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360和QQ

此篇文章不过是以前一直想写但是没写的,事到如今,无论如何评价,总难不被扣上支持一方的帽子。而支持一方势必等于反对另一方,然后就会被另一方的拥趸喊打。我是个胆小的,不愿意看见喊打,所以一直没有动笔。

关于这两家公司和其间牵扯的很多家公司的历史和恩恩怨怨,我目前可以找到的最系统的介绍性文章是霍炬所写的《流氓的背后是什么》。这篇文章详细介绍了故事的背景,我偶在这里不再赘述,只引用网上几个新闻来作为注脚。

“全国首例故意传播网络病毒案件”被认定为假案,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于兵因为此事而下马。昨天,北京市一中院数罪并罚对于兵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新浪科技的原文出处===

这位于处长就是受了瑞星420万,然后把瑞星竞争对手东方微点副总田亚葵被刑事拘,详细信息请看上文。

中国的公司之间竞争,大体如此。

另外的趣闻还有《删除虫与腾讯》。通过《狗日的腾讯》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大家不喜欢这家公司,周鸿祎说自己是被腾讯逼到墙角不得已还手的话,我觉得一点不突兀。他说的是事实而已,如果他不采取行动,腾讯医生会蚕食它所有的市场,就想腾讯以前做的一样,从来不会收购别人,只会模仿别人然后利用强大客户端推送给用户,并以此占据市场,这招在没有反托拉斯法案的地方是战无不胜的。

但我一点不谴责腾讯,既然没有一个法院会判决我们这么做有问题,那为了股东的利益,我理所当然这么做。企业的目的是逐利啊。不过,“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我的朋友李鑫说“愈发觉得有些公司的成功是建立在臭不要脸和狗屎运上了。”,不要脸是真的,狗屎运是错的。在成王败寇的中国历史中,不要脸从来都是成功者必须的素质,至于失败者,由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中早没了他们的影像。

腾讯并非不可战胜,只需碰到比他更流氓的人,而周鸿祎是不是这个人,我一点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早晚会跳出一个更流氓的人来干掉马化腾,因为那实在没什么了不起,既然游戏规则就是比谁更流氓,那么我们何必担心,在流氓这件事上,总有些天才是无师自通的。

我跟潇爷聊天的时候,说到的道德的作用,我们俩虽然都是都是唯物主义者,但是都认同世上会有“报应”,因为一个人从挑战道德中总能获得甜头,而这个甜头会不自觉的诱使他更向前去,直到有一天他“踩到一块松软的石头,载到河里。”这是对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的一次形象比喻。

精米如martix还会有计算差错,不得已造出zion、以及neo。人类何德何能,怎么不会心生妄想呢?我看唯一的救赎之道,只在“日三省吾神”罢。

Advertisements

关于伟大的史无前例的一次运动(转一个朋友录的段子)

声音是郝培强老师说的,郝老师是一个英俊的瘦弱青年,未婚,大概10年前的时候。

现在人过而立,依然忧国忧民,虽然不瘦弱了但是还很英俊。

我们俩很聊得来,他还在北京闲云野鹤的时候我们聊过一次,很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他说的时候微微娇喘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

文革会不会再来

这段子中大部分观点我完全同意,李 刚出事以后,我跟我爹聊过史无前例会不会再来,我爹说不会了。我爹哪一代人迷信伟人政治,觉得天不生仲尼万古长于夜。这我很能理解,任何已经退出社会且年轻时没有功成名就的人都会认为,自己遇上了不坏的时代和较强的对手。不坏的时代会让自己不会觉得自己过分运气不好而极度沮丧,较强的对手会让自己为自己的碌碌无为找出合适的借口,不是国军不给力,是共军太给力了。

但是我觉得伟人就是一个名词,谁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干出骇人听闻的事,一个普通的北京的青年,谁能想到一个人一口刀就干翻了六个呢?任何有权力欲望的人都有成为伟人的潜质,他们所缺少的可能只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一次爆发就能把所人带入万劫不复,避免这一问题的核心就是,让所有有权力欲望的人最多只能在家打老婆出气, 别给他们登城一呼的机会,这才是正途。

