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

应穆迪数据分析邀请来深圳两天了。上次来还是07年,彼时借道香港而已,浮光掠影匆匆一瞥,只于华侨城有一点印象。

这次来住在会展中心侧,一切感觉不输香港,气候宜人远超北京cbd。

闲暇间见一小友,号称看着我视频教程长大的,现在已经于一公司任cto,成就出色让我汗颜。

想我昏昏噩噩而无大志,无意间却还薄有微名,不愉快哉。

上传晚间照片一张,权表留念。

  

Advertisements

2014年展望

2013年的愿望几乎都没有实现。没有学会做饭,没有陪伴家人,没有出国旅游。去了青岛,西安,武汉,大连,杭州,上海。所有的行程都忙,都赶,都在争分夺秒时不我待。

开始认为自己有一点力量能左右一些事情了,也开始觉的自己终于可以施展自己的力量了。但是心脏和大脑都告诉自己,要悠着点。心脏告警了一次,万幸没有大碍。

都说输不丢人,怕才丢人。现在却理解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的心理成因。就是因为怕未知,怕失去,怕所接触的东西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些。总之,生活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熟悉的情况发展,对不能控制的一切都感觉新奇和捉摸不定。

在过去的一年了,好多朋友移民了。去加拿大的去澳洲的去英国的去德国的。不是移民国家也去争取工作机会,走的时候言下之意就是,不回来了。

另一方面,姑姑,姨夫都从美国回来了。姑姑是看看情况还得回去,估计再回来得是美国公民以后了。姨夫干脆卖掉美国的房子常驻国内了。你说那边更好,我不知道。

新的一年没什么展望,怕写出来的东西实现不了自己寒碜自己。想买辆SUV觉的不闹腾就老了。但是又觉的买了没地方停是个祸害。

一阵阵有辞职的冲动,但是一阵阵的抽醒自己。看看周围的朋友们就明白,真离开了这个平台就真什么都不是了。

我其实喜欢当老师,可惜未必真有全须全尾当老师的机会。没有就这么混着也无所谓。

打算再试试别的东西,人得忙着,得有盼头,得有想法,得折腾,不然就会了无生趣了。

所谓屌丝就是我这个样子

最近总是想买一个小平板。左思右想了很久,看了好多次评测,在选择那种品牌之中犯嘀咕。但是如果真要买,那是一定要过自己给自己定的购物需求审批流程的。
1.这个东西能带来的收益有那些?
2.所带来收益是否有更为节省的替代方案?
买小平板可以用来代替手头的ipad一代,但是其动因,娱乐,则根本不足以说服自己。
其它优点便携,由于必须配合手机才能工作,所以基本上手机可做的事情它才
继续阅读“所谓屌丝就是我这个样子”

2012年个人总结

如果说2011年的个人总结中,我提到自己在这一年中学会了不要投机取巧,不要试图走捷径,不要做无谓的冒险。那么2012年的个人总结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收获的喜悦。
这一年中我试图收获一些内容。
我开始变得谨小慎微一点,并且开始更有责任感了。我宁愿相信自己是因为成长而非单纯的衰老而有此斩获。
现在眼前力所能及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比如一只都说要有一个大进步的英语水平,比如一只打算要做却始终么有坚持的健身计划。比如之前还在坚持现在慢慢彻底不做的阅读计划。
辞旧迎新之际,我给自己确立几个目标。
1.英语还是要把单词都背了,文章都背了的,不背是不行的,几乎可以认定之后还是必然需要靠这个技能吃饭的。
2.跑步和锻炼必须开始了不开始就老了就颓了,别说打篮球,下崽都困难了。
3.爱我太太,爱我家人,爱他们全体,真心真意陪伴他们每一天。
没了。
可能是年底的缘故,我一点事业上的想往都没了。我其实想退休了。

两棵枣树

在我姥姥家的院子里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还有一颗,也是枣树。

其中年长的枣树大概不到300岁的样子,也就是说乾隆爷退位,和中堂被抄家的时候,它就在了。年轻的一颗不到100岁,也就是说大概孙文病逝的时候,它也有了。这两棵树是我姥姥家院子的风水所在,在大院子被割裂的七零八落以后,这两棵树很侥幸的留在了我们的院子里,成为夏天为我们遮阴,秋天为我们输送果实的好朋友。

