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一个月

来活总是扎堆,抽冷子就来了一堆。三月底四月初连着飞了两趟深圳。接着四月啥事儿没有光待着了,然后五月底六月初连着上海三天,深圳三天,上海两天,上海两天。中间穿插着亦庄一天。另外每个周一周二晚上还得带研究生的课,对了,还做了一次半天的论文答辩工作。

其外当然还的上班,你问我累不累。我觉的这个根本不是问题,该问我喜欢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说不好,感觉开始的时候还能忽悠自己说是为了成就感,后来就只能说是为了钱。现在是最后一场,我其实挺想说要不也别给钱了,只要不让我赔钱,让我放两天假多好。

当然了,这是一种奢望,我还在去机场的地铁上,只能安慰自己说,这一趟之后就能歇歇了。

当然,实际上真来了活儿还是想拉,劳碌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