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 科学,伪科学,宗教(纯哲学方向),神棍的区别

科学:说“我有一颗钻石”,并拿出钻石供你鉴定。
出错的科学:说“我有一颗钻石”,然后拿出一颗玻璃球供你鉴定(如果不允许任何人鉴定,那是伪科学)。
伪科学:说“我有一颗钻石”,然后伸出手,手里什么都没有,他说,要有缘人/波长吻合/用心眼才能看见这颗钻石
宗教(纯哲学向):不要去求什么钻石,世界上充满了钻石,你自己就是颗钻石。
神棍:虽然你就是那颗钻石,但你只是一颗不完全的钻石,是钻石中的伪劣品,只有经过我的XXX训练方法,你才能发挥心灵潜能,成为一颗真正的、纯粹的、饱满、光芒四射的钻石。

悼念约翰惠勒(John A. Wheeler)先生

最后一个哥本哈根学派的老万退场了,现在的物理界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2008年4月13号早晨因为肺炎,惠勒先生在新泽西的家中逝世,享年96岁,此后哥本哈根学派所有的伟大人物全部退场,他们去天堂讨论新的物理问题了。

在惠特逝世的前一天,我梦见了爱因斯坦,他说他在天堂一点也不无聊,可以跟高智商的人聊量子物理,跟其他人聊股票。我问他如果索罗斯过去,他们俩聊什么。他说,索罗斯会去另外一个通道的。我顺便问候了费曼先生,他说费曼在忙着扯淡呢。

我一点也没有想到,第二天,费曼先生的老师就因为看不下去这个顽劣的学生不断扯淡而亲自去指导他的研究工作了。这对我们所有活着的人其实是一个损失。

我第一次看话剧《哥本哈根学派》的时候还在上大学,那时候很文艺,喜欢看科学家和扯淡,现在经常看CCTV2才知道“专家”扯淡实在是很家常便饭的事。此后拜读了《上帝掷色子吗》这本堪称量子物理学史话的作品,有对这些物理学家崇拜的不得了,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多聪明人呢。之后看了《别闹了,费曼先生》才算真正知道了一个物理学家的成长经历,全书中费曼先生似乎有点顽劣,但是谁又能指导这样的天才呢?那就是我后来看到的这位惠勒先生,惠勒先生是第一个给黑洞命名的人,也是在很多场合纠正向霍金这样晚辈的前辈。

坦白说,我们谈一个时代最后退场的老万的时候似乎总有点不恭,仿佛当年和鲁迅吃过饭,给胡适鞠过躬的,现在也能算“国学大师”。但是在自然科学界,这种纯论资排辈的机会实在不多。

