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用天津话阅读以下内容

诗朗诵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啊,正如我轻轻来
我轻轻的招招手,是嘛也没带来。
那河畔的劲柳,它整天垂着头
波光里它耷拉着脑袋,我泪水满心头
在康桥的柔波里,我甘心做水草
柔睡在这浮藻间,沉淀着彩虹桥
乘一只长蒿,向青草处漫游
洗洗浴是搓搓澡,我就在康桥
悄悄的我走啊,正如我悄悄来
我挥一挥这衣袖子,它洗的还挺白
谢谢大家。

288个农夫山泉水瓶子

这事得从许世友大将说起,话说许世友在当南京军区总司令若干年之前,曾经去少林寺学过几年拳术,老和尚当时给他的锻炼就是睡桩3年,吊桩3年。这睡桩就是在墙上钉几根木头,木头的一头露出墙面50公分左右,木头在离地几米高的地方,而许世友就在那边上面睡觉,只要稍微一翻身,就会掉下来,一旦掉下来不但不会得到同情,还会被老和尚暴打一段。当然,不幸是强者的成长阶梯,奋斗是人生的必由之路。许世友经过若干年的锻炼,终于成了一代高手。

话说兄弟我最近在某个地方上班,具体说来是在鸟巢附近某个恒温恒湿有一些神秘辐射的地方呆着。这地方能上网,环境还不错,除了夜里有点冷以外,对了,这地方没床。于是咱就不得不给自己弄一个睡桩,于是我搬了12箱农夫山泉,睡在上面。

睡桩对身体大有好处,我现在腰不酸了,腿不软了,浑身都特别有感觉。推荐广大技术人员偶尔也来一把。

唐天宝十五年六月十四日(公元756年7月15日)

这一天,杨太珍小姐香消玉损,黯然离世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话说昨天晚上我跑21世纪剧院去看opera了,名字叫大唐贵妃,是给洋人看的那种opear,终于回北京了。
特高雅,女的都不好看,上半阙武则天的演员跟反串是的。衣服也都不一般,都是肥而不腻的调子,很暴露,但是既不挑逗也不性感。看着让人昏昏欲睡。
有一个姐们清唱着推动举行剧情的发展,可惜唱词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翻译的人可能是个大文豪(西文的),普通话肯定没有4级水平,所有的歌词都不押韵,听的我一阵一阵犯恶心,对了,演玉环的姐姐往重了说有90斤吧,估计有170公分高,该瘦的地方都挺瘦,该胖的地方一点不胖,浑身凹凸无秩,整个一个塑料可乐瓶子,跟玻璃可乐瓶子差的远了去了。我要是唐明皇为这么个东西跟儿子争,然后弄到亡国的边上,我就吃hi药吃死自己。
全剧唯一hi的地方就是武术表演,单刀对花枪,特精彩,比地摊上的强一大截,还有两边打鼓的哥们特气势。
杨小姐跟他公公的那点事咱们有空再聊。最近忙,弟兄们要注意劳逸结合。

都说自己忙

以前就知道MS忙的不成,弟兄们经常性12点多打车回家。

后来听说BIG 4的人很忙,经常加班到夜里两点,然后打车回家。

再后来听说麦肯锡,埃森哲的兄弟们更苦,经常要加班到夜里3点多,然后去厕所痛哭一下释放之后再打车回家。

我想说,欢迎你们来奥运场馆体验生活,对了,这没打车报销制度,您腿着去城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