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二苏州

我有个朋友,有一年夏天去了苏州,照了一些照片,那些照片很动人,由此我对苏州有了特别的好感。

我之前去过几次苏州,都是忙于行程,只记得养育巷的酒店很好,从窗户能看到旁边的苏式民居,此外就是苏州的朋友很热情。这次去,我是一定要看看苏州园林的。

南京到苏州并不太远,火车大概一个多小时,虽然也叫动车,但是和北京到天津的300公里子弹头不能同日而语。下了苏州火车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井然有序的排队的出租车,上车之后车子会自动报司机名字和投诉电话,这是承诺也是威慑总之这是好管理。从火车站到养育巷酒店很近,下车稍事休息,我就步行去养育巷市场了。

首先经过的是城隍庙,城隍庙是神界在一个城市的地方官署,里面有此地的最高行政长官城隍先生,有文武各个有关部门,有计生委有月老等民政部门,甚至有蛇郎君这样管理动植物的,总之一切司官都有,且有各自部署,职务,塑像,联系方式,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政府部门进行审图,且部门公证廉明,头顶上挂着大牌子“威灵显赫”。只是现在跟神仙沟通比较贵,一次20块钱,这个钱是否对得住这个威灵显赫,我就不太清楚,我猜测苏州城隍庙应该很灵,因为我记得我看过的明代小说里就有某事不决,跑到城隍庙决断的事情,城隍威灵显赫了一把,惩治了坏人,教育了群众。但具体故事不记得了,总之肯定不是金海陵纵欲焚身,也不是转运汉巧遇洞庭湖这种桥段。城隍庙是正一道的道观,严格说来归天下总道麓管,道教从天师道到正一道大概经历了几百年的演变,这一更替起源于元朝,话说当日丘处机真人到了铁木真大营外面(此处略去20万字,有兴趣的人可以自行阅读“张天师”)。可惜我没有带籍箓,不能进去打尖,否则可以省了住店的钱。

城隍庙旁边是玄妙观,那是另一处很棒的所在,在观里的文昌阁门口的墙上有苏州著名的状元石,那些历朝历代称为中国文人风骨的读书人的名字便这上面,我当时随手拍了下来,唯恐以后遗失了看不到。当晚我在观前街吃了绿杨馄饨,很好吃,建议有和我一样的北方人可以一试。

第二天,阴雨我去了拙政园。

拙政园是一处小所在,在苏州城里转悠,你会觉得城市很小,很容易三两下就看到熟悉的景致,但是每处都很精致,比如景泰路公共汽车站就弄的古色古香。拙政园更是苏州园林的代表。这个建于明中期的院子历经30多代主人的翻修改建,已经规模甚宏伟,起初的建设者文徵明更是苏州文人的领袖,关于他,祝枝山,唐寅等人的趣闻大家可以参考周星星同学的《唐伯虎点秋香》。文人建设东西其实很难有大开大合的气象,这因为文人一般只在净室内思考而少于山间田野之趣味,且中国文人的审美经过若干年的进化,早已超过了喧闹热烈恢弘的时代,而进入了婉约精致的病态,常见的文人气质代表如腊梅金鱼,并不是健康雄伟的所在,这原因大抵和文人在历史上的地位有关。

汉时宰相提建议,皇帝有封驳权,至武帝,这权利皇帝收回,但是毕竟宰相手下还有内阁,至唐,则凤阁鸾台还分别有封驳劝,皇帝也只敢弄点斜插墨敕,到武瞾,则极权开始,后来宰相毕竟还是有权,如李林甫之流依然可以有其政治地位。到宋,因为经历混乱黑暗的五代,如冯道者则皇帝更迭而不倒,于是宋初,出于小兵的不自信以及文人的不像样,宋代宰相开始站着伺候了。到明,则没了宰相,但是皇帝毕竟还有自己的内阁,内阁大学士名义上虽然是皇帝私人秘书,却在职能上超过宰相,但是毕竟法理上说,读书人之最高理想,宰相这一职位已经没有了。到清则因为是满族部族政治,所以一切平等一类无从谈起,知识分子只能以奴才自居,但是自得其乐着三百年来也不乏其人。

