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跳如徐静蕾—–能在晚上读到一些好句子是福利

京郊酸奶是天下最好喝的酸奶,乳白色的瓷瓶透着贵族的优雅气质,带着蜂蜜香甜的冰凉酸奶简直可以洗涤灵魂。与京郊相比,蒙牛、伊利以及三鹿就如同卑微的土狗,只配趴在大超市里的货品架上,去给那些不义之人、偶像崇拜者和异教徒们饮用。 要知道,这些事就记载在典籍里: 起初,神创造天地。 神说:“要有酸奶。”于是就有了酸奶。神喝了酸奶,见是好的,就把酸奶分成两部分,称好喝的为京郊,称不好喝的为蒙牛、伊利、三鹿和其他。

如果喜欢上一个人,你会用哪种方式让ta知道呢?  
“你愿意死后葬在我家的坟地里么?”

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子,我要享受把他男朋友打出家门的快感

有的人他天生就是演员,从小,他父母就是特别好的演员,长大了,老师是特别好的导演,专门栽培他,教育他,这人从小在这种氛围里长大,很快就能自编自导自演,等他有了下一代,又能继续培养下一代,这就是演员世家

水果阿生

水果阿生是个无产者,曾经的无产者,他什么都没有。当然也不能完全说什么都没有,他还有水果,有水果就很好了。有水果毕竟不能说自己是无产者,因为他有水果。水果阿生没有念过书,没有受过教育的水果阿生是靠卖水果生活,卖水果是个非常辛苦的差事,但是没有办法,卖水果的水果阿生也要生活。不过水果阿生的生活并不幸福,水果阿生有个天敌,这个天敌会穿着蓝色的衣服开着小卡车忽然出现,然后一下子掀翻水果阿生的水果摊,折断他的撑杆子。每次他们这么多的时候水果阿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水果阿生的意思只是想看清楚一些,但是因为他的眼睛很大,于是那些人就会以为他是不服气,于是顺便狠狠的打他一顿。水果阿生被打了很多次,被打的很疼,于是以后水果阿生就会闭上眼睛,这样人家又会觉得他是故意蔑视和满不在乎,于是又狠狠的打他一顿。非要他睁开眼睛看着那些水果被踩踏,看着撑杆子被折断。于是水果阿生没有办法,就只能看着,一言不发。

我知道水果阿生的好多事情,特别多,特别详细。因为水果阿生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小时候的意思就是不久以前的时候,不久以前并不是特指夏商周或者元明清而是大概5年以前的时候,5年以前的时候我还在上学,我在学校里读书,同时非常崇拜水果阿生,崇拜的样子就像现在的小孩崇拜周杰伦。虽然我看现在的小孩子崇拜周杰伦有点傻,但是我当时崇拜水果阿生其实也很傻。我们就似乎这样,不断长大,然后发现自己以前有多傻。

水果阿生后来没有办法,只有跟老大一条路,跟老大是一条很好的出路,老大会照顾你一辈子。水果阿生跟的这个老大姓黄,我发现姓黄的人很适合做老大,很多老大都姓黄,比如皇帝,皇帝是中国人的老大,而且这个老大当了好几千年多牛叉啊。水果阿生跟的这个黄老大也是非常厉害的,很多青年人都跑过来跟他,有个原来跟孙大炮混的人都跑来跟他了。孙大炮大家都是知道的,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有一门大炮,但是我们都没有见过这门大炮,只有一家姓宋的人的两个闺女见过,这两个闺女都非常喜欢这门大炮,争先恐后的要嫁给他,而且最后姐姐终于嫁给了他,妹妹没有办法一生气嫁给了那个离开孙大炮的人。

2000多年前王充在《论衡》里说,尧舜禹的世界上没有蠢人和狂人。王充这么说一定是有道理的,因为他比我们更接近尧舜禹的世界,所以他这么说一定有他的依据,只是我们都不知道他这个依据的由来,但是我们又不能不相信,因为我们没有生在汉朝,不知道王充是如何知道的。

