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世界,他们只是一个士兵

昨天终于有机会看了久负盛名的《集结号》,据所有看过的人都跟我说,这是一部相当感人的片子。看之前我对这个结论保持怀疑,骗观众眼泪的事情恐怕不是冯小刚的层次,每个男性电影导演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情结,这部电影应该是冯导园自己英雄梦的时候吧。

我们小时候都有英雄梦,梦里的英雄是不会死去的,而且这种不死不是麦克阿瑟“Old solider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他们是永远鲜活的冲在前面,永远不辞辛劳的保护着我们。我不想列举那些我当年怀着英雄梦所观看的电影的名字,那些导演已经做到了他们的最好,我无意指责他们,只是有时候我对战争的真实性表示过一点怀疑,比如,我就很纳闷参加过中原突围的爷爷的手指头到底怎么没有了,如果英雄都不会受伤,他的耳朵又是怎么少了一块。爷爷从来不跟我们说这些事情,也许在他看来这太微不足道了,毕竟我现在才知道,当年那些和他一起突围的人,已经都不在了。

电影的情节我想大家都从各种途径知道了,我在这里就不啰嗦了,我只想谈谈他给我带来的一点感受。电影里干净漂亮的特效和剪接让人震撼,那些干脆利落的血肉横飞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战争,开场10分钟之内倒下了50多人,其中还有被炸成两段的任泉。没有啰啰嗦嗦中枪后的战抖,也没有慢慢腾腾的废话,就像巴顿说的”一个职业军人的适当归宿就是在最后一场战役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中,干净俐落的死去。”我年轻时为这种句子和气氛倾倒过,还曾经高声诵读过刘永福在黑旗军出征时吟诵的“牺牲的热血,我们也会有”,完全不理解其背后所蕴含的巨大残酷意义,直到最后47个兄弟一个一个的死去,我才明白,无论战争结果如何,在过程中丢了性命的人都再也不能回家了,他们的妻儿老小都无法再见到他们,那些望眼欲穿在村口翘首的人们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这一刻对死亡和战争,我们有了新的看法。我不知道这种看法是否正确,也说不好这种看法是冯小刚,或者是墨子还是什么其他人的思想,只是这一瞬间,我对战争有了巨大的恐惧感,我希望我一辈子不要和这种事情沾上边。

感谢冯导,他让很多可能像我一样对战争一无所知人更接近的了解了战争,并从心理上对战争有了深刻的认识和反省。我想,这是我这些年看到的最有教育意义的贺岁片。最后,我想引用诺曼底登陆烈士纪念碑上的一句话“对世界,他们只是一个士兵,对家人,他们是整个世界”

Advertisements

这是病,得治啊

07年的平安夜,我和太太在某个“高尚”的西餐厅里准备就餐。我对餐厅的理解还停留在石器时代,也就是一圈人围着坐,闹哄哄的抢着喝酒吃肉。据说原始社会那种没阶级的时候大家就是这么吃饭的,而此后即使是最倡导哥们义气的梁山,“口滑”的宋哥哥也是有小灶的。

餐厅里人不多,好多订位的人还没到所以有大片空地,大家都在小声的交头接耳。面对面的是认识时间不常的小情侣,坐在一边还时不时手拉手的是已经有过实质性关系但是还没有法律关系的亲密爱人。扫眉耷眼无所事事的是我,兴致勃勃看菜单的是我太太。餐厅里还有一些岁数不大挂着白胡子的爷们,一个个满脸堆笑的顶着可笑的红帽子跑来跑去。

我得承认,我这人有一病,那就是骨子里不浪漫,对各种美好气氛视而不见,只对美好的食物感兴趣。据说这是进化不完整的动物性和后现代IT人士综合症的集中体现,医学上称作“好人”症,据说有这种病的人都向我一样对各种食物和计算机以外的美好事物无动于衷,可以在交响乐音乐会上睡着(但是不打鼾),也可以在《切.格瓦拉》话剧中格瓦拉医生慷慨激昂的宣布“如果你认为这世上有些人就有权利欺压别的人,请你退场”时义无反顾的冲出剧场,跑向厕所(剧场居然有追光,这样让我看起来像是表演的一部分,他们的设计真好)。这样的人最后一般都是被姑娘们以“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但是……”总之,丧失交配权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通过阅读历史认识到一个严重的事实。事实是这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由于无数男性牺牲造成在战斗结束时欧洲女性比男性整整多了近二百万,而这些多出来的女性也就失去了通常结婚和做母亲的机会。一九一七年,在伯恩茅斯女子中学中,校长对六年纪学生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可怕的事实。你们当中每十个中只有一个人有机会结婚。”有些多余的女性成为了探险家,科学家,工程师,医生,以及模特等,更有些人开始从事以前只有男性可以从事的工作,比如律师,法律顾问,政治内阁,公务员与建筑师,同时开创了现代职业女性的先河。

