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庸大作

城外烟火弥漫。

屋内寂静无声。

老人半跪在地上,双手各持一截枯枝,冥思不语。沙地之上有两个图形,方的正方,圆的浑圆。

门声响动,一名罗马士兵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粗暴地大声喝道:“败狗!滚出去随我见塞拉斯大爷!”

老人缓缓抬头:“这位长官,且容我悟出这左圆右方的互搏之术,再走不迟。”罗马士兵大怒,“唰”地拔出刀来,架在老人脖子上:“兀那老头,休要聒噪,快快起来。”老人锋刃及颈,却面不改色,仍从容道:“只差几步,我便可证得‘用右手和右手同时画出一个正方形和一个圆,使它们的面积相等‘这命题是不可能的。”

言罢老人低下头去,仍用枯枝“唰唰”在沙盘上写着。罗马士兵纵横地中海数十年,哪里受过这等羞辱,一时怒从心头气,恶向胆边生,举刀就砍。

眼见人头落地,却听“当啷“一声,这重达三十八斤的罗马虎头刀反被弹了回来,险些伤了自己。罗马士兵大吃一惊,定睛一看,挡住刀势的竟是老人左手一截短短的枯枝!

老人右手不停,仍旧飞速钩画,并不理睬。罗马士兵本是个混人,一脚踢翻沙盘,举刀又砍。这一次老人长叹一声:“卿苦苦相逼,非我之罪也。”言罢轻轻避开刀锋,跃出足有两个斯塔迪亚远。

两截枯枝甫一脱手,即浮于半空,矫若惊龙。罗马士兵见状要追,两截枯枝尖啸一声,在空中合成一个圆规,一脚截立,一脚飞速旋转。饶是罗马士兵膀大腰圆,也难当锋锐之势,当场被切成三块。一时间屋中满是血腥味道。

老人摇头道:“我苦修几何凡四十年,至今还是作不到以圆规将人体三等分,遑论任意角。先贤境界,终究是难以达成啊。”于是负手而出。

街上已然是一片火海,四处人声鼎沸,尸横遍野。老人走至一片断壁残垣,正撞见一队罗马士兵持矛走来,手里怀金抱银,骄横贪婪之情溢于颜表。老人一步踏前,横在士兵身前。

“罗马蛮子,该知我希腊几何之妙乎?”

老人须发皆张,怒容满面,双眸精光大盛。两截枯枝浮在左右,渊停岳峙,如满弓之箭蓄势待发……

城外罗马统帅塞拉斯本以为叙拉古城唾手可得,却忽见城内喊杀之声大起,心中不由得一阵惊讶。过不多时,有传令兵来报,说城内忽然杀出一个老人,擅使两截枯枝,人阻杀人,马阻杀马。原本冲入城内的一个兵团抵挡不住,已经快逼出城来。

“一人之力,怎么能作到如此境界?”

塞拉斯连忙策马奔上一个高坡,朝城内看去。只见一个老者被几千名罗马士兵围在垓下,却不慌不忙,胜似闲庭信步,银发飘飘隐然有奥林匹斯之风。身旁两截枯枝如入江蛟龙,在阵中穿梭自如,轨迹严整如几何图形,所到之处,无不腾起一片血雾。罗马兵团死伤枕籍,竟是不能靠近半步。

塞拉斯面色一变:“莫非欧几里德的几何作图笔,今日竟在这叙拉古城中再现了。”连忙传令停战,随后一扭辔头,带着数名亲兵冲入城内。

老人远远见到一名将军飞奔而来,朗声问道:“来得可是塞拉斯将军?”这一声气韵绵长,中气十足,竟传至几十斯塔迪亚远。塞拉斯听在耳里清清楚楚,心里暗暗佩服这老者修为了得。

塞拉斯冲到阵前,翻身下马,握拳行礼:“久闻希腊几何之术有三大绝学:化圆为方、三等分任意角、倍立方。谁能领悟,便可称雄地中海。看来先生既得了作图笔,神功已成,佩服佩服。”

老人神色一黯,双手一拍收了二笔,道:“将军谬赞了,小老驽钝,虚度了几十年时光,却也不能领悟这三大绝学,实在有愧于先贤,原本是羞于见人的。”态度忽然转为严厉:“可将军纵兵行凶,烧杀抢掠。小老不得以才用螳臂挡车。若将军如此残暴,小老誓与此城共存亡!”