水果阿生跟着黄老板以后就不再需要卖水果了。老板给了他一个新任务就是卖白粉,现在大家都知道,卖白粉跟钢铁行业一样,是夕阳产业了,做网游才是朝阳产业,但是在水果阿生那个时代,还没有网游,也没有互联网,所以卖白粉是朝阳产业,是很有前途的。水果阿生老老实实的卖了很多年白粉,不但卖的很好,而且卖出了名头。这都源于水果阿生的聪明。我们都知道高纯度的白粉是不能卖的,因为吸了会死人,死人会很麻烦,因为死的都是客户,客户都死了就没有人买了,所以卖的白粉一定不能让人吸了出问题,所以白粉要稀释以后才能卖,高纯度的白粉叫美金,稀释以后的叫港币,水果阿生要做的事就就是稀释这些白粉。稀释白粉的方法有很多,多数人都喜欢在里面方碳酸钙,但是那时候门捷列夫刚刚发明了周期元素表,还没有人把它翻译成中文,严复他们都还在翻译天演论这些东西,他们都不懂俄文,共产党宣言也是从德文版翻译过来的,俄文版的还没有流传进来。所以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碳酸钙,他们只是用墙皮来稀释,墙皮是随处可见的资源,而且可以趁着天黑的时候去刮别人家的墙皮,这样不用花钱,还能起到威胁和恐吓的目的。每个被刮了墙皮的人家墙上都有一大块空白,很像一个白色圆圈,后来有好事的人在圆圈里写上一个拆字,用来恐吓更多的人。水果阿生没有刮人家墙皮,他是个好人,好人不会偷人家东西,水果阿生也不偷,水果阿生只是在别人做好港币以后去拿过来,注意这是拿,拿跟偷是不一样的,偷是在人家不在家的时候做,水果阿生是光明磊落的人,他总是当着别人的面拿,而且拿完还要跟人家道谢,只是他道谢的方式比较特殊,他喜欢游泳,所以也会请别人游泳,他还喜欢看魔术,有个经典的魔术叫做密室逃生,他对这个魔术特别着迷,总想研究一下魔术师是怎么变的。所以他道谢的时候就会把人家装在口袋里,放到黄浦江里。然后坐在边上抽一颗烟,慢慢的抽,等着看对方从水里忽然跳出来,然后给人家喊好。但是很多时候,那些被道谢的人都非常没有经验,总是悄悄从水底跑了,从来不出来亮相。水果阿生想也许他们是害怕身上湿漉漉的看起来不拽把,水果阿生总是非常设身处地的替别人着想,他就是这么一个好人。

我上学的时候有一点皮炎,具体症状就是头屑特别多。头屑特别多当然不好,至少会让人看不起,我的好多同学都曾经取笑过我,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介意,只是偶尔觉得他们有点无聊而已。后来看了水果阿生的事迹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肤浅,人家对我笑其实是喜欢我,我既然这么招人喜欢理所当然应该对人家致谢。我只是默默的想,然后觉得人家有点无聊是很不对的,我应该用一点行动来表示啊,比如为了帮助别人锻炼身体,我至少应该在放学之前帮他们把自行车车胎的气放掉,然后把气门芯放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比如学校的图书馆。我发现除去我,很少有人喜欢去学校的图书馆,因为学校的图书馆没有习题集,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闲书,这些闲书都是老师不推荐的,比如在我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学校就曾经就看爱情小说是否有益于学生成长进行过辩论。我那时候看了好多不正经的小说,但是就是没看过爱情小说,也没看过《O娘的故事》,学校里确实有一本《o娘的故事》但是不知道被谁撕的七零八落,剩下的内容都是些没有意思的内容,我们对这些没有意思的内容都没有兴趣。我上大学以后慢慢发现那些不正经的图书似乎更有用一些,等到我大学毕业才发现,我从不正经的图书里获取的知识都是我时时刻刻在用到的,而从物理,化学,这两门课程里什么都没有留下。

水果阿生因为工作出色被老大赋予了更重要使命,每个伟大的人都需要面对更多挑战。但这个时候出了问题,问题并不是他的错误,而是他的弟弟,水果阿生有一个弟弟,弟弟叫做小林,似乎每个漫画里都有一个小配角叫小林,我们的生活中也有很多人叫小林,虽然他们不一定都是配角。水果阿生的这个叫小林的弟弟,在师傅那个叫做志清的小弟的倡导下(就是那个离开了孙大炮的人),非要杀死很多人,只是因为这些人喜欢火焰而不是喜欢金子,据说因为志清认为喜欢金子是人的天性,不喜欢金子则一定有问题。有问题的人就很可怕,很可怕的人就应该被消灭,这种消灭一定是在这个人表现出任何很可怕的行为之前,也就是说只要志清认为这个人很可怕,那么这个人就要被消灭,而全然不用计较这个人到底做了什么,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志清是个非常有觉悟的人。有觉悟的人就是这么了不起,只要看到有人表现出来一点问题就马上扫堂腿日翻。志清的思路也并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很多年以前,我大爷的大爷的大爷的大爷{for i=0 to 2000 msg=msg+"大爷" next print("%1",msg)}苏洵在著名的《辨奸论》里面说”今有人口诵孔、老之言,身履(伯)夷、(叔)齐之行,收召好名之士、不得志之人,相与造作言语,私立名字,以为颜渊、孟轲复出。而阴贼险狠,与人异趣,是王衍、卢杞合为一人也,其祸岂可胜言哉!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遆,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虏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丧面而谈诗书,此岂其情也哉!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大奸慝,竖刁、易牙、开方是也。以盖世之名,而济其未形之患,虽有愿治之主,好贤之相,犹将举而用之。则其为天下患,必然无疑者”从某种意义上说,苏洵说的也不错。总之小林杀了很多人,但是水果阿生觉得杀真么多人有问题,主要是杀了真么多人早晚会有报应,30年河东30年河西,做人留一线,来日好见面。于是水果阿生放走了一个叫做吾豪的人,这一举动被证明似乎无比英明的。这个叫做吾豪的人后来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了不起,所以他的谥号叫做“文正”谥法曰:经帏天地曰文,道德博闻曰文,学勤好问曰文,慈惠爱民曰文。刚直不阿曰正,内外宾服曰正。