至于青年人的过激行为,那是在太普通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是解决男女比例问题,让广大男青年有AV看,有妹子牵。君不见高寒地区和男女比率不那么失调的群体这种过激行为都比较少见吗。冷,就不想折腾,贾宝玉绝对不会上街干这个,就算他吃顶了,他也顶多出家而已,

动物园

天忽然就冷,冷天吃火锅是享受。外面冷,屋里暖和,几个人,抱着炉子吃火锅。谈古论今,不谈国事,媳妇不在的时候聊女人,媳妇在的时候聊足球。

天宁寺桥北的马路边有一个羊蝎子李,就适合这个活动。

完了事一抹嘴奔北,过长安街到官园批发市场转转,顺手还能买个马牌,驴牌的包什么的。

再完后往北,本来想去奇遇花园,全北京的明白人都在这扎堆,后来怕结巴老师拿奖这事弄得这块太热闹了,不凑热闹,奔西扎,去动物园看看。

一晃十几年没去动物园了,动物们都长大了吧。小羊估计已经变涮羊肉了,小老虎现在还不是虎骨酒吧。毕竟北京首善之区不能跟深圳一样。

动物园北门外面有一条半拉死胡同,把车停呢最合适,没贴条的还没有收费的。

北门一进来就是象房,大冷天象门都不知道去那闷得儿蜜了。剩下空牢牢的一片枯黄草场。冰冷的秋雨,洗刷着北方城市,那些流浪的象群们,在想着非洲的家。我从其中经过,不禁悲从中来。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以后大家都吃素吧。

往前是澳洲动物馆,鸵鸟,袋鼠,考拉,什么都有,我头一回见到上货,四个老爷们穿着帆布衣服,雨靴,抬着一个木头箱子,箱子一个人高,两人宽,旁边有大片气孔,拉到圈边上,有一个勇敢的后生打开门,鸵鸟大概觉得箱子里挺好,任凭大伙怎么鼓噪,拍箱子,都不肯出来,最后还得后生伸手进去拉着翅膀,跟提溜插队的号贩子一样,把一人多高的鸵鸟从木头箱子里拎出来,鸵鸟出来也不怯生,晃悠个脖子就四下学麽,忽然激动的奔跑起来,原来是看见苹果了。

看完鸵鸟吃苹果我也饿了,往前走看见一个卖冷饮的,一激动要了一杯热咖啡,所谓热咖啡就是用纸杯开水咖啡粉给你变出一杯热腾腾的饮料来,喝着有苦味,但没有咖啡的香气。

喝完咖啡就去看猫科动物了,看见无数我家妞妞的近亲。黑狐狸白狐狸都特可爱,白狐特媚,用尾巴半挡着脸,摆拍的本事超过美空的兽兽。黑狐特激昂的看着天。动物园的动物见多识广,跟他们对视你会觉得虽然个头下但是它们不胆怯,反倒是好多人不知道怎么摆放手脚,在动物面前弄得自己很凌乱。当然,丢人的岂止凌乱,我一会还细说呢。

看完狐狸吃苹果,我认定这的采购有问题,所有动物都吃苹果,肯定是跟果园有猫腻。

看完狐狸看老虎,孟加拉虎活泼,印度虎跳跃,唯有东北虎懒得理会,我一打听,果然东北虎是老员工,外来的哥几个都是新员工。跟企业里一样,凡是闹腾的,都是远道而来的空降兵。

看老虎还看见一个趣事,我旁边有个戴眼镜的姐姐一直在学老虎,老猫,老鼠叫,轮着来,试图通过这种方法让百兽之王吆喝一声,但是连最见外的孟加拉虎都不愿意予以回应。这个丢人的姐姐就一直在那表现出人类的自大与无知,自大是以为自己能糊弄了老虎,无知是确实不知道老虎到底怎么个叫声。我本来想用手机拍下来,后来被我媳妇劝阻了,我这人心术不好,虽然嘴上不爱说,但是心里老有看人出丑的趣味,所以专喜欢看中超。我媳妇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她严肃的跟我说:“人家没吃药就出来了,你要同情。”

