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三元 有人缘

蒙牛:我们发到香港产品保证比内地质量好安全!
  昨天,蒙牛在面对香港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我们发到香港的产品和出口的产品是一样的,保证比内地(大陆)的产品质量更好、更安全。
  蒙牛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姚同山表示,供港蒙牛产品都来自大型供货商,出现问题可能性比大陆低。姚同山说,在大陆出现问题的蒙牛产品来自极少数供货商,包括小型奶站和奶农,也未确认何方要负主要责任,但目前还没有人因饮用蒙牛产品健康受损而提出索偿。
  香港卫生署的发言人表示:“在供应本港的蒙牛牛奶中未发现三聚氰胺,经本署与内地相关机构沟通后证实,蒙牛供应不同地区的产品使用不同的生产线。”

Advertisements

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去年有本书特火,叫《货币战争》,我是经济外行都看出这书是扯淡,楞有假内行推荐看,现在书里那个能控制世界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今天有个新消息

========================以下内容来自路透========================================

18日公告称,中国银行本行拟以236,270,842.68欧元(以2008年9月17日欧元兑人民币汇率1:9.7249计,折合人民币约 2,297,710,318元)的总对价收购法国一家金融集团罗斯柴尔德银行 20%的经扩大股本。本次交易将通过中行认购罗斯柴尔德银行发行及分派的663,268股新股份,及购买Compagnie Financière Saint-Honoré (“CFSH”) (或其集团成员)所持有的577,064股罗斯柴尔德银行旧股份而实现。

=========================以上内容来自路透======================================

以后,世界上这点事人大就定了吧。

新闻

======以下内容转载自《法制日报》========

本报北京9月16日讯记者王婧今天,北京律师李方平诉北京网通公司利用其垄断地位违法对预付费用户实行差别待遇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正式立案。(本版8月5日曾对此案作过报道)
  李方平向记者表示,网通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六款的规定“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
作为户籍在外地的北京市民,李方平向网通报装固定电话时,只能接受被告官方网站公布的格式合同———《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客户服务合同》中第2条规定“客户户籍所在地或注册登记地不在北京市的,客户应按北京网通要求办理相应的担保手续,或者办理预付费的业务(服务)”。李方平因为找不到也不愿求具有北京户籍的市民办理所谓的担保,于是选择办理“预付费业务”。与此同时,北京户籍市民报装固定电话则是办理“后付费业务”。可是,李方平却因“预付费业务”与“后付费业务”一字之差,在网通日后推广的一系列资费优惠活动中受到不公平待遇。
  据记者了解,李方平在反垄断法实施首日,即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以上内容转载自《法制日报》=======

恶意欠费用户比比皆是,从一个身份证申请20几个电话的老大娘到世界五百强企业都欠费,每个月欠费总金额估计上百万,在这种情况下,针对流动性强的个人用户采取预付费有什么不妥?在没有一套完善的全国联网信用追踪体系之前,企业为了自保采取点合理的措施还让人告上法庭,这活还干不干了,我这发烧没三天就出了脑子比我还乱的人,这成何体统?