=========我是分割线,下面是介绍惠特的学术成就,我看不懂只是引用============

相对论和量子论,20世纪上半叶最伟大的两个物理学理论至今不能融合,这本身也是一个悖论。作为为数不多的同时对量子论和(广义)相对论有深入研究的物理学家之一,惠勒同时进行着几个层面的思考,既考虑物理学本性的二阶问题,也构想未来物理学可能的基本因素。他提出了关于未来物理学的“三个问题”:存在如何,量子如何,观察如何创造?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四个没有”的原则和“五条线索”。这些思想虽然已经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系统,各个部分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体系,依然包含着众多的猜想和可能性。而其魅力,可能恰恰来自于这些可能性。惠勒不是给出了答案,而是向我们提出了问题。下面举几个例子:
变易性。从物理学结构上,惠勒构造了一个变易性的阶梯。这个阶梯的最下层是最古老的弹性定律,弹性定律假设密度是不变的常量。而在我们能够产生足够的压力之后,密度就成为变量。化学价曾被认为是原子的固有属性,可以用来为原子排序,于是有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但是原子核嬗变使这一条也发生了变化。每一条物理定律,都在某种物理条件的极端状态下被突破,被超越。依此类推,惠勒认为,一切定律都具有变易性(mutality),都不可能是不朽的,而宇宙本身也有生有灭。
物质的物理学和定律的物理学。惠勒认为,麦克斯韦时代的物理学是物质的物理学,这时物理学的目的是寻找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单元,把物理学的基础建立在更基本的粒子之上。而此后的物理学则是定律的物理学,具体的物理粒子成为理论本身的建构结果,不再基本。惠勒力图把更多的物质转化成定律,前述“没有物质的物质”和“没有电荷的电荷”都是这种思想的表现。当然,这也可以用奥卡姆剃刀来解释。
推出时间、量子和连续性。既然物质和电荷都可以从物理学自身的结构中给出,惠勒大胆地猜想,现在从物理学之外给入的时间将来也可以从物理学中推导出来,由绝对的量变成近似的量,由基本的量变成导出的量。正如光速曾经是外来的、绝对的量,后来则成为导出的,近似的。事实上,惠勒希望把所有外来的量,乃至把物理学本身建立在观察之上,希望从最质朴的观察出发,给出量子的定义,时间的定义,并解决数学连续性和物理的分立之间的矛盾问题。这就是所谓物理学的质朴性。
2000年是量子理论问世一百周年,惠勒写了一篇文章《量子何为?——量子物理的荣耀与耻辱》表示纪念。他说:
这就是普朗克之后一百年的量子物理,全部化学、生物学、计算机技术、天文学和宇宙学的理论基础。然而,如此值得自豪的基础,却仍不能知道其自身基础。我们可以相信,我确实相信,对于“量子何为”这个问题的回答也将被证明是对“存在何为”这个问题的回答。
2001年年初,惠勒在给笔者的电子邮件中指出:“未来的物理学应该来自于我们对量子理论的更深入理解,而不是来自对量子理论的评判。”
在对这些基本问题的思考中,惠勒从物理学走到了哲学。

=============风格线结束====================

总之,惠特先生的学术成就很好很强大,我普通物理学考了好几次,所以不好意思在这说三道四。于是,我仅仅在这表示对起逝世的怀念和对其本人的敬意。

随便说说

1996年的时候,达能公司出资500万美元加5000万人民币商标转让款和娃哈哈合作成立新公司,在新公司里达能公司占51%股权,也就是说,在新公司里达能公司占有话语权。按照某个渠道得到的消息,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先生当时的说法是“这是救命钱啊。”不过在2000年的时候娃哈哈的竞争对手乐百氏公司的何伯权把92%的股份卖给达能的时候,售价是23.8亿人民币,宗庆后觉得亏了。

后面的事情众说纷纭,是非曲直我们在双方停止诉讼之前无法得知,但是有一点似乎是事实,宗庆后后来继续使用娃哈哈品牌做了好多国内的非合资公司经营项目内容的东东,并且赚了不少钱,达能认为这种使用娃哈哈品牌的方式是盗用。争论由此而起。

表面上双方争执的是一个商标的所有权问题,本后的内容当然是达能在收购乐百氏,没收购成光明以后,需要摆平娃哈哈,虽然娃哈哈从法律上很容易说清是自己家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实际上达能无法控制这个品牌。

宗庆后先生的反击很好很热烈。宗先生在各种场合除了解说各种法律之外,还不停的高呼“中国人站起来了,八国联军欺负中国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事我就看不懂了,您一个小商人,弄点小生意,做的好不好的您自己掂量,跟中国人民有什么关系?

20年前,一个中国大学里的青年,你要是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国际形势,不关心美苏关系,那你就不上进,不算一个好人,因为好人都要关心这些东西,要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要关心民族的前途和命运。

20年后,一个中国大学里的大学生,你要是不关心怎么找到一份工作,不关心自己怎么养活自己,不关心学校毕业分配办公室和各个知名企业的关系,那你就不算上进,不算一个好人。因为好人要关心这些东西,要以自己的生活为己任,要关心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表面上看,大家负责的事少了,实际上大家的生活变的更好了。可惜的是,宗庆后先生这一代人的人生经验告诉他们,在商业问题上,最后的解决方法从来都是政治的,而不是纯粹商业的,历史上可能确实有过这样的事,但是今天还能不能有我就不知道,另外,我对把自己女儿送到美国,然后拿着美国国际跑回来,然后自己高喊民族主义口号的行为表示费解,您自己打自己嘴巴不疼吗?

