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已过两张八

黄昏咂口人头马,人生已过两张八;回首夕阳无限好,曾经知己在天涯

这是大仙王俊当年在《北京青年报》足球专版当编辑的时候写的书《一刀不能两断》里面的一首定场诗,那书据说叫诗歌集,但是跟顾城北岛都不是一个路子,跟今天的《郭德纲相声选》有点像,我看书的时候大概17,8岁,你可以想见在一个已经没有侯宝林、刘宝瑞,只剩下马三立的时代,看见这本书让我多高兴。不过我看书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问题,我没想过我28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当时甚至不知道自己2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当时的唯一目标就是考上个大学,至于上了大学以后怎么样我就完全不知道了。后来的生活告诉了我,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至于生活为什么似乎这个样子的以及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我一无所知,也不便琢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首往事让人唏嘘良多,猛然一回头发现我已经28岁了。

按照总结的流程,我下面应该总结一下这28年我都干了那些有意义的事,然而我现在一件有意义的事都想不起来,倒是那些荒诞的,不着边际的事历历在目,看来学好这事太难了,还是学坏容易,要不然那些学坏的往事怎么都能栩栩如生的一下子就蹦到我眼前了?

28是个尴尬的年龄,引用中华英才网的广告“你已经28岁了,还一事无成呢?”,这话放我身上其实满合适,怎么好像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说起28岁,我脑海里涌现了无数高大的身影。李世民28岁的时候已经干掉了他的哥哥和弟弟,并“协助”他老爸退位,从而开创了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贞观盛世”。李政道在28岁的时候已经当上了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并在两年以后拿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当然,最牛的还是李贺,他在28岁的时候已经写完了诸如“天若有情天亦老”这样脍炙人口的诗句,然后英年早逝去了。这还不算在28岁已经功成名就开始研究玄学的牛顿,和在28岁已经独立完成《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狭义相对论从而一举成名的爱因斯坦。我诚恳的说,看来我是赶不上以上这些同志了。

万幸的是,我时常感觉自己还不错,好歹有地方住有饭吃,有工作能养活自己,实话实说这样就不错,毕竟其实所谓人生不过是一段漫无目的的旅程,重要的是这过程,已经在这过程中的心情。保持好心情有两个秘诀,第一个是记性不好,第二个是记住第一个。最后希望大伙都能有个好心情,顺便祝我生日快乐。

最后一句话,今天接到的第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的短信你们打死也猜不到是谁发的,我自己揭秘一下,凌晨1点的时候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给我发短信祝我生日快乐,3个小时之后顺便给我了一个短信,告诉我这个月欠600多块钱,让我抽空顺手还了。我当时悲观的想,也许这年头让别人记住你生日的最好办法就是向他借贷,不想没多久各类问候的纷纷来到让我多少有点欣慰,有人惦记是好事,祝大伙和我一起快乐。谢谢大伙。

Advertisements

发布者:supeng

peng.su@hotmail.com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