,则势必有大量空置住房,因为租出去也不能盈利,反之,放开房屋价格以后,空置住房率比之前降低了,这样使社会更有效率。尽管现在大家都会房屋价格过高不满(包括我在内),但是不可否认,房屋价格的上涨确实解决了房屋利用率的问题,降低了社会整体资源的浪费。且在一定程度上,大部分人虽然咬牙切齿,但是其实人均住房面积是升高了的,当然这背后的惨痛代价也得说一下,娘的,大家都成了银行的奴隶了。
爸爸考虑的更多是公平,也就是社会责任感和其他问题,经历了大锅饭年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的分配方式显然更具有人文关怀性,所以,商品的价格应该和成本有关。虽然这样并不能促进制造者降低成本,也不会促进制造者提高质量。
最后,这个新鲜的消费观的最大问题是造成了资源的浪费,也就是说,我买了东西以后在这个东西已经成为了商品之后,由于购买的时候可能没有考虑到成本的因素,或者被乱七八糟的广告和sales talk忽悠住了,在以后的使用中,我其实没有用我付出的价格获取到我应该享受的服务。注意由于市场定价,所以价格和成本无关,这也就势必和质量无关,你购买的东西可能只是一妥shit。我虽然讨厌这个假设,但是有时候难免上当,“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从今天起,我啥都不买了。破费啊破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