好了,不说这些丧气事,任何历史悠久之民族都有过黑暗历史,这并非独有,如果往下比,我们至少还在,什么印加,爱斯泰克,早已灰飞烟灭了。

拙政园人文环境很好,晚上我在石街麦当劳看了一场足球,期间在对面吃米线,看到一个女人来找她男人,他男人在跟别的女人吃饭,三者大吵。

第三日,我去了上海,在火车这坐地铁去南京路,拖着行李走到外滩,看见了东方明珠,然后去机场,在机场等北京不雷暴,一等等了两天,其中一天晚上迫降在石家庄,不能离开飞机,手机电已耗尽。看见旁边一个姑娘用ipad玩的很欢畅,暗想等山寨货能续航11小时我就咬牙跺脚花2000块买一个玩玩。

最后,北京,我想念的地方,我回来了。

游记之一南京

去了一趟南方,包括南京,苏州,上海,然后北京。现在记下,防止忘却。

早上走的,机场2高速风驰电掣一般到机场,飞机是国航的,国航是服务跟美联航接轨的,空姐都是老成持重的,食品都是冰凉梆硬的。但是国航安全,坐飞机不是为了吃大餐也不是为了看美女,无非就是保平安,这跟大众4S店的销售都拽是一回事,谁让人家东西牛呢。

飞机落地之后坐大巴从禄口机场跌跌撞撞到了市区,一个城市的第一印象是出租车,南京的出租车司机彪悍到赶超东北同行,我在车上拿出GPS定位之后说也就3公里,司机立刻大喊大叫,仿佛我玷污了他的清白,其实就算他走4公里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是司机说就看不得我这样的,似乎要撵我下车,后来好说歹说,才算把我拉到酒店。

一个城市之管理是否优秀,其实首先要看的是门面,出租车就是城市的门面,上海的出租车司机如果听说你第一次来上海,还会用带点普通话的上海话给你介绍上海的风土人情。北京的司机如果听说你第一次来北京,会给你介绍一些国际形势,西安的司机如果听见第一次来,会从武王伐纣开始给你介绍沿途的土包,成都的司机听见你不讲四川话也会给你说说成都的美食。重庆,南京,则是我所经历的反面教材。重庆的司机除了你一上车的时候问一下你去哪里,剩下的时候就不会再说话,偶尔还会咒骂,重庆山路陡峭,开车不容易,我确实理解,但是抽烟骂街就不好了,当然,一切跟南京比起来,都算不够班。我问了一下,南京司机是自己的车子,也就说是,除了交几百块的管理费,此外并无开销,拉多拉少完全是自愿,按照张五常的自由派理论,这样的市场应该蛮好,但是我猜测实际情况绝非如此,这个司机头上恐怕有很多别的费用,所以压力很大却投诉无门。总之,这事不能说太细,你们懂的。

去南京要看的地方就那么几个,秦淮河、夫子庙、总统府、中山陵、雨花台、玄武湖、大屠杀纪念馆。由于时间有限我只去了夫子庙和秦淮河。秦淮河跟夫子庙实在一起的,秦淮河是历史悠久的,属于那种流连忘返的地方,但是这只是历史记载,中学语文课本早就不选《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了》无论朱自清写的还是俞平伯写的都没有,甚至鲁迅的也不选了,至于林语堂一类则压根没入选过。秦淮河出过所谓“八艳”,里面有柳如是,有陈圆圆,前者是小姐里的气节代表,后者是美女乱天下的实际例证,其他的姐儿们也各有各的好,可惜现在姐们都不在了,剩下的当地姑娘们也不怎么好看,且没有苏州的吴伊软语,都是硬邦邦,说起来好像吵架的南京话,听着费劲。秦淮河绿油油的,上面都是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浮萍,旁边可能有生活污水倾倒进来,水质如何可想而知。至于南京由于我不知的原因,地下水似乎离地面很近,地处洼地且地下水蒸腾而起,不能散开,整个城市都臭乎乎的,我不能肯定这是秦淮河的缘故,但是可以认定,这地方做都城,真的风水不好。

