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过人参的地就不能重菜了

昨天晚上和李公畅谈了一把。这李公本也是诗人,做过校刊的编辑。文采卓绝端的是个了不起的人,说起来,此人幼年习芭蕾,练钢琴,写诗歌,跑百米,又生的修长高大,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明眸善睐,唇红齿白,演个周公瑾是绝对没有问题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了。
另外一个议题是,为什么现在男女比率如此失调,还有大量的北大荒。经过认真的讨论和反复的论证,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是”种过人参的地就不能种菜了。”,年轻的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直到有一天发现再没人能把自己当回事了。文辶辶的说法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第三个议题是在右翼的眼里,极左分子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们看到了“外山恒一”慷慨的卓绝的说法,他真是有才了。
第四个议题是在北京多少钱够活着,基本上,在这个观点上我们无法达成一致。
最后,我们俩的生活品味还是差不多的,有机会我还是非常想把那段“我要上NASDAQ”录下来,不过找到一个两个人都有时间的时候太难了。
BTW:写文章一定要让读者看不懂,这是大师们说的,我秉承了这种风格,谁能看懂我上面的文章到底想说什么?
Advertisements

发布者:supeng

peng.su@hotmail.com

One thought on “种过人参的地就不能重菜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