我觉得这事的最好解决方法是庭外和解,请赵继东同志个人为这位律师提供担保。然后给她弄一个后付费得了。

张教授没吃药,我也没吃

=====================以下内容转载自张五常博客=======================================

上星期市场出现了两个现象,互相矛盾,加不起来,我们逼着要从预期有变那方面想。其一是美国债券之价急升,其二是金价曾经在几个小时内上升了百多美元。前者否决了通胀预期,后者否决了通缩预期。我们要怎样解释才对呢?事后孔明,我砌出来的预期转变,是人们抢着去找避难所。不相信银行够安全,于是购买债券;认为大难将至,仿效我的母亲当年逃难,购买黄金。当然还有其它性质的预期转变逻辑上说得通,孰对孰错只有天晓得吧。令人忧心的,是这些加不起来的现象,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出现过。
我认为中国可能在半年左右从通胀转为通缩。通缩出现,灾难一定跟着发生。我不要在这里再解释中国的通胀其实不严重,也不要细说昔日芝加哥之见:何谓货币现象、价格上升与通胀不一定是同一回事,等等。这里要说的,是在目前的形势下,中国宁要通胀,不要通缩。最近的北京公布的,是物价通胀率下降至四点九,但工业产品的出厂价指数却与去年同期上升了十点一。这后者一则反映着原料价格上升,二则反映着新劳动法对产出成本的为祸比我预期的为高。
重心问题是这样的。如果中国通缩出现,达到九十年代出现过的负三强的水平(其实当时的产品质量上升得快,通缩高于负三强),大灾难一定会在神州发生。九十年代时中国没有新劳动合同法,而最低工资微不足道。今天的局限条件是明显地改变了。工资向下调整缺乏了弹性,合约的自由有了新法的左右,而近来劳资双方出现了的敌对局面,九十年代是没有的。本月十九日北京推出的「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于事无补。
通缩在神州出现的机会真的不小。中国本身的政策频频出错,国际形势会使原料价格大幅下降,外资内资皆裹足不前,再加上几个月来神州到处出现不妥情况,我听也听得厌了。北京的朋友不可能不知道我说的是实情。
有预期转变协助着的通缩出现,不是放宽银根那么简单就可以化解的。如果通缩真的严重地在神州出现,效果会是怎样呢?告诉你吧。因为工资下调出现了困难,大量员工会被解雇(因为人口流动,北京不容易有可靠的失业统计)。回乡耕田吗?几个月前开始了一点,但转为不容易,因为有些耕地换了承包者,而职业农工已经普及了。被解雇的会到处流浪,治安会出现大问题。政府大手推出福利不容易养起那么多人,而治安混乱甚至上街的行为,福利政策只可助其威势,解决不了。唯一可取的明智之举,是不管工资多低,让工业或企业养着这些人,继续给他们工作,守住,希望守得云开见月明。
因为上述,除了不久前发表的《北京要立刻撤销宏观调控》外,如下建议是重要的。
(一)撤销新劳动法,连最低工资也要撤销。这是重要的未雨绸缪:今天撤销也不容易,到时撤销更困难。不要忘记,香港发展得最好的日子——穷人生活改进得最快的——是完全没有最低工资或什么重要的劳动法例的。同样,中国穷苦人家生活改进得最好的几年,绝对不是靠这些法例——正相反,是靠没有这些法例约束着。
(二)取消所有楼房买卖政府要抽的税。这会协助稳定正在下跌的楼价,对人民的财富预期是有帮助的。
(三)以企业减税的方法来稳定股市,比出钱救市高明得多。过了目前的困境再算吧。
(四)货币的政策与制度要大幅修改,不要把西方的出现过那么多问题的制度引进。这项不能急,而困难还是有争议存在。举个例,在基础上,蒙代尔和我对货币用途的看法没有两样,但怎样安排却意见不同。要找机会跟他坐一下来研讨一下。英谚有云:有道理的人,只要大家明白,永远是互相同意的。

==================以下是没吃药的个人评论======================

张五常这个小人,活该一把年纪混不上终身教授,没大房子没小车没28妙龄女郎。何勇叔叔说的好“头上的包,有大也有小,有的是人敲,有的是自找。”望张教授好自为之。

===================以下是理性的个人分析===================

张五常说的情况在客观上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从感情上没人能接受,所以张五常活该。张维迎诸人其实也都明白,但是大家要等消息才能说话,所以才会有水皮这种人。

人生已过两张八

黄昏咂口人头马,人生已过两张八;回首夕阳无限好,曾经知己在天涯

这是大仙王俊当年在《北京青年报》足球专版当编辑的时候写的书《一刀不能两断》里面的一首定场诗,那书据说叫诗歌集,但是跟顾城北岛都不是一个路子,跟今天的《郭德纲相声选》有点像,我看书的时候大概17,8岁,你可以想见在一个已经没有侯宝林、刘宝瑞,只剩下马三立的时代,看见这本书让我多高兴。不过我看书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问题,我没想过我28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当时甚至不知道自己2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当时的唯一目标就是考上个大学,至于上了大学以后怎么样我就完全不知道了。后来的生活告诉了我,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至于生活为什么似乎这个样子的以及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我一无所知,也不便琢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首往事让人唏嘘良多,猛然一回头发现我已经28岁了。

按照总结的流程,我下面应该总结一下这28年我都干了那些有意义的事,然而我现在一件有意义的事都想不起来,倒是那些荒诞的,不着边际的事历历在目,看来学好这事太难了,还是学坏容易,要不然那些学坏的往事怎么都能栩栩如生的一下子就蹦到我眼前了?

