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完美》首映礼

昨天晚上,我也小资了一把,跑去金宝街参加《非常完美》的首映礼。之前为了送人接应饭局,大概7点半就到了,之后就在周边胡同找不会被贴条的停车位。从教子胡同到堂子胡同,到外交部街,到总布胡同,到干面胡同,到演乐胡同,基本上所有说得上的胡同我都溜达了一趟。最终,我停在金宝汇对面的胡同里了。以上过程中我开车车上的Radio听着国安队的球,国安队大胜我很欣慰啊。

我知道你看了上面的内容嫌弃我啰嗦废话多。你们不知道跟接下来的1个多小时比起来,这段开车在街上乱转的经历是何其美妙啊。因为这电影实在是,哎,让人惨不忍睹啊。

电影是子怡姐姐自投资自演的好片子,配上了范冰冰,林心如,姚晨一干人等。讲一个被抛弃的女漫画家怎么勇敢追回男友,过程中巧遇前男友现女友的前男友,俩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拆散新人未果,最后郎情妾意勾搭成奸的好故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有美女有漏点有性暗示有重口味,基本上三级以上垃圾以下的片子要素都齐全了。谁要是钱多的没处花,就捐助希望工程吧。要是还有剩下的,请我吃饭吧,实在闲极无聊寻死觅活的,再掏钱去看看。说起来子怡姐姐也不容易,据宋大嘴说刚刚被势力的大款男朋友给甩了。

应景上个图

beijua

顺便说子怡姐姐两个八卦。八卦一是大概十年前,子怡姐姐刚演了《我的父亲母亲》还没有演《卧虎藏龙》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有个中年大妈跑到我们公司西单局门口要进去,看门的大爷问:“您是谁,您找谁?”,当时正值炎炎夏日,电话局周边家属楼的家属们跑去西单局洗澡是常见的事,值班大爷问一句是尽义务,标准答案应该是“我是某某部门某某的家属”,大爷一点头一笑就过去了。结果这个大妈说:“我是章子怡的妈。”大爷一听不干了,义正言辞的说:“您要说是咱们家属,我就让您进去了。您说是章子怡的妈,您这么一说,我再让您进去了,以后怎么跟同事打招呼啊。”顺便一提子怡的父亲大人是我们公司工程局的同志。

另一个笑话是某次看见某个文艺达人,据说是话剧导演孟某某,在某次访谈的时候说“从1840年起,我们就在各种对外贸易中被外国人玩的团团转,起初是国力孱弱只能由着被人戏耍,之后近现代中国站起来了,但是文化上还是孱弱,总是被输入价值观,具体表现就是电影导演为了获奖去拍那些外国观众欣赏的电影,如果说有过一两次通过蒙蔽外国观众,达到以次充好结果的,子怡算是一个。”

好了以上八卦道听途说,本人转载,概不负责。

这个世界会好吗?—-推荐《做单》

借用了梁漱溟先生的这个标题,也算是Title党吧,下面的内容和这个标题有点关系,当然和梁先生是没关系的,我没有朋友在中南海里面做事,所以从来不谈政治。

这篇博客是为了介绍一本书,书名叫做《做单》,这本书我本来打算在书店看完它,但是拜朋友大志所赐,出版社送了我一本。

这本书极有可能是前IBM的某人写的,我之所以说极有可能是因为我还没见到作者,按照江湖规矩,我还没有跟他盘过道。当然据说本月的某一时间,作者会去北京广播台做个节目,会有到场嘉宾,据说我是这个嘉宾之一,以上据说而言。

作者给还在上学的,没有走入社会的,或者像我一样已经社会,但是还一直懵懂的好人一个当头棒喝。书里都是些非常规、很特别的方法。但是解决了很多很复杂很困难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

  • 如果快速推倒一个清华大学的校花
  • 怎样摆平那些高不可攀的上司
  • 如何在公司内部利用职务之便取利
  • 怎么匿名告黑状
  • 以及如何在招标过程中愚弄客户

以上所有的内容作者都是用毫不隐晦的方式介绍出来,看完的第一感觉就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作者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或者道听途说补完了一个,在“在外企钢铁是这样炼成的”故事,读者看的欣慰万分,因为除了活色生香的感官刺激之外,每个作者都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并不断进步。

作者在书里还总结了一些招式和心法,不知道修炼以后是会白日飞升还是会走火入魔,但是我猜想,仅是猜想,也许按照这些方式修炼,你能很快的成为“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如果从这个角度说,这是一本好书,至少比看快女或者读起点更有益,没准你在这个层面上实践一把,你也能把成功给复制了。

希望有理想有抱负且有闲有钱的人都买一本看看。这是出版社对我的殷切期望,我在这里也转达给大家,希望大家成长愉快。

书读完了

我电脑里的电子书非常多,算上LiveMesh里面的书估计有上百本,其中大致分为几类,计算机软件一类,网络技术一类,现在还有一些架构设计需求工程软件工程的算是一类,剩下的数学书算一类,法律书算一类,历史和哲学算一类。这里面还有一些不好分的,比如梁漱溟的《这个世界会好吗?》,比如林语堂的《生活的艺术》,这些书算是文史类,但是绝对不能和钱穆的《中国史纲》或者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或者金庸的《鹿鼎记》放在一起,后三本我看是一类书,应该放在《万历五十年》开头的数目里,算是历史类。

这一天又得着一个不好分类的,是金克木先生的书,书名就叫做《书读完了》,我觉得这个书名很有点Title党的意味,当然这个Title党做的还不够现代,按照现代的说法应该是《哥读的不是书,读的是寂寞》,然后前言头一句话就写,书读完了,哥更寂寞了。封底写上“不要迷恋锅,锅只是传说。”请用四川话读这句,很有韵律的喜悦感。

这本书是很好的读物,好读物不光为了消遣,读完能有长进,长进在于思考能力进步,很多读者误以为书读完之后,留下的是喜悦,我得诚恳的告诉您,您读的那不是书,那是寂寞,书读完之后留下的是巨大的痛苦,因为要思考书的内容,并且从中获益绝对是个费劲的过程,我起初以为只有中国人写的书才这样,后来发现不论中外,能让你进步的书都是读完巨痛苦的,那些读完很痛快的除了教你学坏,就是纯粹的自娱自乐,实在没意思。我写到稍微打了一个冷战,我回想自己这些年写的东西,说的话,做的事,出版的没出版的,发行的没发行的,公开的和半地下的,其实都是特付钱的以逗乐为主,丝毫没有认真考虑过其传递的内容是不是靠谱,也难怪专有一帮人看我不爽,我还记得07年我接到的一封邮件,直接了当的说:“苏鹏,你这个IT界的搅屎棍,你教的那些东西那么简单,还好意思……”我当时很克制,直接回信给人家道歉,说:“对不起啊,我搅着您了,对不起。”现在我发现人家说的都是对的,我说的不对。我争取以后有机会改吧,至少也写一些让人读了巨痛苦的东西,我好能欣慰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