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工大去

和谐内容

=========本文内容与此纪录片无关=========================

昨天清晨,北京迎来久违的春雨,一碧如洗的天空在3级风的洗礼下显得空灵。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反反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里他们叫我做孙悟空,然后让我找到给我三颗痣的人,我觉得好讨厌好讨厌。本来人家早晨就要喂猫猫,睡眠不足会有黑眼圈的啦。他们那样吵来吵去,完全不管人家能不能接受。

========以上句式来自于某台湾MVP=======

我一直做同样梦,梦见我的大学,我的考试,我的兄弟,还有某人,某某人,某某某人,总之还有很多人。梦很热闹,过程精彩情节紧凑,但是结尾不明,我总是一身大汗的从梦里惊醒,我想可能是惊蛰快到了的缘故,我体内蛰伏的真气开始四处游走,自从修习吸星大法以来,我一直需要和体内的真气对抗,如果给我一个选择,我愿意做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以上句式来自笑傲江湖=============

昨天晚上,确切的说是2009年3月24日晚7时许,我终于驱车赶往工大。

在学校的时候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孤独,因为我有很多朋友,今天我依然不孤独,但是偶尔会寂寥,每个人都可以很寂寥,只要他足够的无聊。

========以上句式来自于王家卫=============

学校建了新的建筑,比如工大建国宾馆,在一个市属大学校内盖一个大宾馆并开展小时房的业务,我不知道应该作何感想,希望学校发放的免费产品足够结实,或者校医院准备了充足的韵婷。

南区另外添了一些新建筑,除了理科综合楼,建国宾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知新园旁边的建筑,我虽然不能理解这个建筑的用意,但是从建筑门口挂着的横幅似乎能看出一些端倪,这建筑门口挂着“学习科学发展观”,昨天是礼拜二,学校照例下午放假,党员老师在这里学习科学发展观,九三学社的老师扎堆腹诽执政党。

学校内充斥着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第一食堂里随处可见干杯的青年,在喝了几杯并开始缅怀青春易逝的同时,我给老三,老六分别拨了电话,老三用上海的座机给我回了过来,告诉我短期内不能陪我工大怀古了。老六在进行某个非常重要的谈判,他需要斡旋一个复杂的关系,并运用他即将在MBA课程当中学到的知识对其进行归并,我不知道他谈判的方式是否是MBA式的“底限+条件”,我简单的以我的知识给他发了一些建议,不过坦白说事后我自己看的时候也发现我沉浸于排比句的使用而忽略了句子的内容,多数建议只能当名人名言写在书里却不能对生活提供指导意义,可悲的是在大学的四年里,我们TMD被迫背诵了无数这些名人名言,难怪今时今日我们面试的大学生在说到既定问题的时候各个口若悬河一旦谈到意料之外的时候就三缄其口。连顾左右而言他都还没学会,活该找不到工作。

最后我在学校里面的缅怀地点转了一圈,比如我跟潇爷练棍的地方,经管学院旁边某处,以及每个我吐过的树坑。

回家的路上车喇叭里放着周杰伦的歌曲,“回家了,回到最初的美好。”