28是个尴尬的年龄,引用中华英才网的广告“你已经28岁了,还一事无成呢?”,这话放我身上其实满合适,怎么好像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说起28岁,我脑海里涌现了无数高大的身影。李世民28岁的时候已经干掉了他的哥哥和弟弟,并“协助”他老爸退位,从而开创了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贞观盛世”。李政道在28岁的时候已经当上了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并在两年以后拿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当然,最牛的还是李贺,他在28岁的时候已经写完了诸如“天若有情天亦老”这样脍炙人口的诗句,然后英年早逝去了。这还不算在28岁已经功成名就开始研究玄学的牛顿,和在28岁已经独立完成《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狭义相对论从而一举成名的爱因斯坦。我诚恳的说,看来我是赶不上以上这些同志了。

万幸的是,我时常感觉自己还不错,好歹有地方住有饭吃,有工作能养活自己,实话实说这样就不错,毕竟其实所谓人生不过是一段漫无目的的旅程,重要的是这过程,已经在这过程中的心情。保持好心情有两个秘诀,第一个是记性不好,第二个是记住第一个。最后希望大伙都能有个好心情,顺便祝我生日快乐。

最后一句话,今天接到的第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的短信你们打死也猜不到是谁发的,我自己揭秘一下,凌晨1点的时候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给我发短信祝我生日快乐,3个小时之后顺便给我了一个短信,告诉我这个月欠600多块钱,让我抽空顺手还了。我当时悲观的想,也许这年头让别人记住你生日的最好办法就是向他借贷,不想没多久各类问候的纷纷来到让我多少有点欣慰,有人惦记是好事,祝大伙和我一起快乐。谢谢大伙。

生活的乐趣—逛街篇

曾几何时我们认为逛街基本就是浪费生命,究其原因就是在逛街的时候没有任何长进。是啊,面对令郎满目的商品除了感觉头晕之外还能辨别出什么还坏美丑?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我认为自己已经在其中找到了生活的乐趣,为了让广大读者能和我一样体会其中的乐趣,我在此把这些乐趣分享一下,这些乐趣适合理工类毕业生阅读,文史类的朋友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乐趣,我想那不是本文涉及的范围。

阅读本文需要你有一些基础知识,我的意思是你听说了所谓商品的4P理论,以及了解小学数学程度的四则运算,如果你像美国人一样,没有计算器就不能做四则运算,那么这篇文章中的部分内容会帮助你解决面对超市价签惶恐不安的问题。

首先,让我们来聊聊怎么逛商业街,商业街这东西其实是最没逛头的,毕竟和大商场不同,商业街里面除了一堆专卖店什么都没有,可能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对专卖店不屑一顾,其实这是有问题的,我们这些理工科的同志们被训练的善于制造东西而不善于卖出东西,这一思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肯定没问题,但是面对现这种生产过剩的时代,似乎就有点滞后了。逛专卖店其实是非常长知识的,比如如果我说very moda这东西估计大家都听说过,但是我要是说BSETSELLER估计就不是那么多人知道了。在我看来very moda和Only是一家老板这事挺古怪的,因为这俩产品本身算是竞品。在电信行业里,Cisco也有自己的高端产品和低端产品LInksys但是这种同一厂商打不同品牌互为精品的事情就不常见,而且两个品牌的柜台摆放,陈列风格完全不同,当然有专业人士提醒我说这俩东西不是竞品,因为两个产品针对的受众也不是一类人,好吧,我承认因为先天缺陷我分不清产品的材质样式以及穿着场合,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东西很有趣。女装还有大把产品,按照受众的年龄分的清清楚楚,那些卖“卡哇伊”商品的成衣店里面的售货员都会打扮的像“90后”,而卖OL服装的则打扮的像OL,低端产品靠走量取胜,在这种氛围下,团队建设尤为重要,于是就会有领班在销售数额达到某个数字的时候大声喊“4点了,8000,加油!”于是乎全场的销售人员会一起回应“加油”。在我看来,销售这东西是有不同层次的,低端销售主要靠热情,拼时间拼体力拼热情。任何一次性消费都会走这个路线,我所不能理解的是在我们这个城市,居然保险推销员这种按说应该有点技术含量的工作也是靠这个,从这一方面我可以认为我们的保险销售目前还很不上路,大部分保险销售人员的专业程度亟待提高。中级消费品比较的是销售人员的专业知识和素养,比如卖车卖房一类,这些销售人员一般都对行业内的诸多细节了如指掌,街上的专卖店一般能达到这个水平的少见,不过我在后海这边看到不少专卖店,比如工艺品一类,销售人员都有这个素质,谈其各种细节头头是道,卖衣服少部分产品也有这种水平,我有一次在lev’s的专卖店听一个专业销售卖东西给一个小姐,其讲解的专业程度让我想起中关村卖配件的哥们,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世上还有“养牛”这么一个兴趣,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这街算是没白逛。我建议如果你想逛街的时候了解点专业知识,或者有朝一日你可能要跟“时尚”界人士聊天,那么累的时候去大商场中高档专卖店歇脚是个不错的选择,哪里的销售并不年轻,但是都有很好的销售技巧和专业知识,足够让你不虚此行。最高档的销售是不卖的,比如有些我记不住名字的品牌,在银泰乐天百货里面,长年累月的没人光顾,里面的销售人员永远穿着整洁面容安详,你进去也不会有人主动招呼你,据说买这种品牌的都是特忠诚的品牌拥趸,比如一生下来就穿CK内裤的小朋友据说一辈子都只穿CK。对这种品牌我觉得知道也没用,因为你连找个聊天对象炫耀的机会都没有,不过这些地方的沙发都挺舒服,累的时候歇脚是很不错的。

