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园

天忽然就冷,冷天吃火锅是享受。外面冷,屋里暖和,几个人,抱着炉子吃火锅。谈古论今,不谈国事,媳妇不在的时候聊女人,媳妇在的时候聊足球。

天宁寺桥北的马路边有一个羊蝎子李,就适合这个活动。

完了事一抹嘴奔北,过长安街到官园批发市场转转,顺手还能买个马牌,驴牌的包什么的。

再完后往北,本来想去奇遇花园,全北京的明白人都在这扎堆,后来怕结巴老师拿奖这事弄得这块太热闹了,不凑热闹,奔西扎,去动物园看看。

一晃十几年没去动物园了,动物们都长大了吧。小羊估计已经变涮羊肉了,小老虎现在还不是虎骨酒吧。毕竟北京首善之区不能跟深圳一样。

动物园北门外面有一条半拉死胡同,把车停呢最合适,没贴条的还没有收费的。

北门一进来就是象房,大冷天象门都不知道去那闷得儿蜜了。剩下空牢牢的一片枯黄草场。冰冷的秋雨,洗刷着北方城市,那些流浪的象群们,在想着非洲的家。我从其中经过,不禁悲从中来。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以后大家都吃素吧。

往前是澳洲动物馆,鸵鸟,袋鼠,考拉,什么都有,我头一回见到上货,四个老爷们穿着帆布衣服,雨靴,抬着一个木头箱子,箱子一个人高,两人宽,旁边有大片气孔,拉到圈边上,有一个勇敢的后生打开门,鸵鸟大概觉得箱子里挺好,任凭大伙怎么鼓噪,拍箱子,都不肯出来,最后还得后生伸手进去拉着翅膀,跟提溜插队的号贩子一样,把一人多高的鸵鸟从木头箱子里拎出来,鸵鸟出来也不怯生,晃悠个脖子就四下学麽,忽然激动的奔跑起来,原来是看见苹果了。

看完鸵鸟吃苹果我也饿了,往前走看见一个卖冷饮的,一激动要了一杯热咖啡,所谓热咖啡就是用纸杯开水咖啡粉给你变出一杯热腾腾的饮料来,喝着有苦味,但没有咖啡的香气。

喝完咖啡就去看猫科动物了,看见无数我家妞妞的近亲。黑狐狸白狐狸都特可爱,白狐特媚,用尾巴半挡着脸,摆拍的本事超过美空的兽兽。黑狐特激昂的看着天。动物园的动物见多识广,跟他们对视你会觉得虽然个头下但是它们不胆怯,反倒是好多人不知道怎么摆放手脚,在动物面前弄得自己很凌乱。当然,丢人的岂止凌乱,我一会还细说呢。

看完狐狸吃苹果,我认定这的采购有问题,所有动物都吃苹果,肯定是跟果园有猫腻。

看完狐狸看老虎,孟加拉虎活泼,印度虎跳跃,唯有东北虎懒得理会,我一打听,果然东北虎是老员工,外来的哥几个都是新员工。跟企业里一样,凡是闹腾的,都是远道而来的空降兵。

看老虎还看见一个趣事,我旁边有个戴眼镜的姐姐一直在学老虎,老猫,老鼠叫,轮着来,试图通过这种方法让百兽之王吆喝一声,但是连最见外的孟加拉虎都不愿意予以回应。这个丢人的姐姐就一直在那表现出人类的自大与无知,自大是以为自己能糊弄了老虎,无知是确实不知道老虎到底怎么个叫声。我本来想用手机拍下来,后来被我媳妇劝阻了,我这人心术不好,虽然嘴上不爱说,但是心里老有看人出丑的趣味,所以专喜欢看中超。我媳妇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她严肃的跟我说:“人家没吃药就出来了,你要同情。”

看完老虎就遇到多选题了,可以选择看熊猫,看犀牛,看猴山。熊猫就不看了,谁没照过镜子是的。犀牛也算了,《恋爱的犀牛里》说:“我是强壮的黑犀牛, 我的皮有一寸厚, 最喜欢的地方是烂泥塘, 我那玩意有一尺长。”我当时听了以后就好像林语堂听见韩复渠说话一样,韩复渠说:“兄弟是个大老祖。”,林语堂想,吹什么NB啊。后来我在余晟老师的指导下开始读一些有关科学的书,发现犀牛说自己一尺长是谦逊的说法,正常情况下一般来说有75公分,你们懂的,我自卑了。

猴山挨着犬科动物,俩玻璃笼子隔开了猴子和狼,笼子顶上有一条公路,每天有很多车以不超过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向北奔跑,猴子和狼都是听觉极好的动物,所以他们总不能安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设计真好。

猴子很淡定,对人类的一切挑衅行为,不管是龇牙咧嘴还是上蹿下跳都一致不予理会,狼就不行,头狼绕着笼子边打转,靠近玻璃墙的时候会露出獠牙,表示说“这是我的地盘,买不起房就别住,不许打我的主意。”土鳖,我们买不起房还买不起板砖,别看你有爪和牙,假如张悟本老师说你的舌头能治病,我们马上让你变成哑巴。

这一大圈转完就奔北门返回了,路过孔雀馆,大量觉得自己不够丢人的人围着笼子吓唬孔雀,妄图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让孔雀开屏,我们且不说孔雀就算开屏也对着母孔雀,给你们这帮货看的也就是个屁股眼。就算人家心血来潮打算开一下,您们也应该屏气凝神表示适当的尊敬,开屏是个性活动,不算你们围观你们至少应该保持安静。

过了孔雀馆是狗熊山,每次路过我就想起我参加北京市数学建模竞赛得到三等奖,去拿奖的时候,台上说,一等奖,清华刘海洋同学代表队。我在下面呼应说,来不了了,西城看守所15天。旁边的同学拉我,说你小心点,刘同学来不了,代表队没准还有别人呢,这哥们没准就喜欢泼人。我当时就耸了。

动物园逛完了,据说林志玲走过的时候,大家都看她,只有一个人看大家,这个人就是人类学家。我在动物园除了看动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看人,我觉得人类的糊涂和有趣超过所有在笼子里的,笼子里的那些好多时候表现出来的淡定,安闲,平和,是我罕见的,甚至在如此条件下还能安静的睡觉让我羡慕。我觉得我以后还是当个人类学家,看人类比看动物有趣,这就是我逛动物园的最大感受。

Advertisements

发布者:supeng

peng.su@hotmail.com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