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

1996年的时候,达能公司出资500万美元加5000万人民币商标转让款和娃哈哈合作成立新公司,在新公司里达能公司占51%股权,也就是说,在新公司里达能公司占有话语权。按照某个渠道得到的消息,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先生当时的说法是“这是救命钱啊。”不过在2000年的时候娃哈哈的竞争对手乐百氏公司的何伯权把92%的股份卖给达能的时候,售价是23.8亿人民币,宗庆后觉得亏了。

后面的事情众说纷纭,是非曲直我们在双方停止诉讼之前无法得知,但是有一点似乎是事实,宗庆后后来继续使用娃哈哈品牌做了好多国内的非合资公司经营项目内容的东东,并且赚了不少钱,达能认为这种使用娃哈哈品牌的方式是盗用。争论由此而起。

表面上双方争执的是一个商标的所有权问题,本后的内容当然是达能在收购乐百氏,没收购成光明以后,需要摆平娃哈哈,虽然娃哈哈从法律上很容易说清是自己家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实际上达能无法控制这个品牌。

宗庆后先生的反击很好很热烈。宗先生在各种场合除了解说各种法律之外,还不停的高呼“中国人站起来了,八国联军欺负中国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事我就看不懂了,您一个小商人,弄点小生意,做的好不好的您自己掂量,跟中国人民有什么关系?

20年前,一个中国大学里的青年,你要是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国际形势,不关心美苏关系,那你就不上进,不算一个好人,因为好人都要关心这些东西,要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要关心民族的前途和命运。

20年后,一个中国大学里的大学生,你要是不关心怎么找到一份工作,不关心自己怎么养活自己,不关心学校毕业分配办公室和各个知名企业的关系,那你就不算上进,不算一个好人。因为好人要关心这些东西,要以自己的生活为己任,要关心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表面上看,大家负责的事少了,实际上大家的生活变的更好了。可惜的是,宗庆后先生这一代人的人生经验告诉他们,在商业问题上,最后的解决方法从来都是政治的,而不是纯粹商业的,历史上可能确实有过这样的事,但是今天还能不能有我就不知道,另外,我对把自己女儿送到美国,然后拿着美国国际跑回来,然后自己高喊民族主义口号的行为表示费解,您自己打自己嘴巴不疼吗?

事情到了今天,形势又有了一点变化,经济发展更好了,人的价值观也不再一元化,文化什么的也能脱颖而出了。这就好比20年前大家都想当科学家,再早大家都想当解放军。后来有一段大家想当商人,再后来想当律师,再后来想当医生,到今天,郭德纲与李宇春齐飞,姚明与刘翔一色了。

多元化社会解决问题的方式不能再靠单独的统一意识形态了,因为你跟90后孩子们的价值观不同,你说的对错跟他们理解的对错是两回事,你看到饿好坏是非也许跟人家是满拧呢。这么下去就没办法沟通,所以得靠一个基准,这就是法律。

当然了,今天的很多活动高喊爱国主义口号还是挺有市场的,写到这我脑子里忽然响起了天堂乐队的《赵家老哥》里面的歌词“高声喊起时髦冒失的口号,心里也荡起激动万千”,同去同去。

BTW:最近很多同事的手机铃声都是陈绮贞的《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就是歌词只有一句Darling的那首歌。看来我的判断很好,这姐姐要从小众变大众了。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随便说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