BTW,有人质询男装的事,我所有衬衫都是Jack&Jones的,我每次都去专卖店试衣服,然后去新街口买,新街口丁字路口往积水潭方向路东有个门脸不大的小市场里面卖的所有衬衫都贴了各种牌子,一律50。50的衬衫第一次穿的时候和真品无二,洗一水之后才会惨不忍睹,但是使用熨斗修复一下还能笔挺几次,所以如果你和我一样属于普通劳动者可以考虑去哪里买。

逛超市同样是有乐趣的事,我认为经常逛超市能避免老年痴呆症,因为你在超市总要做各种计算这很有趣,比如下面的例子,超市有两种蒙牛酸奶(不是三鹿),一种1250ml包装卖9.9元,一种667ml包装卖6.9元,现在给你半分钟计算一下那种酸奶便宜。美国人会一声不吭的拿出手机计算器,中国人则不动声色的在内心计算,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喜好采取自己的方式,不过我在这里可以稍微介绍一下中国人是怎么计算的。首先说第一种酸奶的价格计算方法,1250乘以8刚好是10000,这样的话只要把9.9乘以8然后小数点做4次左移即可计算了。9.9乘以8也很麻烦,于是干脆使用10乘以8在减去0.8即可知道79.2然后左移,其实这时候只需要记住大概的数字是7.92即可,因为另外一种的价格差异一般不会大到位数差异。第二个计算也很简单,667约等于1000的3分之2,于是把6.9乘以3/2即可,简单的说,就是6.9+3.45然后左移三位小数点即可。其实这些算法是费曼先生在《比闹了,费曼先生(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里面介绍过的,学以致用能帮我们节省几分钱,虽然没太多实际意义,但是很有乐趣。

基本上逛街能光顾的商品地点也就是以上两种,额外的只有商场,大商场是个大杂烩,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跑到卖书的柜台找本书蹲着看,蹲着看的好处是据说蹲着减小腹,对身体有好处,而且蹲着看很文艺,容易把你混同于艺术家范围,大家都知道艺术家逻辑思维能力有限,激动起来会打架,所以一般的店员不敢过来赶你走,当然以上只是我在三联韬奋书店的一点经验。肯定有人还想知道关于香水,箱包,皮鞋这类东西。遗憾的是,我对这些东西也没有鉴赏力,而且记不住品牌,卖香水的一般都不做什么介绍,买香水的都是有品牌忠诚度的人。至于鞋子,我纳闷为什么女性对这东西有无限的渴望,尤其是高跟鞋,这种自己找罪受的行为让性别歧视论的人似乎找到了新借口,不过我个人对这方面好恶感受,坦白说我最喜欢卖鞋子的柜台,那都有特别舒服的沙发可以坐。箱包我倒是见了不少,比如什么路易威登,什么古奇一类,我还知道A货,超A货,B货,一陪一货的区别,但是就像听了马未都讲瓷器以后我也做不了瓷器鉴定,听了这些论调我也分不清各种箱包是真是假,所以这事就只能作罢。

总之,逛街是有益身心的好行为,不过出于善意,我最后给几点建议,第一,逛街的时候要准备好水,别买那些碳酸饮料,它们对胃不好。第二,闹市区路边的小食品都很好吃,但是所使用的油和其它调味品来源可疑,如果你确实不怕死,可以考虑走一路吃一路。对了烤鱿鱼就算了,现代医学已经证明了,佛而马林确实能让人不朽,不过那得等你全身都硬了以后。第三,穿好走路的鞋子和衣服逛街,记住逛街是为了欣赏风景,而不是把自己装扮成风景。因为后者对您的健康和他人的健康都可能造成伤害。最后,祝各位逛街愉快。

========热烈期待下一篇,生活的乐趣,居家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