转载但是很有用,一心二用

我上初中的时候思想有点叛逆。那时候当然没有博客,但老师要求我们写“周记”。我用现在写博客的精神写周记,认为如果写的东西太平淡就没意思。比如老师说人不能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作业,我就写了一篇周记,说一脑完全可以两用比如我就是专门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作业。
  我只所以到现在还记得这件事,是因为有一个反馈。我爸在家长会上听老师提到我的这篇周记,回来跟我说我允许你看电视你偷着乐也就算了以后不要公开说这种跟老师要求相反的言论。
  这件事的要点是不管是我爸还是老师都没有批评我写作业的时候看电视。也就是说,也可能因为我作业都写对了,他们被我的周记说服了,认为我可能真的可以一脑两用。
  很多人认为自己擅长一脑两用,很多人指导别人怎么一脑两用。很多人认为在现在这个世界中,不会一脑两用就没法工作。真正的牛人应该在中学的课堂上读完世界名著。真正的牛人干活的时候都是同时开着 msn, qq, google talk,另一个窗口还读着一部小说。真正的牛人应该同时听两个下属汇报,手里还在起草下午会议的发言要点。这些是真正的牛人么?
  然而科学事实是人脑的硬件结构决定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一脑两用”。人脑不能并行计算。当我们以为我们在进行 multitasking 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 switch-tasking。我们的大脑像最土的CPU一样在不同任务之间“轮转”,而不能真正“同时”做这些任务。
  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道理其实并不是那么显然的。人类可以说直到最近几十年,因为神经科学和认知科学的进步,才逐渐确信了这一点。参见《Mind Rules》这本书。
  现在是最关键的部分了:Switch-tasking 是相当低效率的工作方式。《The Myth of Multitasking》这本书里面推荐了一个小实验。用笔在纸上写“Multitasking is worse than a lie” 这句话,但是要求写的时候每写一个字母就在这个字母后面写下一个数字,表明这是句子中的第几个字母。也就是说写出来的句子是:
  M1 u2 l3 t4 i5 t6 a7 s8 k9 i10 n11 ……
  看看这么写完需要多少时间。
  然后再做实验的第二部分,先写下“Multitasking is worse than a lie.”这句话,然后再给这句话标注数字。结果纸上的东西跟前面完全一样,可是你使用的时间将会大大减少!
  在完成实验的第一部分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句子和数字之间 switch-tasking. 实验的结果就是这种 switch-tasking 特别浪费时间。时间浪费到哪去了呢?当你在两个任务之间来回转化的时候,有一个时间成本,"switch cost"。
  当你认为你在 multitasking 的时候,你实际上是在 switch-tasking,而 switch-tasking 有一个 switch cost,所以这是一个特别地效率的工作方式!
  正确的做事方法是一心一意,同一时间只做一件事!
  这时候肯定有人会问,我跑步的时候听评书,这个 multitasking 不是很有效率么?《The Myth of Multitasking》说,这个叫做 background tasking,后台任务。这里的关键是跑步不用动脑子。只要一动脑子,就成了 switch-tasking,就是低效率的。
  Switch-tasking 除了自己的低效率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就是如果在你跟别人(下属或者家人)交流的时候这么做,心不在焉,是对人的伤害。不管你多忙,你都应该让跟你说话的人感到他是重要的。更何况这种没有质量的交流同样是低效率的。
  统计表明一个人平均每小时会被干扰6次。被干扰的时间越长,就越不容易回来。有人研究表明,平均每个每周工作40小时的人,其每天(!)因为干扰而浪费的时间是2.1小时!责任越大,头衔越多的人,越需要被动的 switch-tasking,其工作效率也越低!
  所以提高工作效率,一定要避免 switch-tasking. 我现在已经做到的包括:
  - 不要像偏执狂一样每隔15分钟就检查信箱。
  - 那些 MSN 之类的聊天工具实际上是玩具,对大多数干事的人来说毫无意义。聊天最好的办法是打电话。
  - 把那些电子邮件程序中的来信自动提示功能都关了。
  然而很多情况下是别人总找我们,树欲静而风不止,怎么办呢?这本书里提供了一些办法。
  如果这个人每天需要找你十次,比如说你的秘书,最好的办法是跟她约定一个每天30分钟的会面时间。有些秘书每次离开老板办公室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低头停顿一下,这是因为她需要考虑一下还有没有什么事情忘了说了 - 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逮着老板说句话。一个固定的时间会把你和秘书都解放出来。
  对于一般人,最好的办法也是给他们一个固定的期望。给一般员工一个固定的每周开会时间,会上随便说,会下别找我。
  有些人的做法是除了一个固定时间之外一律不接电话,就连客户的电话也不接。但是他们的电话留言提示中会告诉对方我一定会在什么时间回复你的留言。一旦别人对你有了可靠的期望,这些人不会介意你不接电话。
  专注是一种力量。智能手机不离手的不是真正的牛人。真正的牛人陪家人的时候就好好陪家人,跟朋友玩的时候就好好跟朋友玩,做事的时候就好好做事。哪怕是看电影,也应该全神贯注地看电影 - 如果是烂片干脆就别看。
  老师,我错了。我多么希望当初你在我的周记上写下下面的批语:你不是 multitasking,你是 switch-tasking。你这么看电视是很低效率的,你没有真正好好欣赏那些电视节目。