我小手看到放走吾豪这一段的时候不仅为自己叫好。基本上我从来就没有睚眦必报过,任何时候任何人有任何所谓对不住我的行为,我都很快会忘掉,所以我每天都为自己没有一个私敌而高兴的活着,有因为我不担任任何公职,也不会因为公事和任何人有任何冲突,所以我同时没有一个公敌。也就是说在我成长的这么多年里,我完全没有一个敌人。我为此高兴了好几点,并且和别人炫耀,完全不在意别人当我是白痴。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一本书上有一个绍兴人说“忠厚是无用的别名”,我才直到他们为什么笑我是白痴,我很讨厌这个绍兴人,尽管很多人都号称很喜欢他,不过我发现水果阿生也不喜欢他。

后来倭寇就占领了上海,水果阿生没有留下来,也就是说,虽然有好多人承诺给他好多钱,还有一个自称是孙大炮最忠实信徒的人在老婆的篡夺下留了下来,水果阿生也没选择留下来,水果阿生不喜欢倭寇,就像古代月亮的明朝祖先宗宪哥哥不喜欢倭寇一样。倭寇什么都没有两手空空的来这要这要那,他凭什么啊。水果阿生爱憎分明,大义灭亲的杀掉了他的弟弟小林,因为小林投靠了倭寇,真很不好。并且水果阿生还帮助他以前抓住的一个老千杀了很多用户倭寇的人呢。那个老千很感激他,后来经常帮他,直到自己撞到山上为止,他是目前可知的共工之后有一个撞山的人,他撞的山和他的姓一样,使我们很怀疑他是故意这么做以便让人记住他的。

水果阿生后来还做了很多事,比如他找了一个国学大师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我的意思是他找了一个真正的国学大师,不是那些卖菜的大婶或者说评书的大叔,在国学盛行的年代,国学大师是非常少的,比熊猫还少。完全不像在国学已经衰微到孩子们连孔子孟子,庄子孙子都分不清的时候反而有那么多国学大师。他没有找那个绍兴人,应该说是那个绍兴人是不够格的,其实在那个绍兴人横行的年代,那个绍兴人只能靠每天骂那个有个博士头衔的人为生。章太炎给他起名为“镛”,这个字的意思是大钟,为什么取名叫大钟呢,我想主要是为了炫耀尺寸大,就好像某人改名叫做鹏一样。

关于水果阿生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之所以今天写上一段是因为这个月刚好是他的生日和祭日。作为他曾经的崇拜者,我很想写一点东西纪念他,但是一直都不知道如何下笔,于是在匆忙之间写了这么多,最后黏一下某个网站对他的生平记述:

杜月笙1888年8月21日1951年8月16日),原名月生,后改名镛,号月笙,近代上海青帮中最著名的人物,也是20世纪上半叶上海滩上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1]

杜月笙与1888年农历鬼节出生于江苏川沙(现为上海市浦东新区)高桥镇附近,母、父在他四岁以前相继去世,由其继母和舅父养育。十四岁即到上海十六铺鸿元盛水果行当学徒,不久被开除,转到潘源盛水果店当店员。

1911年,杜月笙加入八股党贩毒,得到上海法租界华探头目、黑社会老大黄金荣赏识。1925年与黄金荣、张啸林开设三鑫公司,垄断法租界毒品交易。同年任上海法租界商会总联合会主席兼法租界纳税华人会监察。