夫子庙门口的黄包车很有趣,但是夫子庙要20块钱才能进去看看,北京的孔庙是自小常去的,也才10块钱,这样一来,南京夫子庙便没有进去。且就我看,南京之斯文,绝不在夫子庙。

晚上,徜徉在新街口,喝了星巴克,看着球,吃一口鸭脖,很惬意的感觉,这才是南京的生活吧。

南京让我惊艳的地方在小处,我在南京大学旁边的路上看见一个5元书店,我随便进去看,竟然发现有《唐六典》,《李渔文集》卖,虽然不是卖5块,但是也很然我诧异。唐六典的纸质版本我在北京只在王府井的商务印书馆见过,清华北大旁边的海淀图书城,第三极一类,里面似乎没有。当然我不能据此就说北京的斯文气氛不如南京,但是南京作为故都的斯文可能就在这里不经意间显示出来。

两天以后,我阔别南京,坐火车去了苏州。

supengcast搬家了

至今日,则supengcast.net已经搬家到了这个新服务器,老服务器则今日内关闭,若想看老服务器的兄弟,还可以去www.supper3000.com看看

这新服务器便不会关,最多不能访问,不能访问,则我也无能为力。

这个新地址,是我的msn spaces,历经多年沉淀,写了很多废话的。以前有两个地点的时候,我常常像有两个女朋友的男人,小心翼翼,怕两边内容重复,风格雷同。

而今则完全不用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便干什么,这样很好。

有闲情逸致的朋友可以随便翻翻我以前的博客,大概从06年起,这个博客开始活跃,在之前,我是不写博客的。

以前的文字有些稚嫩,有些青涩,有些变态,有些诡异,则只是作者当时心态之表露,我当然不能今天一笔勾之,说没有了,这些博客告诉我,我是怎么成长的,虽然成长过程既不野蛮也不壮烈,但是还是有些曲折的,有曲折便有趣味,有兴致的人何妨无聊的时候一读呢。

另外,大概07年底一类的博客,有一些不能访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你变了张生,便能访问了。

文字其实早如一条炮制上好的糖醋鱼,任何骨头要么软化,要么销势,早没有锐利,然而究竟不能访问。这其中的缘由,我实在说不得。

此后我将继续在这里更新博客,想找的一如既往来这里就好,发邮件也可以收到,留言也可以看到。

最后感谢之前一直提供服务器的丁punk,现在提供服务器域名跳转的delphij,以及长期为我域名提供服务和技术职称的gokeeper同学。

没有此三位同学的鼎力支持,则不能有之前的supengcast

另外感谢那些读者,比如大志,没有你们的鼓励,博客也早已消散了。

朴道草堂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在这个喧闹的城市里,这个意境似乎已经很难寻得了,我以前以为这意境的关键在于“心远地自偏”一句,纯是调整自己心态的句子。这周六的时候,很偶然的机会,我去了一处所在,才知道在这个喧闹的城市中央,还有这样幽静的所在。