在姥姥和姥爷在世的时候,枣树是非常茂盛的,每年秋天的某一天,我们院子里的老老少少都要发动起来,上树去摘枣,红色和青色的枣子大概能有好脸盆,姨夫会支上炉子,烤起羊肉串,街坊四邻都会过来一起享受这金秋的丰盛与美好。

往昔不再,姥姥姥爷相继离开以后,枣树也凋零了,稀稀疏疏的长着,不结枣子,院子里的少年们四下去寻梦,老一辈渐渐走完。枣树成了一切美好回忆的标的,逢年过节走到院中看见枣树,我还会想起一切幼时的美好。

如今,两棵枣树也要走到尽头了,枣树开始疯狂的长出各种小枝杈,如扫除苗,完全不能长大就枯萎,继而再长,如此往复,有懂行的说,这是生了疯枣病,无可医了。香饵胡同里好多更古老的枣树也已经这么死了。我们于是绝望了。

后来又有人说,文丞相祠的枣树也生了这样的病,但是被西安林大的教授救活了。但有一份希望,我们很激动。

枣树是古树,政府挂了牌子,是要保护的。给东城区园林局的同志打电话,说“等着”。打市长热线,说“马上办”。第二天园林局的王姓同志打电话来,说,“谁让你们打市长热线了?”很不高兴的样子,仿佛我们打了热线是做错了事,弄的我家长辈都很不好意思,知道您忙,实在是不得已,确实没有别的意思。

天下事了犹未了,难道就真不了了之了?于是求助于微博,很多朋友都帮忙转发,还有朋友从国外远道跑回来转发,第二天,北京青年报的记者就来了,三天以后,青年报报道了疯枣病的事情,还照了一张照片,配了一篇科普文章。再之后,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请林大的老师来了,专门做了专题,介绍疯枣病的各种常识,挂上了四环素吊瓶。枣树被救治了。

目前死活还不知道,因为没有后续,电视节目没有如约而至的播出。我很不好意思,因为在微博上放了话,说会有的。

截至目前,东城区园林局除了说“等着,为什么给市长热线打电话以外。”还没有一个别的态度,我想,他们可能是太忙了吧。

上海散记

来上海两天,对繁华都市做浮光掠影一瞥,匆匆的我,即将离开。

感谢各位好友的盛情和美意,好吃好喝好招待让我很愧领,无以为报,只能自勉,早晚有一天兄弟NB了帮大家解决问题。

住的地方太远是个失败,这个城市比想象的大,领略一个城市之美最好的办法还是地铁,换乘过若干趟之后,我有如下感受

1.人手一个苹果。大屏幕的HTC比比皆是

2.地铁里还有人戴墨镜,很有腔调

3.本埠的中老年妇女也至少穿着精细,在小处体现体面和矜持。

4.年轻人不热闹,甚至情侣也鲜见大喊大叫搂搂抱抱的。

没有近距离接触,只是匆匆一瞥吧。

在常熟路地铁站门口等人的时候由于穿的太郑重表情太严肃相貌太凶恶,所有路过的单身女子都耸起肩膀小跑着路过。高跟鞋在颠簸的路上踩出没有节奏的声音,暧昧的城市黄昏有种奇怪的美。原来,镜子终究没有骗我。

就此别过,再次感谢诸位。

这是一篇测试也是一篇求助

大概在去年的时候,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把博客迁回了国内的新浪,但是还是有40篇博客被设置为私密博客,那意思就是,这些博客我可以自己看,自娱自乐,但是不许公开,虽然我仔细审核过内容,确信既没违禁内容且我手动解禁几篇之后也没见被删除。但是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把一些博文写在这里。另外绑定了www.supper3000.com。supengcast.net依然指向国内。

以上是测试内容,下面是求助内容。

那位知道怎么在wordpress.com里设置博文的rpc接口呢,我确实不喜欢在web上写博客,我的意思是,我想用live-write来写,但是总是告诉我xml-rpc接口关闭。我记得有个打开开关,如果那位好心人知道,请告诉我好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