看完老虎就遇到多选题了,可以选择看熊猫,看犀牛,看猴山。熊猫就不看了,谁没照过镜子是的。犀牛也算了,《恋爱的犀牛里》说:“我是强壮的黑犀牛, 我的皮有一寸厚, 最喜欢的地方是烂泥塘, 我那玩意有一尺长。”我当时听了以后就好像林语堂听见韩复渠说话一样,韩复渠说:“兄弟是个大老祖。”,林语堂想,吹什么NB啊。后来我在余晟老师的指导下开始读一些有关科学的书,发现犀牛说自己一尺长是谦逊的说法,正常情况下一般来说有75公分,你们懂的,我自卑了。

猴山挨着犬科动物,俩玻璃笼子隔开了猴子和狼,笼子顶上有一条公路,每天有很多车以不超过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向北奔跑,猴子和狼都是听觉极好的动物,所以他们总不能安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设计真好。

猴子很淡定,对人类的一切挑衅行为,不管是龇牙咧嘴还是上蹿下跳都一致不予理会,狼就不行,头狼绕着笼子边打转,靠近玻璃墙的时候会露出獠牙,表示说“这是我的地盘,买不起房就别住,不许打我的主意。”土鳖,我们买不起房还买不起板砖,别看你有爪和牙,假如张悟本老师说你的舌头能治病,我们马上让你变成哑巴。

这一大圈转完就奔北门返回了,路过孔雀馆,大量觉得自己不够丢人的人围着笼子吓唬孔雀,妄图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让孔雀开屏,我们且不说孔雀就算开屏也对着母孔雀,给你们这帮货看的也就是个屁股眼。就算人家心血来潮打算开一下,您们也应该屏气凝神表示适当的尊敬,开屏是个性活动,不算你们围观你们至少应该保持安静。

过了孔雀馆是狗熊山,每次路过我就想起我参加北京市数学建模竞赛得到三等奖,去拿奖的时候,台上说,一等奖,清华刘海洋同学代表队。我在下面呼应说,来不了了,西城看守所15天。旁边的同学拉我,说你小心点,刘同学来不了,代表队没准还有别人呢,这哥们没准就喜欢泼人。我当时就耸了。

动物园逛完了,据说林志玲走过的时候,大家都看她,只有一个人看大家,这个人就是人类学家。我在动物园除了看动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看人,我觉得人类的糊涂和有趣超过所有在笼子里的,笼子里的那些好多时候表现出来的淡定,安闲,平和,是我罕见的,甚至在如此条件下还能安静的睡觉让我羡慕。我觉得我以后还是当个人类学家,看人类比看动物有趣,这就是我逛动物园的最大感受。

程序员职场第一课 读后感

这是一本写给广大程序员和非程序员的图书,适合所有初入职场和未入职场的朋友阅读。

这是我的朋友张大志leo同学的第2本关于职场的辅导类书籍,作者是资深人力资源专家,有丰富的人力资源经验,在多年的职场生涯中善于观察勤于思考勇于归纳不断创新,现在以多年之厚积而勃发,为广大读者朋友指一条明路。这是难得的好机会。

leo还在课程之外提供了广大的丰富的视频支持。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观后

题目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内容跟电影关系有限。

电影说的是著名的神坛狄仁杰老师大破阴谋颠覆武瞾政权的以沙陀为首的反革命集团的案子。一句话说完,没有神鬼(否则不能通过审查),梁家辉是幕后首脑。李冰冰中途死了。

说起狄仁杰探案这个老故事,可能知道的人很多,但是历史上的狄阁老大概是什么样子,其实了解的人有限。

首先说,历史上的狄阁老我估计是长的像华哥的,当然不是刘德华而是梁冠华,且不说唐朝的时候以胖为美,刘德华这个小瘦身子板拿不到offer的。另外就是一直到清朝,我国标准的英俊脸都是我这样的国字脸,而小尖脸一向都是男宠,优伶的专利,上台面的人要不是一张国字脸,那基本上您的仕途也就在秀才以后结束了。

历史上的狄阁老在武朝开始的时候吃过官司,是否谋逆不清楚,因武朝开始的时候,皇位不稳,李唐的遗老遗少拼命复辟,武瞾就只能使用白色恐怖来进行统治,所以周兴,来俊臣这种变态狂就很得烟抽,后来徐敬业造反失败以后似乎李唐王朝嚣张的气焰稍微下落,而天下在武瞾的治理下井井有条,历史上篡政的女皇帝其实不少。从吕雉开始到慈禧老佛爷结束,但是除了武瞾以为的家伙也就是吃喝玩乐养面首还凑副,既没有政治能力也没有政治技巧,除了广泛的权力欲望和一副小肚鸡肠以外,几乎毫无建树。武瞾是个有野心也有政治能力的人,另外还勤勉,这样就必然会有贞观之治。