门面很小。毫不起眼。DSCN1485

然而里面别有洞天,进去之后可以看到一个很好的休息区和一排书架。

DSCN1470 拼接 后面还有进身的小院子

DSCN1478 DSCN1476 DSCN1477

二楼更是别有洞天。

DSCN1475 沿楼梯上去可以看到几个有特色的小包间。

DSCN1480 DSCN1479

这包间很有古代学堂的风韵。

DSCN1484 DSCN1482

这两个包间则各有风味,前者适合小圈子亲密聚会,后者适合老学究热情讨论。

这个好地方就在。

DSCN1489  。

主人的官方博客在这里

历史是这样读的

假设看历史是为了听各种八卦故事,我觉得倒不如去起点看架空历史的小说,历史的要义其实在于理解现在发生的事情,因为这些年来构成历史的人性并无变化。我试举一例说明此类问题,《尚书·无逸》:“相小人,厥父母勤劳稼穑,厥子乃不知稼穑之艰难,乃逸乃谚既诞。否则侮厥父母曰:’昔之人无闻知’。”这是周朝的事情,说有人家的儿子自己不劳动,每天吃喝玩乐,还说老东西知道个屁,这样的败家子,今日叫做啃老。有人说啃老是80后之个别现象,还把问题推到扩招上云云,其实是不读历史的过错。啃老古已有之,至少周朝的时候有。

为了解决历史的读法问题,我开始录制了这个系列段子,范本当然是有的,因为无范本则容易半途而废,但范本也不宜过长,如明朝那些事系列,则因为范本过长,无法坚持下去。这次的范本是钱穆先生的《论中国历代政治之得失》。钱穆的为人和学问,其实已经不必再叙述了,各位随便百度或者谷歌一下,大志就可以知道,总之不是国内百家讲坛的这些“大家”可以比拟的就是。这个系列列举了汉、唐、宋、明、清五代的政治制度,军事国防制度,中央组成、地方政治,税收和土地政策等几个方面的信息。我在录制的时候为了方便大家收听,还加入了一些我的理解。现在放出第一回,序言,欢迎大家收听。

http://www.tudou.com/v/FVEPStovzq8

高效JavaScript编程 1.加载与执行

使用JavaScript开发现在已经是Web开发者的必备技能,无论您是表示层的设计人员,还是自资深开发者,说起JavaScript那都必须驾轻就熟,就好像今天您不用CSS定义页面还用Table您就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一样。您不会用JavaScript,您不玩Ajax您就不好意思说您玩过web开发。

不过JavaScript这玩意玩不好是有大娄子的,常见的问题是一些花里胡哨的网页一开打IE浏览器就死掉,然后cpu使用率百分百,然后三键齐发把进程杀掉,长此以往用户体验十分不好。

为什么JavaScript这东西写不好会出如此问题呢。这就要从JavaScript的一个天然特性,所谓“阻塞”模式说起。所谓“阻塞”模式,说通俗了就是浏览器只有一个进程用来绘制UI和执行脚本,执行了脚本就不能绘制界面,绘制了界面就不能执行脚本。您没事让脚本里面干的事情太多,太麻烦,就容易导致没人绘制界面,于是界面就“阻塞”住了。

话到此处,肯定有人会问,浏览器进程怎么这么2,既然javaScript如此耗费资源,干嘛不先下载所有的UI内容,显示了之后再慢慢在后台下载JavaScript呢?说起来浏览器这么干有个原因,那就是JavaScript可以修改页面显示内容,比如下面这个代码

<html>
<head>
<title>Script Example</title>
</head>
<body>
<p>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document.write("The date is " + (new Date()).toDateString());
</script>
</p>
</body>
</html>

页面加载的时候如果先不执行这个js,那么等页面显示完,什么时候再去写字呢?

所以没办法,浏览器只能老老实实等JavaScript加载完毕,再去看看这些js对html有没有添加修改,最后才去显示所有的页面内容。由此观之,这个js的加载是瓶颈所在。

如何缩短加载时间,提高加载效率呢,下面我们分几篇文章来介绍。

破除迷信,中医与科学

最近由于@tinyfool同学要对博客的缓存插件进行压力测试,于是又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医和科学的讨论、嗯或者说是争论……讨论……好吧我也不知道算是什么。这的确是个G点,一碰就能让许多人兴奋。兄弟我才疏学浅,既不懂科学,也不懂中医,本来不该参与这个话题讨论的,但最近看着其他人围着G点打转,脑子里也产生了不少想法,如果不记下来着实有些浪费脑细胞了。

