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变化了吗

十几年前,我还个是小学生,每个周末都要可怜巴巴的跑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去上数学奥校,数学奥校是个不错的活动,能够开发未成年人的智力,但是也容易让我这种脑力不突出的小朋友有某种心理阴影。我所在在的那个班被赋予了某种特别的希望,似乎是国家集训队的预备队。所有的孩子都经过某种神秘测试之后被投放进来,每个学习进行一次考试,末三名淘汰掉。我每年以倒数第四稳稳的呆在班里的最后,受尽各种白眼但毅力不倒,我有某种自尊在潜意识中不希望承认自己是笨蛋,但是缺乏过人的天赋和一般性的勤奋使我始终不得要领。我小学的六年就是在这种尴尬中度过的。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其实是某一年的夏天,我实在不想去上课,就溜到姥姥家去玩,从小到大姥姥家一直是我的乐土,那有适龄的伙伴弟弟,很罩的大哥二哥,还有当年似乎有点二,现在成了杀人如麻的医生的小弟弟。(希望他不要看到我的blog)。院子并不大,却有无穷的乐趣,比较记忆犹新的是,院子里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还有一颗也是枣树。大家骑自行车,捉迷藏,听姥爷讲福尔摩斯探案集。听姥姥讲算术。养殖各种小动物,做弹弓打闹春的猫,乐趣无穷。但是有一天,我去的时候应该上课,这事不知道怎么被大哥知道了,大哥就毅然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上课,那是一个非常热的夏天,大哥为了蛊惑我去上课还给我买了冰棍,他自己倒是没吃任何东西,也没喝水就骑车带我跑去上课,然后鼓励我好好学习。之后,恩要是小学作文我一定得说我受了感染,就开始坚持上课,今天能成为伟大的数学家都是靠大哥的当年的鼓励云云。可惜我没那么有觉悟,我此后逃课就不去姥姥家玩了……,
今天上午我们全家去昌平扫墓,姥姥姥爷过世已经十几年了,但是我们全家还是要每年去扫墓,这是对逝者的尊敬,也是对生者的鼓励。要想以后能够安安静静的躺在那,活着的时候就要好好努力。中午忽然接到短信,让我下午去上课,恩我就不说是上什么课了。我在前面说过了。总之我觉得情况跟小时候也差不多,最后还是我大哥开车送我去,这次没有冰棍了,大哥的自行车换成了广本。我还是一脸倒霉像的坐在后面。车以100多麦的速度在高速路上飞驰,左右的树木纷纷划过,阳春三月的天气中和煦的阳关照的我十分暖和,坐在宽敞舒适的车后座上,我眯起眼睛昏昏欲睡,恍惚之间,我又回到了童年的午后,姥姥和姥爷在屋子里睡觉,我蹑手蹑脚的在院子里爬树,被大哥抓住拉上自行车,飞驰在奔向学校的路上。
生活也许变化了,大家都成长了,但是角色没变,而且我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保持年轻真好啊。
Advertisements

发布者:supeng

peng.su@hotmail.com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