目前中国的情况是:不满二十岁的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出二千余万人,平均每个年龄男性比女性富余一百多万人,是一九二一年整个欧洲女性富裕量的十倍,所以我建议在小学毕业时,也由校长出面把这句话对所有男学生说一次“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可怕的事实。你们当中每十个中只有一个人有机会能与自己心仪的姑娘在一起,而每十个中也有一到二个人终生都是光棍。”而这些多余出来的男性通常屁都干不成”

看着我旁边的太太我很欣慰,最后的事实就是我很荣幸的找到了我的另一半,尽管时至今日我依然一点都不浪漫。

所谓格瓦拉的“游击中心”,就是跑到那里放一把火就走

所谓格瓦拉的“游击中心”,就是跑到那里放一把火就走。就象我们的盲动主义似的,脱离群众,没有党的领导。这种思想,在世界上相当一部分群众中有影响,我们过去没有注意。这一年各方面来的人多一点,谈一谈,才发现了。格瓦拉跟卡斯特罗在某些问题上有点不同意见,但基本上他们是一致的。古巴的武装斗争成功是带有偶然性的。当然有群众,没有群众,他也不能成功。由于当时反动独裁统治很厉害,群众非常反对,而且美帝没有意料到那个地方会被武装的小队伍夺取政权,所以,是个偶然性的胜利。他们不是依靠长期坚持武装斗争,建立农村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来逐步取得胜利的。那个地方小,不可能时间搞得那么长,美国在那里还有关塔那摩军事基地。但是,自从这个偶然性胜利以后,他们又想在拉丁美洲到处用这种方式推翻亲美政权。格瓦拉就跑到国外去搞这一套。首先跑到非洲的大刚果,过去叫做刚果(利奥波德维尔),现在叫刚果(金萨沙)。那个地方有武装斗争。在卢蒙巴牺牲以后,基赞加又不行,剩下的一些游击队,有的在北部,有的在东部。东部靠近坦桑尼亚那里有一个指挥的人,到过中国,见过毛主席,名字叫米都迪迪,是很坚强的一个人,一直在东部搞游击战争。结果格瓦拉跑进去了,经过坦桑尼亚,搞了一百多个人都是正规化的。跟他的日记上写的差不多,到一个地方,过的还是西方生活,吃牛奶,吃罐头。人家是农业国,不是吃罐头的,所以吃完了就成问题了。《格瓦拉日记》我们国内有没有翻成中文?(耿飚:有,印了一些),很值得大家看一看。你们做外事工作的,当人家给你扯起格瓦拉的“游击中心”时,你不懂得不好,看一看那本书就懂得了。那上面有卡斯特罗的序言。格瓦拉在刚果(金)东部的时候,带了一百多人,他不是帮助人家打游击。而是把游击队集中起来,对抗刚果的雇佣军,打阵地战。雇佣军有美帝、比利时等几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支持。本来刚果的游击打了两年多,很有成绩。格瓦拉一去,就把人家的军队集中起来,脱离群众,打阵地战。他曾通过我们驻坦桑使馆,送了一封信给我,上头有格瓦拉的签名,我不大清楚,格瓦拉怎么从坦桑尼亚到了刚果。他在信中,提出要什么东西。很奇怪,要一个很大的广播电台,要使整个非洲,连美洲都可以听到。游击战争怎么能用这样大的电台?想法不对头,我没理他。后来,我们驻坦桑尼亚使馆证明,他们从那里撤退了。怎么撤的呢?因为阵地守不住了,要分散,背靠着湖,米都迪迪想从湖里绕路撤走,结果落水淹死了,牺牲了很好的一个游击英雄。而格瓦拉坐船回到了坦桑尼亚,走掉了,给人家惹了一场祸,使人家遭到了失败。格瓦拉离开刚果,回到古巴,后又转到玻利维亚山地,从阿根廷那边带来了一批古巴人、阿根廷人,也有一些玻利维亚人。完全是搞盲动主义,不找群众,甚至把群众抓起来做俘虏,怕人家走漏消息。武器没地方存,存在山洞里。这样怎么能发动游击战争?
虽然格瓦拉会西班牙文,到处可以用,但毕竟在本地没有群众基础。他每天都有日记,写得一清二楚,就是采取大烧、大杀,脱离群众最后被俘,反动派把他杀了,因此,全世界都闻名了。后来,卡斯特罗得到他留下的日记,还给他写了一个序言。“游击中心”,外国字叫“游击焦点”,主张到处点火。我们说“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的,但必须那个地方有了燎原之势,才能燎原。他们认为不管有无条件,只要放一把火就可以烧起来,这完全是冒险主义和拼命主义。其结果是游击队员一个个牺牲了,最后他自己被杀。我国革命过去有盲动主义血的教训,有战争的失败经验教育我们。拉丁美洲人民没有这个经验,他们觉得格瓦拉是个英雄。我见到智利的一位朋友,他跟我说,他没想到在他儿子的房子里挂了两个像,一个是毛主席的像,一个是格瓦拉的像,进去一看,使他大吃一惊,后来他发现,智利农村这样的情况很多。现在我们知道,不止拉丁美洲,甚至非洲、日本都有这种情况,不但挂毛主席的像,也挂格瓦拉的像。青年就是崇拜英雄嘛。知识分子开始辨别不清,尤其在初期找出路的时候,各种想法都有。我们搞了二十二年的武装斗争,艰苦奋斗,经过万里长征才取得了胜利。他们想点把火就一举成功。所以,他们就看不到格瓦拉失败的教训,而觉得他是一个“英雄”。