这几句话说的声色俱厉,义正词严。塞拉斯面色一红,叙拉古城围攻日久,损折实多,是以麾下将士入城之后才大行杀戮,其实并非是他的本意。他略一抱拳:“先生教训的是,小人知罪了。”当即叫来一名传令兵道:“传我将令,诸军有滥杀无辜及劫掠奸淫者,斩。”

老人见他知错就改,赞许地点了点头,忽然仰望天空,道:“希罗多德有言;砖石殿堂未有千年不颓者。叙拉古城合有此劫,亦非人力所能强逆。”

他身中火光冲天,风过断垣残壁之间,隐有号哭呻吟之声,凄颓至极。老人走到塞拉斯身前,双手把两截枯枝交于将军:“这两枝几何作图笔,盼将军带回罗马,交与有识之辈,好教几何之术不致失传。”

塞拉斯盯着二笔,见其上流光溢彩,灵性涌动,果然是一双神笔,不由笑道:“我国向来厚遇学者,先生大智大勇,元老院必会以国士待之。”

老人退后一步,大声道:“赫农王待我恩重如山,今日我不能阻止城陷,只能以浅薄之身殉城而已。”手里两截枯枝回转,内功运处,双臂一回,噗的一声,插入了自己的心口。

塞拉斯大吃一惊,欲向前去扶,已经晚了。身旁亲兵冲过去察看,说老人笔锋入胸,眼见不能活了。塞拉斯嗟叹不已,亲手把两支笔收在檀香匣中,下令把老人尸体盛殓,由十名百夫长扶棺,厚葬于西西里岛。

后人维吉尔凭吊至此,有打油诗赞曰:

欧氏双笔叹几何

闻道致知需物格

千载谁堪真名士

叙拉古阿基米德

Advertisements

种过人参的地就不能重菜了

昨天晚上和李公畅谈了一把。这李公本也是诗人,做过校刊的编辑。文采卓绝端的是个了不起的人,说起来,此人幼年习芭蕾,练钢琴,写诗歌,跑百米,又生的修长高大,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明眸善睐,唇红齿白,演个周公瑾是绝对没有问题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了。
另外一个议题是,为什么现在男女比率如此失调,还有大量的北大荒。经过认真的讨论和反复的论证,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是”种过人参的地就不能种菜了。”,年轻的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直到有一天发现再没人能把自己当回事了。文辶辶的说法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第三个议题是在右翼的眼里,极左分子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们看到了“外山恒一”慷慨的卓绝的说法,他真是有才了。
第四个议题是在北京多少钱够活着,基本上,在这个观点上我们无法达成一致。
最后,我们俩的生活品味还是差不多的,有机会我还是非常想把那段“我要上NASDAQ”录下来,不过找到一个两个人都有时间的时候太难了。
BTW:写文章一定要让读者看不懂,这是大师们说的,我秉承了这种风格,谁能看懂我上面的文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的生活变化了吗

十几年前,我还个是小学生,每个周末都要可怜巴巴的跑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去上数学奥校,数学奥校是个不错的活动,能够开发未成年人的智力,但是也容易让我这种脑力不突出的小朋友有某种心理阴影。我所在在的那个班被赋予了某种特别的希望,似乎是国家集训队的预备队。所有的孩子都经过某种神秘测试之后被投放进来,每个学习进行一次考试,末三名淘汰掉。我每年以倒数第四稳稳的呆在班里的最后,受尽各种白眼但毅力不倒,我有某种自尊在潜意识中不希望承认自己是笨蛋,但是缺乏过人的天赋和一般性的勤奋使我始终不得要领。我小学的六年就是在这种尴尬中度过的。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其实是某一年的夏天,我实在不想去上课,就溜到姥姥家去玩,从小到大姥姥家一直是我的乐土,那有适龄的伙伴弟弟,很罩的大哥二哥,还有当年似乎有点二,现在成了杀人如麻的医生的小弟弟。(希望他不要看到我的blog)。院子并不大,却有无穷的乐趣,比较记忆犹新的是,院子里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还有一颗也是枣树。大家骑自行车,捉迷藏,听姥爷讲福尔摩斯探案集。听姥姥讲算术。养殖各种小动物,做弹弓打闹春的猫,乐趣无穷。但是有一天,我去的时候应该上课,这事不知道怎么被大哥知道了,大哥就毅然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上课,那是一个非常热的夏天,大哥为了蛊惑我去上课还给我买了冰棍,他自己倒是没吃任何东西,也没喝水就骑车带我跑去上课,然后鼓励我好好学习。之后,恩要是小学作文我一定得说我受了感染,就开始坚持上课,今天能成为伟大的数学家都是靠大哥的当年的鼓励云云。可惜我没那么有觉悟,我此后逃课就不去姥姥家玩了……,
今天上午我们全家去昌平扫墓,姥姥姥爷过世已经十几年了,但是我们全家还是要每年去扫墓,这是对逝者的尊敬,也是对生者的鼓励。要想以后能够安安静静的躺在那,活着的时候就要好好努力。中午忽然接到短信,让我下午去上课,恩我就不说是上什么课了。我在前面说过了。总之我觉得情况跟小时候也差不多,最后还是我大哥开车送我去,这次没有冰棍了,大哥的自行车换成了广本。我还是一脸倒霉像的坐在后面。车以100多麦的速度在高速路上飞驰,左右的树木纷纷划过,阳春三月的天气中和煦的阳关照的我十分暖和,坐在宽敞舒适的车后座上,我眯起眼睛昏昏欲睡,恍惚之间,我又回到了童年的午后,姥姥和姥爷在屋子里睡觉,我蹑手蹑脚的在院子里爬树,被大哥抓住拉上自行车,飞驰在奔向学校的路上。
生活也许变化了,大家都成长了,但是角色没变,而且我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保持年轻真好啊。