1927年4月,杜月笙与黄金荣、张啸林组织中华共进会。4月11日晚,他诱杀了上海共产党工人带头人汪寿华,使得次日共产党工人武装被迅速镇压,即四·一二事件

1929年开设中汇银行1930年任法租界公董局华董,取得较高社会地位。1933年成立自己的帮会组织“恒社”。1934年起先后任上海市地方协会会长、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中国通商银行董事长等职。1937年淞沪会战全面爆发,杜月笙积极抗日,暗中帮助军统网罗人员、收集情报,并协助戴笠建立“人民行动委员会”,策划多次暗杀汉奸活动,上海沦陷后赴香港。香港被日本占领后,留居重庆,设立中华实业信托公司,自任董事长。日本投降后回到上海,任上海市参议会副议长。1949年4月去香港。担任过新界青山酒店董事、中国航联保险公司香港分公司董事长,1951年8月16日在香港去世,遗体由家属于1952年10月迁葬于台北市汐止大尖山下,墓地并有蒋介石题字“义节聿昭”,而墓地旁边则为台北县秀峰国小。

关于与家长相处的一点建议

鉴于大片大片的青年才俊都在和父母相处问题上表现出极大的隔阂,我在这给出一点建议。
首先得说,父母都是为你们好,既然父母是你们好,怎么和你们都冲突了呢,结果肯定是好这个事情有点歧义。
在我奶奶眼里,没有外族入侵,国家繁荣昌盛,大家有饭吃,就相当好了。至于没有房子住,没有车子开,都无所谓。所以我奶奶觉得我现在挺好。
在我父母眼里,一个稳定的公司和一个稳定的工作一帮关系和谐的同事,一个善解人意的领导,那就很好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我爷爷多次教育我,不要给外国人干事,不要从革命力量蜕变成为革命对象。总之按照他们的观点,我现在挺好的。
所以,请注意我的结论,我挺好的。这个挺好不但要表现在口头上,也要放在心里,在和他们沟通的时候,要时刻表现出来,我挺好的。当然他们对我也有一些小要求,比如按时睡觉,比如早晨按时起床,比如定时锻炼,比如不要老坐在屋子里看“五迷三道”的书(我奶奶就是这么定义马机雅维利的《君主论》的,幸好我没让他看见《社会契约论》,我爷爷在这方面倒是挺开明,允许并建议我读一读《反杜林论》,)
作为子女我很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在他们的时候看这些书,写这样的话,是会有问题的,会有很严重的问题,问题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所以老老实实做一辈子靠力气吃饭的生活,将来养一个孩子我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这是于公说,私下说,我这么看下去就会慢慢有自己的主意了。这些主意肯定和他们的不完全一致。从哲学意义上说,不同的事务之间就是有矛盾的,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参考伟大领袖的《矛盾论》)。作为孩子,听话是必要条件。那些敢干的,敢于对抗的,都被无情修理过了。这修理过程很痛,而且很快,总之就是很痛快。
为了让这件事变得很痛快,作为孩子就要做出一种姿态,这姿态很简单,就是我们传统的“孝”,有人总说孝顺,我倒是觉得现在提倡孝还是有点意义,能做到孝敬就最好,顺则大可不必了,因为时过境迁,当年的老办法未必能解决现在的新问题。
“孝”的方法很简单“笑”就好了。只要你经常的对老同志们“笑”,他们就很开心。老年人很多时候只是想得到尊重,你还非要证明他们是错的,这不是较劲找抽吗。至于他们说的事呢,当然是要答应的,至于办不办,怎么办,当然是你做主了,法律上说我们都是完全行为能力责任人,也就是说我们有自己行为的能力,那么靠自己就好了。
当然了这只是第一个层面,认识到这个层面是肤浅的,深刻意义上,我们不但应该多听老同志的建议,还需要多让老同志帮忙。老同志们很希望能帮忙的,当他们被奋斗多年的工厂宣布可以回家休息之后,除去经济上的威胁之外,缺乏自我认同是最重要的心理缺失,老子当年如何如何现在怎么成了没用的人了,很多人都是在绕不过这个弯的时候郁郁而疾的,要多尊重他们的意见,多争取他们的知识。当然他们忙的话,那就在他们最忙的时候找他们汇报一下工作,这样既体现了你的尊重,有可以避免对问题的深入探讨,避免冲突。
以上是一些拙见,虽然完全没有实践过,但是我觉得挺好用。

第一次心动多逗啊,干嘛给停了

这里有那个著名的 柯以敏哭,杨二发怒,的代闯事件。
我承认每年都有缺心眼的人想一步登天,但是我觉得一夜成名还得要点资本吧,至少普通话得利落吧,脑子得清楚吧,现在看来我错了,不但是想一夜成名的脑子不清楚,选一夜成名的这帮脑子也不清楚。
喝水的时候别看,不然喷一屏幕

不能说的秘密

 冷咖啡离开了杯垫
我忍住的情绪在很后面

拼命想挽回的从前
在我脸上依旧清晰可见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oh
回忆的画面
在荡着秋千梦开始不甜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
或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遇见
只让我们相恋这一季的秋天
飘落后才发现这幸福的碎片
要我怎么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