后来的读书人攻击武瞾都是从私德上下手,老说武瞾私生活如何不堪,丝毫不管继位的玄宗李隆基睡了自己的儿媳。连后唐书这种半置信史都说武瞾“坐如扣瓦,立可容拳”,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还纳闷,这嘴赶上茱莉亚罗伯茨了,后来发现说的不是嘴,真是罪过。

武朝谋逆的案子很多,耸动的案子尤其此起彼伏,其中一半是李唐后人暗杀武朝命官,另一半是武朝密探干掉终于李唐的贵族,每次杀戮都毫不留手,弄得活着的几个太子天天心惊肉跳,以泪洗面。

狄阁老是个润滑剂,他老人家执政以后在很大程度上平息了这种纷争,我当然不认识他是像电影里一样通过救了武瞾一命来实现这个计划的,但是我猜测他应该拿住了武瞾某种短处,迫使其就范。狄仁杰还推举了十位“正人”,如桓彦范、敬晖、窦怀贞、姚崇之类,这些正人一边熄诉事,宁纠纷,一边抢班夺权,最后逼迫武瞾退位。虽然武瞾退位的时候狄阁老已经逝世,但是我们可以认为,武瞾退位的总策划是狄阁老。整个工作狄阁老做得既隐秘又精巧,很像一个了不起的侦探。

狄阁老的探案故事是从清朝话本小说开始的,清朝说书的话本小说里有一个“狄公案”,但是小说基本是司法黑暗的写照,里面的狄阁老没事就会在晚上碰到鬼怪显灵,然后根据这些鬼怪给出的暗示去抓人来刑求,五成以上的时候,被打的人完全是清白的,但是打了白打,没有政府赔偿,连赔礼道歉都没有。这故事让我看的一阵一阵发冷,幸亏我们现在法制昌明,不但不会刑求犯罪嫌疑人,即使是黑恶势力的要犯,我们也会被指定辩护律师,并允许律师在没有监视的情况下与犯罪嫌疑人进行对话,比如这次重庆打黑就打的很好,既体现了司法的清明,又打击了黑恶势力。

后来有个荷兰人高罗佩,在中国没饭辙就开始写小说,他根据自己的理解写了大段狄仁杰探案故事。这些故事里的狄仁杰机智果敢,凭逻辑断案,靠证据抓人,几乎不刑求什么人。死的都是最有应得,活着的即使有罪,如果事出有因,狄仁杰也会网开一面。书里的妇女也不都是丈夫的附庸,不但应答体面得体,且行为好不扭捏。整本书如果把名字换成亨利,彼得,就能立刻看出是西方小说。

不过正是因为这种反差,这部小说在中西方都大卖,我很推荐大家有空的时候找来看看。我自己觉得比东野圭物一类不差,直追阿加莎克里斯蒂。

三十而立

我28岁过生日的时候,有个朋友送了我一首歌,是小柯的《藤》,当时我听得很感动。“卖力的生长啊,参天还很远呢”。

今天过生日,又有朋友送我一首歌,是周云蓬的《杜甫三章》

最喜欢的其实是里面的《赠卫八处士》

人生不相见, 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 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 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 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 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 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 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 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 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 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 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 世事两茫茫。

有人说也许要50岁的时候再听才比较合适,最近的一些事情让我感觉比较累,也许我的心态老了。

http://www.xiami.com/widget/324870_1769748056/singlePlayer.swf

近日趣闻

最近生病了,劳大家挂念,我大概咳嗽了三周,现在也没完全好,只是不发烧了,据说列宁同志在1919之所以能不咳嗽是从阿莫斯特丹带回了灵丹妙药,我没有亲戚在荷兰,所以只有吃天津制药六厂的请咽滴丸,这个药是个标准的顶药,顶药是江湖行话,意思是吃着管用,不吃不管用的那种药,我吃顶药的时候,立刻就不咳嗽,不吃的时候还是不好。我老恩师喻振宇老剑客说,“医不治己”,所以我只能扛着。