觉悟与创意

互联网上有很多有觉悟的人,也有没觉悟的人,比如说,在一个“专注于.net技术”的社区写一篇文章介绍FLEX技术,就是没觉悟的行动,自然会遭到有觉悟的人的痛斥。比如说“提醒一下这里是.net社区,不是flex推广活动,个人的态度很明确,抵制flash。不管是企业应用还是主题网站。"这就是觉悟的表现,多么的爱憎分明啊,虽然我知道FLEX可以调用asp.net 的web service,而且fego正是flex和asp.net 结合产物,但是作为一个希望成为有觉悟而实际上还没有什么觉悟的人,我保持了沉默。有觉悟的群众随处可见,还表现在当年明月和天涯论坛的争论上,我以为,在一个论坛里一旦一个老大定下了朱元璋是SB的调子,就最好别反着说,如果一定要反着说,最好别有翔实的资料,如果正好有翔实的资料,最好别辅之于逻辑清楚的说明,总之,资料越漏洞百出,内容越荒诞不及,越能激起老大的批评欲望,改造之后才能成为好同志,这就是觉悟。可惜当年明月也是一个没觉悟的人,展示才华就是没觉悟的表现之一,展示之后还得到认同,真是罪该万死啊。

其实很多时候,没觉悟的人总是体现出一种很叵测的行为,这种行为就是创意。叵测无疑是危险的,比如清朝的时候有人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就很叵测,于是被人切成了碎块。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依照有觉悟同志的看法,这个姓”尚“的人就笑的很叵测,应该枪毙掉。总之,看见没觉悟的人就要冲上来打,这就是有觉悟的表现。觉悟真好。

其实创意的最大坏处就是让那些脑力不突出的人觉得沮丧,这种炫耀是不好的,是坏的,是别有用心的,是叵测的。叵测就应该被枪毙。比如说一个姑娘好看,我们早就有现成的说法”柳叶的眉毛杏核的眼,樱桃的小口一点点。这就很好,如果只说脸蛋,屁股,胸,那也还可以接收,虽然粗俗了一点吧,但是说什么,脚和腿,还有手,就是叵测了。应该被列为性变态,予以枪毙,如果还有人能想到让旁观者情不自禁,这简直是脑子乱啊,至于说道让老人们肃然起敬,那实在是十恶不赦,更别提一个美丽的姑娘让同性恋“改邪归正”,这种荒诞不及,淫乱透顶的言论了。总之,这种对美丽姑娘的描述在渐进和引入创意的同时越来越没觉悟,所以对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有觉悟的人应该人人得而诛之,对这种有觉悟的脑子,应该改造好。

做梦

中午睡觉的时候刚刚睡着,觉得电视上有个蓝色的光闪动,有个提示音,您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翻身打开手机,很无意识的看到手机是老的NOKIA 7650,没意识,打开手机,看见老六抱怨说节日里没有人骗他,很遗憾,于是随便编造了一个饱含深意的疑问句,回了过去。之后就放下手机继续睡觉。过了2个小时,醒了,很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觉得是做梦,打开身边的手机,意外的发现我真的回了短信,老六还给我回了短信,真抓狂了?但是手机是DPD838,于是回信,告诉他节日快乐。继续睡,睡到一半,觉得身上有东西压着,睁开眼,看见一张桌子,上面有饭碗,吃的,什么都有,赶紧翻身,把他们推下去。感觉胸口压的慌。一会梦见自己成为了比艾佛森还NB的篮球运动员。醒来以后分析了一下,第一,饭少吃。第二,生活压力大,衣食住行已经成为潜意识里面的一部分了,第三,身体不够好,潜意识希望自己更强壮。第四,应该多劳动,要不老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