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是男权的最后堡垒

记得我还是一个清纯少年的时候,曾经在北大百年讲堂听过一系列经济和管理的报告。大部分的内容我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其中有一位叫做张锦峰的老师说过一段经典的话,这段话是谈就业问题的,在谈到就业问题如何解决的时候,老师说“有些笨蛋提出,把女性赶回厨房去,你赶一个试试,且不说赶回去之后男人的压力会多大,就说赶这个过程,搞不好谁就被赶回去了。”老师说话的时候目视远方,语调忧伤,感觉心口上肯定有什么东西扎这疼呢。
老师犯了以己度人的毛病,简单说,他可能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但是我们不是,或者说,在现在社会中,至少还是有男权的。
但是我说这话的时候其实特心虚,首先真有男权吗,其次有了以后有什么用,这点尊严还够干嘛的,姑娘们在经济上独立之后就不再需要男人了。婚姻这一构成家庭稳定社会和谐的最大因素逐渐变的不稳定。孔二爷说了“礼崩乐坏”
所幸的是,在逛商场的时候我看见了好多姑娘在试高跟鞋。对看姑娘试鞋没什么兴趣,我也是被逼的,当然我不是被逼着看姑娘试鞋,我只是负责拿东西跟着走就成了。我讨厌商场这个建筑,如果我能进入人大,一定立法,。强制在商场门口成立一个俱乐部,里面有台球,咖啡,保龄球,星际争霸什么的,男的都跟门口玩,就不用进去,社会就和谐好多,同时固定商场只需有女厕所,让那帮死活不愿意去玩星际只知道逛街的哥们都没地方絮絮。
说了半天是这样的,我看见了10厘米高的高跟鞋,穿上这东西基本就没办法走路了,男权在最后时刻以美丽为诱饵,骗女性穿上这种玩意,从而在体力这一男性本来就有优势的地方让男性更好的发挥。这是好事。类似的东西还有很多。总之,男权的最后象征是高跟鞋,看见高跟鞋让我心理高兴,知道现在还是有那么一点男权的。

有那么一种状态

困,头重脚轻,脑袋一有点疼。但是没办法睡觉,想做事,但是做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来。还有一点想上厕所,但是真去厕所却什么都没有。
据说这是一种病,精神状态不好,连续缺觉。曾经想好好倒腾倒腾时差,什么都不干就每天子时睡觉,就是睡不着,每天都碰巧有人出现破坏这个事情。要不就是自己看书看高兴了错过点。一躺下想起还有那么多东西没看就睡不着,觉得要是今天就死了还真是可惜了,到了那边不愁吃不愁穿的也就搞点精神文化需求了,还没有足够的谈资。
这种状态很不好,但是有不好改变,据说大把大把的人都我这样,一天一天,这据说就叫亚健康,是现在人通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