事情到了今天,形势又有了一点变化,经济发展更好了,人的价值观也不再一元化,文化什么的也能脱颖而出了。这就好比20年前大家都想当科学家,再早大家都想当解放军。后来有一段大家想当商人,再后来想当律师,再后来想当医生,到今天,郭德纲与李宇春齐飞,姚明与刘翔一色了。

多元化社会解决问题的方式不能再靠单独的统一意识形态了,因为你跟90后孩子们的价值观不同,你说的对错跟他们理解的对错是两回事,你看到饿好坏是非也许跟人家是满拧呢。这么下去就没办法沟通,所以得靠一个基准,这就是法律。

当然了,今天的很多活动高喊爱国主义口号还是挺有市场的,写到这我脑子里忽然响起了天堂乐队的《赵家老哥》里面的歌词“高声喊起时髦冒失的口号,心里也荡起激动万千”,同去同去。

BTW:最近很多同事的手机铃声都是陈绮贞的《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就是歌词只有一句Darling的那首歌。看来我的判断很好,这姐姐要从小众变大众了。

我老了,有些事情看不明白,请大家指点一二吧

最近收到了大量的邮件,短信,都说51不去家乐福,我肯定是不会去的,就算没这活动我也不去,我就从来不去超市。

但是问到为什么的时候,大家的说法都是,家乐福支持zd,我对这事一直没转过弯来,从感情上,我支持大家的爱国行为,从逻辑上我想不出来这行动的理由。据说理由是这样的,路易威登的某个董事会成员给ZD捐了钱,然后路易威登是家乐福的股东。然后就应该抵制,这逻辑我梳理了一下,坦白说我没弄明白,股东跟公司似乎是彼此独立吧,股东或者说资产所有人不应该为员工的个人行为负责,同时,员工或者说公司里面的人也犯不上为股东的个人行为负责吧。我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中国是美国特大号债权国,也就是说美国这公司发行的“股票”(也就是其依靠国债做抵押在全球范围内发行的那个“硬通货”)是以国债做抵押的,那从这逻辑上说,中国应该算是美国的股东吧,或者至少算是拥有美国这个公司的大量资产,要这么说,中国需要不需要为美国这个公司的行为负责呢,美国在全世界干的这些事,中国有必要负责吗?当然这么说可能还是不能说服大家,不过我也没这意思,我确实是比较糊涂,想不出来逻辑上抵制家乐福跟路易威登这事有什么关系,要我说,要抵制就抵制路易威登得了。反正这东西我也不买,我可以带头抵制。

另外一个事就是大家都改名这事,加上(l)China,这事我也干了,我觉得挺好,很气势很声势,不过后来一琢磨,我MSN上没外国人,所以没达到扬我国威的目的,都是中国人自己给自己看,另外问了一些改了名字,MSN上也有外国人的朋友,朋友说MSN的外国人朋友都是热爱中国,支持中国的,没有ZD的支持者,我对外国朋友的深明大义表示欣慰,但是更糊涂了,咱们改这个,是给谁看的。

以上俩问题让我稍微困惑了一个周末,没琢磨透,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事挺好的,至少很气势,很来劲。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我是分割线,一下内容是新添加的,感谢高同学帮忙提示=========