我倒不是极端民族主义,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个调调

这是一首山东民歌,曲调简单上口,歌词诙谐解气,体现了山东人民的乡土智慧和不屈精神。您可以像我一样拿它当作手机铃声,当周围响起一片大黑摩纪、菅野洋子、艺妓三弦的时候,您的裤裆里吼出震人心魄的《八路军拉大栓》,将是充满性隐喻的。 http://www.mirpod.com/IMG/swf/mini_player_mp3.swf?my_mp3=http://www.sy-dj.gov.cn/song/list/0050.mp3&autoplay=no&loop=no&my_text=八路军拉大栓

文叔

楼顶的天台上,文叔有点醉了。
“我老婆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每一次我们做爱,都是至高的享受,本来我不是很喜欢小孩,可我有了3个小孩,你知道为什么吗?恩,知道为什么吗”他发出下流的笑声。
“大女儿是……要是没怀她我们也没那么快结婚,那天晚上在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我靠!爽死我了!”
“文书,你怎么知道是那晚怀上的?你算过日子吗?”
他拍拍我的肩:“我用想象把它们联系起来,不行吗?”
我没有笑话他,继续听他瞎说。“二女儿是在马尔代夫,海景房!推开窗就是白沙滩!大白天我们就坐了十好几次,最后把我累的,上厕所都得让她扶。”
“老儿子是在新家里,她正哄孩子,我啪一下把她推到床上,当着我两个女儿的面,你知道有人看着的那种感觉…….”
“以前,我只爱老婆,现在,只要回想起那几次有分量的做爱,我都会更爱孩子,你懂吗?我爱我所有的家人。”他看着我,我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
“我们会照顾好他们的,您放心。”说完,我看了看表。
“到点了?”
我点点头。
“你动手吧。”
我拔枪对准他的头。
文书面对我的枪口,他双眼喷火,目光带着微笑,把轻蔑的视线投向我。
=======以上是课文,以下是教室==========
“诶,老师,老师,文叔到底是几个人啊?”
“他,是单数还是复数啊?”
“我怎么觉得好像有三双眼睛望着杀手?”
“这只是一种修辞方法,表现了老一代帮派分子既无畏,又愤怒,同时充满乐观主义精神。”
“老师,那您能这么看我一眼吗?”
“关羽同学,请你不要影响课堂纪律,有问题可以下课后,到办公室找我交换看法”
“不必,老师,我就是有点好奇,想知道这三种眼神怎么一起使。”
“有的同学就是爱显示自己,好像自己比谁都聪明,不要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以为谁都不如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啊,老师最不喜欢,这种人啊,将来也没什么出息”
“到底谁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最爱显示自己啊,苏老师。”
“你不愿意听讲可以出去啊。”
“我不愿意出去,也不愿意听你讲。”
“我现在请你出去。”我恼羞成怒,上去连拉带拽。
“我有权坐这课堂里头,我交学费了,你这是公然践踏人权,我要上海牙国际法庭告你去。”

========以下是总结===========
一边写书一边听IN 3实在要不得,不明就里的同学可以自行收听IN 3的《老师好》  http://www.mirpod.com/IMG/swf/mini_player_mp3.swf?my_mp3=http://www.kj-ren.com/bbs/attachments/month_0809/04.%c0%cf%ca%a6%ba%c3.mp3&autoplay=no&loop=no&my_text=老师好

噎死人的文哏

你知道我也知道,最近经济不是特别好,所以,出于爱好我打算去找个地摊撂一下,说个相声。鼓楼这边这种地摊挺多的,除了早就有名的东城区文化馆那一帮,鼓楼西大街嘻哈公社,连老牌酒吧朝酒晚舞都开始引入相声了。

通过专业人士引荐,我终于有幸见了一位班主,跟人家聊了一下。首先我表达了自己对相声的热切喜爱,并且展示了我的基本功,显示出我还具备一些相声从业者的基本素质,然后我甩开膀子给人家说了一小段,可悲的事情就是,包袱没响。班主客气的跟我说,哥们您这都是噎死人的文哏啊。文哏我懂,噎死人我也懂,但是为什么我说的文哏能噎死人,我还得听人家解释,人家说是这么个意思。

