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360和QQ

此篇文章不过是以前一直想写但是没写的,事到如今,无论如何评价,总难不被扣上支持一方的帽子。而支持一方势必等于反对另一方,然后就会被另一方的拥趸喊打。我是个胆小的,不愿意看见喊打,所以一直没有动笔。

关于这两家公司和其间牵扯的很多家公司的历史和恩恩怨怨,我目前可以找到的最系统的介绍性文章是霍炬所写的《流氓的背后是什么》。这篇文章详细介绍了故事的背景,我偶在这里不再赘述,只引用网上几个新闻来作为注脚。

“全国首例故意传播网络病毒案件”被认定为假案,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于兵因为此事而下马。昨天,北京市一中院数罪并罚对于兵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新浪科技的原文出处===

这位于处长就是受了瑞星420万,然后把瑞星竞争对手东方微点副总田亚葵被刑事拘,详细信息请看上文。

中国的公司之间竞争,大体如此。

另外的趣闻还有《删除虫与腾讯》。通过《狗日的腾讯》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大家不喜欢这家公司,周鸿祎说自己是被腾讯逼到墙角不得已还手的话,我觉得一点不突兀。他说的是事实而已,如果他不采取行动,腾讯医生会蚕食它所有的市场,就想腾讯以前做的一样,从来不会收购别人,只会模仿别人然后利用强大客户端推送给用户,并以此占据市场,这招在没有反托拉斯法案的地方是战无不胜的。

但我一点不谴责腾讯,既然没有一个法院会判决我们这么做有问题,那为了股东的利益,我理所当然这么做。企业的目的是逐利啊。不过,“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我的朋友李鑫说“愈发觉得有些公司的成功是建立在臭不要脸和狗屎运上了。”,不要脸是真的,狗屎运是错的。在成王败寇的中国历史中,不要脸从来都是成功者必须的素质,至于失败者,由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中早没了他们的影像。

腾讯并非不可战胜,只需碰到比他更流氓的人,而周鸿祎是不是这个人,我一点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早晚会跳出一个更流氓的人来干掉马化腾,因为那实在没什么了不起,既然游戏规则就是比谁更流氓,那么我们何必担心,在流氓这件事上,总有些天才是无师自通的。

我跟潇爷聊天的时候,说到的道德的作用,我们俩虽然都是都是唯物主义者,但是都认同世上会有“报应”,因为一个人从挑战道德中总能获得甜头,而这个甜头会不自觉的诱使他更向前去,直到有一天他“踩到一块松软的石头,载到河里。”这是对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的一次形象比喻。

精米如martix还会有计算差错,不得已造出zion、以及neo。人类何德何能,怎么不会心生妄想呢?我看唯一的救赎之道,只在“日三省吾神”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