老高言之有理,(l)china这事我大概明白了,不过家乐福这事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以我的理解,家乐福95%的产品都是本地采购的,这一条家乐福就给中国贡献了大量GDP,你是学经济的肯定比我明白这个,家乐福买东西的时候交过一次税,卖东西的时候还交了一次,里面雇佣的中国员工又交了一次,国家信息中心在2006年的时候说,零售业利润率仅为0.91%,按这个说法,路易威登那边拿走的利润还没给交的税重呢,这么一算,抵制了半天似乎就是抵制自己,现在银根这么近,不知道有多少小企业指着资金回流来保证现金流呢,这么一玩,估计就都打岔了。而且路易威登就一法国品牌,把它赶出中国市场能对法国政府有多大影响,这事我也存疑。萨科奇就一没留的左右摇摆的主,我觉得抵制家乐福,还不如直接让潘石屹,任志强一帮人出钱,支持Yan Colonna 在科西嘉搞独立运动。后院起火了您还有功夫管别人家的事吗。

 =======新消息,法国政府出钱了==============

“法国政府准备拿出二千万美金,家乐福自己再拿出五百万美金,用于五一降价促销,听说家乐福高层很狂妄,让中国人在五一降价中挤破家乐福,最好踩死几个人。法国电视台也在积极做准备,拍摄中国人到家乐福疯狂购物的镜像。让中国人自打自的嘴。”

这个故事就比较欢乐了,为了做到与民同乐,我把欢乐的原因告诉大家。事情是这样的,法国这国家是半总统制,他们的萨总统权利是很大的,总统有权任免总理和批准总理提名的部长;主持内阁会议、最高国防会议和国防委员会;有权解散议会;可不经议会将某些重要法案直接提交公民投票表决;在非常时期,总统拥有“根据形势需要采取必要措施”的全权。在总统不能履行职务或空缺时总统离职期间由参议院议长代行总统职权。但是即使如此,对于国家预算的使用,还是总理向议会负责,议会向全体选民负责的路子,会由国民议会和参议院组成,拥有制定法律,监督政府,通过预算,批准宣战等权力。国民议会共有577个议席,任期5年,采用两轮多数直接投票制、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参议院共321席,参议员任期9年,每3年改选1/3,以省为单位,由国民议会和地方各级议会议员组成选举团间接选举产生。同时总理不是总统提名的,而是议会推举的。所以现在假如说法国政府打算拿出两千万美金的话,这事跟没留的萨总统没什么关系,而是走议会+总理的路子。那么法国人民会不会支持拿这么多钱出来支持什么家乐福呢?我还真说不好,我不知道法国人民怎么想,是不是舍得花自己的血汗钱支持这个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家乐福。或者咱们反着说,中国14亿人,拿出两千万美金话,均摊到每个人大概1块钱,现在让你拿1块钱出来,去抵制家乐福,前提是家乐福跟你没什么关系,抵制它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你去吗?

给白手起家者的11条建议—转载自译言(www.yeeyan.com)

有人曾经对我说,一个创业者得到风险投资的几率如同在一个晴天下站在游泳池里被闪电击中一样。这种比喻还是过于乐观了。
人们可能以种种借口拒绝投资你的企业:你们不是一个“令人信服”的团队,没有“令人信服”的技术,不在一个“令人信服”的市场里;或者你的公司根本就不具备 “风险投资的潜质”——也就是说没有可能上市或者被巨资收购;再或者你的组织受到太多政府或环境因素的干扰。如果拿不到任何风险投资,你是否应该放弃呢?当然不!
我可以举出例子来说明,对于许多公司来说,太多的钱比太少的钱更糟糕——这并不是说我不想有一天能运行超级碗(Super Bowl)那样的商业活动。但是直到那天成为现实之前,要想成功还必须白手起家(bootstrapping)。这个词来源于德国故事《吹牛大王历险记》,故事的主人公拉着自己的鞋后跟把自己从海里提了出来。下面是一些白手起家的艺术:

  1. 注重现金流而不是盈利性(Focus on cash flow, not profitability)。理论上讲,利润是生存的关键。问题是,理论不能用来付帐单。在现实中,你是用现金来付账单的,所以请把重点放在现金流上。如果你要白手起家,那么你的业务应该具备这些特点:必需的资金要少,销售周期和付款期要短,以及具有可重复增加的收入(recurring revenue)。这意味着你要放弃那些需要12个月的时间来完成定单、发货和收账的大单。现金对于白手起家者来说,就是一切。
  2. 自底向上的预测(Forecast from the bottom up)。很多创业者进行自顶向下的预测:“美国有1亿5千万辆汽车。就算在第一年里只有1%的汽车装了我们的卫星收音系统,那就是150万套系统。”而自底向上的预测是这样的:“在第一年里,我们能够开设10个安装点。每个安装点平均每天安装10套系统的话,第一年的销售量将是 10个安装点 × 10套/天/安装点 × 240天 = 24000 套。”24000和自顶向下中声称的150万保守估计显然相去甚远。你们觉得哪一个更有可能实现呢?
  3. 先发货,再测试(Ship, then test)。我已经听到批评的声音了:“你怎么能够建议发送那些并不完美的货品呢?”等等,等等。“完美”(perfect)是“足够好”(good enough)的敌人。当你的产品或服务足够好时,尽快向客户提交他们,以获得现金的流入。而且,花费更多的时间并不能保证产品的完美,只会产生更多不需要的功能。发货后,你也能了解到客户需要你真正解决什么问题。当然,这需要在你的信誉和现金流中做一个折衷:你当然不能向客户发送一堆垃圾,但也不能等待你的产品变得完美无瑕。注意:那些同生命科学有关的公司,请忽略这一条建议。
  4. 忘掉所谓“令人信服”的团队(Forget the “proven” team)。令人信服的团队要求太高——特别是大多数人把这定义为一群在过去十年里为超级大公司工作的人们。这些人,习惯了某种特定的生活方式,但绝不是白手起家的生活方式。聘用那些年轻、便宜、渴望工作的人,那些上手快但并不一定有全面经验的人(people with fast chips, but not necessarily a fully functional instruction set)。当你实现了可观的现金流后,再聘用那些资深的管理者。在那之前,请使用那些你能够负担得起的人,并把他们培养成优秀的雇员。
  5. 从服务开始做起(Start as a service business)。假如你的想法是要最终成立一个软件公司,让人们花钱买你的软件。这当然是一个很清晰的业务并且有完善的商业模式。但是,在完成你的软件之前,你还可以提供基于你的中期产品的咨询服务等。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你可以立即获得收入并让真正的客户来测试你的产品。一旦你的软件经受住了各种各样的测试和考验,你就可以把公司转换为产品型了。
  6. 注重功能而不是形式(Focus on function, not form)。我喜欢好的“形式”。MacBooks;Audis;Graf skates;Bauer sticks;Breitling watches。你还可以举出很多。但是白手起家者们在买东西时,注重的是功能而不是形式。上面那些形式,相对应的功能分别是:计算;从点A移动到点B;滑冰;滑雪;了解时间。这些功能并不要求那些昂贵的形式。椅子就是用来让你的屁股坐在上面的;它并不需要看上去属于哪个现代艺术的博物馆。你要设计高贵的东西,但是要买便宜的东西。
  7. 有选择地战斗(Pick your battles)。白手起家者们有选择地战斗。他们不会在所有的战线上开战,因为他们承担不起。如果你要开设一所新的教堂,你真的需要一套10万美金的多媒体视听系统吗?还是从一座讲台上发出的福音?如果你要建设一个靠广告收入的网站(a content wet site based on the advertising model),你需要自己写客户广告发布软件(customer ad-serving software)吗?我不这样认为。
  8. 雇用尽可能少的员工(Understaff)。许多创业者为可能发生的最好情况而储备雇员。“保守的估计(自顶向下),第一年卫星收音系统的销售量会是150万套。我们最好开设一个24小时营业的客户支持中心。”结果怎样?你根本就不可能销售150万套系统,但你的确为此雇用了200个员工,培训他们,并且把他们安置在一个5万平方英尺的电子化市场中心里。白手起家者们雇用尽可能少的员工,因为他们知道任何糟糕的情况都可能发生。人手不足,按照在硅谷的说法,属于一个“良性问题”(a high quality problem)。相信我,当一个创业者因为销售激增而打电话要求更多的资金时,任何一个风险投资家都会对此惊喜若狂。而惊喜之所以称为惊喜,正是因为它们很少发生。
  9. 采用直销方式(Go direct)。在白手起家者和他的客户之间最好不要有第三方存在。的确,商店提供了接触消费者的途径,批发商们提供了货品分发的途径。但是上帝发明了电子商务(ecommerce),从而你可以直销你的商品并实现更高的边际利润。上帝的聪明之处还在于,通过直销,你能够了解更多的客户需求。商店和批发商们是用来满足需求的,他们并不创造需求。如果你能够创造足够的需求,你稍后总能找到办法来满足它;如果你不能创造足够的需求,那么所谓世界范围内的分发渠道对你来说毫无意义。
  10. 用业界的领先者来作比(Position against the leader)。没有钱来做长篇大论的广告吗?没关系。用业界的领先者来作比好了。Toyota是这样推销Lexus的:花一半的价钱,买Mercedes的品质。Toyota用不着解释什么是“Mercedes的品质”。想想看,这能为他们节省多少广告费!其它的像“便宜的iPod”和“属于大众的Bose无噪音耳机”,都有同样的效果。
  11. 直面惨淡的真相(Take the “red pill”)。正如Neo在The Matrix里做的决定一样。红色药丸会让你知道整个真相;而蓝色药丸则会使你像是醒来时觉得只是做了一场恶梦。白手起家者们没有那种奢侈去选择蓝色药丸。他们每天都在忙于知道真相——这个兔子洞到底有多深。一个简单的计算公式是:现金总数除以烧钱的速度。因为这可以告诉你到底还可以活多久。就像我的朋友Craig Johnson喜欢说的:“钱花光时你就玩完儿了。大多数的创业公司都是这样死掉的。”只要你手里还有钱,你就没有出局。