都说我照片像朗朗,我自己怎么觉得我脑子像周周呢

朗朗同志最近发表了一些新言论

1 格莱美比春晚更重要
2 买千万豪宅就是看了下图片就决定了
3 布什是我的粉丝
4 我和查尔斯有交情 还在他行宫里呆了一晚

 

网上骂街的人不少,我这随便说说,

1.春晚挺好看的,只是我从来不看。今年也看不了,因为有中国队的球,虽然都知道中国队这是送死去了,但是我就喜欢看这种球,也没时间看春晚。

2.千万豪宅不是都连坑都没有吗,不看图片就买不是跟二了吗,看图片买挺好。

3.这话是布什自己说的,有英文网站的消息(注意是英文网站)。

4.我不知道谁是查尔斯,我也不认识他爸,我就知道他妈。不过他妈不在了,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在,他也是一可怜孩子。

冬至杂记

今天是冬至,也就是说一年到了今天会有一个转变,阴气会慢慢减少,阳气会慢慢增加,大自然会逐渐暴露出它生机勃勃的那一面。其实12月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社交季,同时是饮酒季,在这样的季节里,招呼三五好友,于一街头酒肆瘫坐,品评一下一年的生活,未尝不是一种好的消费方式。

中国人的社交是以饮酒开始的,不过似乎这也不是中国的传统,各国都有喝酒谈话的优良传统。只不过听说德国人喝酒前谈政治喝酒以后谈姑娘,我们这正好相反,而且德国人谈的是社区,城市的小政治,我们谈的金二胖子,普京大帝,这样的大政治。酒精在掩饰一切上都具有绝对的功效,无论是得意或者失意,无论是快乐或者忧伤,酒精都能成为情绪的催化剂和混合物,让你痛快的释放之后只用一句“高了”弥补一切。

酒还最平等,没有阶层挂念,无论你喝的是“行走的约翰”,还是1.5的蒙古王口杯,又或者你喝着各种“方”,各种“兰”,各种“伏特加”对出来的神奇饮料,同时还舔着盐就着柠檬,还是你要一听雪碧对一瓶二锅头,结果都一样,一醉方休。酒不管你怎么喝都会不分高低贵贱的把你放倒,让你在天旋地转中体会醉生梦死的乐趣。

我想用一首诗歌结束这个关于饮酒的话题,我本来想的开头是“古来圣贤多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可惜落笔以后就成了俗套的

“一瓶两瓶不算酒啊,三瓶四瓶扭一扭啊,五瓶六瓶船上走啊,平地爬山不要抖啊,大哥我(拍胸脯)谁也不服,我就扶墙,墙走了,我也不走。”

(记得下次喝完酒,大着舌头念一遍以上很有气势的诗歌)

不传,就是不传

题目是老舍先生的一个小说,里面说一个老头,武功特高,但是谁也不传,整个一个小说都是说一帮人怎么托关系走门子求老头收徒弟,老头都没收,就在全书的最后,老头自己在月下练了一趟刀,最后抱刀收势,然后念叨“不传,就是不传。”好气度。

我本来也是老头这打算,去了美国的delphij知道,据说我会五雷神咒,总想让我表演。其实这咒实在是没什么,就是下面的内容“先取气一口,次念天罡大神,上周天界,下布微尘,玄黄正气,速附我身,急急如律令”但是现在传了这咒,大家也运不起来,因为这咒发动要配合时辰和方位,弄错了这两项,再怎么折腾也是白搭。这时辰和方位的学问就不那么简单了,虽然《遁甲》上就说了四个字“背孤击虚”,但是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够领悟的了。这里面的孤和虚都是位置,具体是什么位置呢,我也忧郁着,传还是不传,这是个问题。

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把这个绝学给传了,毕竟不能让国学后继无人。

各位看到这篇博客的兄弟有福了,这背孤击虚之法,自从皇帝(这里不是指那一帮,而是指最早的那一个)创立了这个招数以后,只有”兴周八百年”的姜子牙和“旺汉四百年”的张子房学过。此后失传了很久。

首先,我们来解释一下什么叫孤,我们都知道,古代是干支纪年法,10个天干配12个地支,这样配下来肯定有两个地支没人要,这俩就叫做孤,而和这两个孤对立的(也就是间隔6个单位)的叫做虚,而地支这东西是有方向的,子为正北,午为正南。其间每个地支间隔30°。日孤和时孤是最常运用的,简答的说,是10日为一旬,这一旬中的剩下的两个地支就是这孤。知道了这些以后,你就要坐在孤的方位上,让对方坐在虚的位置上,然后使用口诀。

ok,我干活困的不成了,上来胡说一气,别当真。睡觉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