逗乐这事得有群众基础,不是讲个笑话所有人都会觉得好笑,有些事您一碰见就会乐,比如有人咯吱您,有些事您得稍微琢磨一下才会乐,比如文哏,我讲的第一个文哏是说春哥的少年中国的,人家以为笑点是春哥,我的包袱是“春哥的少年中国”。康有为康圣人康南海老保皇派在很多年以前写过一篇抑扬顿挫慷慨激昂的激励全国人民觉醒的文章,叫做少年中国,其中慷慨激昂的用了好多对仗的排比句,把少年中国和老年中国的对比说的一清二楚,所以少年中国这四个字代表了很多新希望和新理想,现在一个长相很男人身体构造是女人(注意不是很女人)的人慷慨激昂起来是蛮有讽刺意味的,如果你还听顺便听过苏文茂先生的老段子“文章会”,就是郭德纲的新端子“文武全才”里面金庸那角色,苏老说的就是康有为,至于为什么会拿康圣人开涮,那要追忆到宣武区SOGO百货对面的达智桥胡同杨椒山祠那边,那边曾经有过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公车上书,如果你除了高中历史课本还看别的历史书就会发现,公车是有的,上书最后流产了,因为行动的负责人康某某最后用接受朝廷册封做了交换,用现在的流行话说,这叫出卖了革命。所以,这个爷们说少年中国的时候难免给人一种说一套做一套的装13感觉,而李宇春作为一个同时具有超女头衔和大量女性FANS的知名艺人,其高唱的少年中国同样具有巨大的讽刺意味,然而这事我不能在相声里用几分钟跟您说清楚,所以我这包袱您一下子听不明白,这文哏只能把您噎死。

另外的文哏还有陈丹青在凤凰卫视上斥责大学生就会问假大空的问题,他跑到某某美院去讲座,学生老问他“中国国画艺术怎么走进世界?”这种类似外交部答记者问上记者提出的问题,一点不关心诸如“作为一个画家,怎么才能找到工作?”这种务实的问题呢。我阴险的抖了一个包袱说,这人有擅长的事,就业这种事您还得问我,问陈老师那您只能当艺术家了。好吧,我这里需要铺垫的东西太多,有吃饱了没事的人请自行百度或者谷歌陈老师的历史。

我最后说了一个笑话,我以为已经很低俗了,但人家还是觉得太文了。我现在也说到这您看一乐吧。说是美国的前总统,乔治布什先生谢世了,因为其生前所作所为他掉到地狱了,深渊领主查了查名单,说确实有您,但是现在房子已经满了,我带着您四处转转,您看看您能替得了那个房子里的主,就让您住那得了。布什说那成啊,俩人就溜达上了,头一个房间啊,里面都是水,尼克松在水里忽上忽下的使劲扑腾呢,时不常还呛水,布什一看使劲摇头说我来不了这个,我不会水啊,我不成。领主就带着他继续走,第二个房间啊,布莱尔正在那砸石头呢,那石头跟泰山是的,布莱尔那锤子也就有当年肖申克救赎里面那哥们那锤子大小,布什一看这得砸到猴年马月去啊,还不得累死,赶紧说这事我也不成,我有肩周炎,我胳膊抡不动。深渊领主就带着他继续走,最顶头有个小房间,墙壁都是粉红色的,里面有个玫瑰色的床,挺干净的,屋子里还有音响,放着柔和的抒情音乐,床上有俩人,一个是克林顿,死仰八叉躺在床上,闭着眼叉着腿,脸上表情挺激动的,正使劲喘粗气呢,他腿中间跪着个女的,布什仔细一看是莱温斯基,莱温斯基正活动着脖子,脑袋忽上忽下的忙乎着什么,布什那多聪明的人,一看就明白,他也很激动,就赶紧说,这个我成,我来得了,我最擅长这事了。我从小就干这个,我出了名的喜欢,您别带着我溜达了。我就这了,我那也不去。领主说那成吧,然后跟屋子里面说:“莫妮卡,没你事了,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