现在批评中医的主流说法是,中医不是科学,我想说的是,不是科学怎么了,干嘛就非得是科学。现在所谓科学这玩意,不过是西方近代文明的产物,这产物在近代由于西方的船坚炮利而弄到全世界。不过西方近代所输出的,除了科学似乎别无他物,我从没见过一个殖民帝国在科学之外输出民主。所以科学,只是认识自然体系中的一小撮,由于后台硬,现在成了世界主流。这世界上认识论体系纷繁芜杂,科学不过是其中一种选择。

其实现在所谓中医的一切讨论,就像其它讨论一样,核心就是破除“迷信”,何谓迷信呢,我理解就是不想就信,不懂就传,迷信中医的人很多,我每天看着电视上那帮一没执照,二没临床经验,三没理论知识,四没生活常识的大嘴巴说喝绿豆吃茄子也一阵一阵反胃。信他们,就是迷信。因为他们说不清其中原理,好多谬误在于对中医原理的不了解。

中医不是没理论,四部经典区区不才也都看过封面和前言,从内经开始,中医有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但是这套理论到底能不能联系实际,现在我们尚未有足够证据,这是中医不能被信服的原因。跟是否科学无关。

迷信的土壤是我们这最肥沃的地基,多年背诵教育只能让人记忆而不思考,所以今天你看到大量迷信的种子在我们中间。其实不光有迷信中医的,迷信科学的也大有人在。

比如前几年有个大师说,人能用电线传播,这其实是讲量子力学那堆我也不懂的理论,大师给通俗化了一下,结果呢,信的传的最后就成了轮子和法术了。没科学土壤就谈科学,其实是瞎掰。

迷信还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迷信一种编程语言就比另外一种好,比如迷信一个品牌就比另外一个强,比如迷信一个人就比另外一个帅。一切不思考的相信在我们当中根深蒂固,以讹传讹,最终成为众口铄金的典故,当张三说一句话的时候其原因仅只是李四说过,而不是我试过,那么恭喜你,你听见迷信了。

其实迷信也没啥,你不能指望人人都善于思考,甚至不能指望人人都勤于思考,但是你应该鼓励人人都勇于思考,勇于实践,勇于挑战任何固有说法和权威,虽然我们管这种思辨称之为科学的精神,但就我看,这思辨不能科学独美,应该叫做人类的精神,人类的任何认识论体系都是这么产生和发展的,都是在不断挑战中进步的,都是不断在根据现实问题修正的。

最后为了说明,我试举一例来说明问题,我当然不举科学那边的例子,我来说说我拿手的玄学。八字大家肯定都还是知道的,就是出生的年,月,日,时辰的干支来进行您一声的预测,学术名称叫四柱论命。这玩意最早没有8个字,在唐朝以前,只有六个字,就是年,月,日,后来发现重码率太高了,才在唐朝由袁天罡,李虚忠哥俩加上了最后两个字,并修订了整个体系,这修订不是小改而是大改,比如弱化神煞,加入用神,引入格局(类似设计模式),等等。同样的,算卦这事大家也听说过,最早的时候是用蓍草,50根,如何如何(想学的发邮件给我,免费传授),后来汉朝京房觉得这方法不“科学”,也就是他问了几个为什么,并觉得流程复杂,于是出来了后来用三个铜钱摇卦的方式,称之为“六爻”,最早的六爻也只跟易经挂钩,没有五行生克,没有干支,没有神煞,到了宋,邵康杰开始发展之,一方面引入了更简单的周易梅花数,另一方面加入了神煞,同时程朱理学一小撮又给加上了另外的算法。

好了,我不在这宣扬糟粕了,总之你们知道,任何体系都是在思辨中进步的,我们应该鼓励这种思辨,科学并非解释世界的唯一体系就OK了。

最后希望每个读完这篇文章的人都能有点思辨精神,最好能马上反对我的意见,并想出您自己的观点,如果您开始想了,那么恭喜您,您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