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伟大的史无前例的一次运动(转一个朋友录的段子)

声音是郝培强老师说的,郝老师是一个英俊的瘦弱青年,未婚,大概10年前的时候。

现在人过而立,依然忧国忧民,虽然不瘦弱了但是还很英俊。

我们俩很聊得来,他还在北京闲云野鹤的时候我们聊过一次,很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他说的时候微微娇喘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

文革会不会再来

这段子中大部分观点我完全同意,李 刚出事以后,我跟我爹聊过史无前例会不会再来,我爹说不会了。我爹哪一代人迷信伟人政治,觉得天不生仲尼万古长于夜。这我很能理解,任何已经退出社会且年轻时没有功成名就的人都会认为,自己遇上了不坏的时代和较强的对手。不坏的时代会让自己不会觉得自己过分运气不好而极度沮丧,较强的对手会让自己为自己的碌碌无为找出合适的借口,不是国军不给力,是共军太给力了。

但是我觉得伟人就是一个名词,谁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干出骇人听闻的事,一个普通的北京的青年,谁能想到一个人一口刀就干翻了六个呢?任何有权力欲望的人都有成为伟人的潜质,他们所缺少的可能只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一次爆发就能把所人带入万劫不复,避免这一问题的核心就是,让所有有权力欲望的人最多只能在家打老婆出气, 别给他们登城一呼的机会,这才是正途。

至于青年人的过激行为,那是在太普通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是解决男女比例问题,让广大男青年有AV看,有妹子牵。君不见高寒地区和男女比率不那么失调的群体这种过激行为都比较少见吗。冷,就不想折腾,贾宝玉绝对不会上街干这个,就算他吃顶了,他也顶多出家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