韩寒是个诚实的人,我错怪他了

以前对韩寒有点看法,以为不过一个小神童,说点特立独行的话,做出世人皆醉的样子出来,在市面上混个虚名而已。现在不是发现不是这么回事,我错怪人家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9024.html

这有一篇他的blog,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都说他跟郭敬明是一个路子现在看来不是,韩寒好歹还算一爷们。虽说你能说他哗众取宠,但是好歹,他说了点实在话,这一点就比较不容易。在这个我们经常嘲笑别人装13的时代,保持自己不装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在不装的同时还能偶尔显示出一点真诚来,这就实在太不容易了。无论动机如何,韩寒这博客挺真诚的。反过来说,网易拿这事炒作就没劲了,一个网站拿什么题材炒作体现了其编导的力度和品味,看看现在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都拿什么说事,再看看网易,这下高下就立显了。

郭德纲要去人民大会堂说相声了。之前姜昆老师说某些小剧场的节目庸俗,低级趣味,迎合小市民的品味,对精神文明建设有逆反作用,党和国家教育多年让这些说相声的一搅和精神文明建设成果就毁于一旦了。没办法,郭德纲不能跟清华池旁边湖广会馆对面继续摆摊了,人啊,都是逼出来的。

国际上的一些事不太好说,不过某些人连自己媳妇照裸照都顾不了还管国家大事,还对别的国家的大事说三道四,这不叫没溜这世上就没没溜的事了。下回我见着他们国家的人就得问问,科西嘉岛到底是什么地方,那怎么了,Yan Colonna是否杀了人,诸如此类。当然了,以上是玩笑话,我是有溜的人,做人不能这么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