说点最近的趣闻吧,头一条,有个北大的兄弟拿到了MIT的全奖,然后出家了。这件事引起轩然大波,好多人都讨论,一个人学问到了这个程度,怎么会信这种东西。问这个问题的人,我只能稍微嘲笑一下你们,你们懂个P,佛法这玩意你们以为就是做法消业上蹿下跳呢?佛法,那是吃饱了没事姑娘玩腻味的人玩的高级智力游戏。纯粹的佛学是高级哲学把戏,在脑子里构造好多世界,比盗梦空间复杂一百倍。就你们这想象力,还是别跟着掺和了。数学家,物理学家,搞到最后都是哲学家,然后就是玄学家,这是智力优胜者的必然发展规律。但是这事我还是要批评这个小同学,出家这好事谁不想啊,问题是你好歹还有点社会责任呢,你爹你妈养你这么大,不求你回报养育之恩好歹回报养育经费吧,我们不能把亲情过分庸俗化,但是就为了自己爽毫无责任感的跑去出家,跟睡了姑娘跑路的骗子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法理上,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信念一点错没有,感情上,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信念抛家舍业是没有社会责任感的标志,我在这一层面上鄙视您。

第二件事就很无聊,有个女画家的男经济学家老公在离婚过程中和文艺女青年睡觉被堵被窝了。女画家在微博上首先发难,男经济学家在微博上见招拆招。这帮臭不要脸的就欠让绿坝娘把你们都和谐了,别说微博是开放博客,千百万未成年人天天看着呢,就说成年的,心智健全头脑清楚是非明确的有几个?原来我们100个人站一排,是非对错整齐划一,现在我们100个人站一排,是非对错全没一个准,诗书典则,礼仪人伦,早就灰飞烟灭了。明显的勾搭小三还都拿着不是当理说,家丑不可外扬,也早九霄云外了。离婚是个糟糕而无奈的选择,本来是俩人的痛苦,非得弄成全国人民的笑柄,这就是屈原精神啊。

====下面就是政治类的,不喜欢看的兄弟们收了吧。====

好多人嘲笑菲律宾警察废物,什么人家站车门怎么不开枪。这是一笑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懂不?现在假设这么一种情况,在我国有一位曾经的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一位光荣的刑警,一位久经考验的人民卫士,被奸人所害,为了自证清白,不得已劫持了一辆旅游大巴车,车上有聒噪的美国人,自大的韩国人,萎缩的日本人,傲慢的法国人若干。现在面对一边是曾经的战友,尊敬的领导,和蔼的同事,少年时的偶像,一边是外地来此霍霍的外国大款,您选择保护谁?结果显而易见吧。菲律宾人也这么想的。所以就这结局了。要我说抗议完了国家旅游局跟所有旅行社说,去菲律宾的团一律取消,三年不推荐任何人去菲律宾旅游,公费自费都不让去,看看谁求谁。

先说这三个八卦,其实不是为了说故事,主要是告诉大家一声,我还活着,谢谢大家挂念。

七夕寄语

最近感冒,后转咳嗽,严重影响说话。

昨天是七夕,很多人不明就里,欢天喜地。其实七夕说穿个是个悲剧。所谓七夕者,就是一起死而已,你看一加七加夕刚好是个死字。

两个有感情的青年人不能解决社会问题,于是携手赴死。这其中没有胭脂扣里面的十三少一类苟且偷生之辈,死对他俩是个解脱。

据说过了奈何桥就不奈何妄想了。据说喝了孟婆汤就再也没烦恼了。

《星球大战》里奥比旺对黑勋爵说“孙子,我劈你丫一剑,你丫就化为血水,你丫劈爷一剑,爷就更强大了。”后来黑勋爵劈了,奥比旺挂了。之后奥比旺蛊惑黑勋爵的儿子反水老爸,黑勋爵临死的时候跟卢克说:“我是你爸爸啊。”卢克想,你丫打不过还充大辈,活该死去。

据说俞敏洪老师最拿手的段落就是“你们要做大树,别做小草,活着给人乘凉,死了供人取暖。”要我说,你们在天就做牛郎织女,在地就做屈原。明明是自己的倒霉事,后来人还能看哈哈笑。

他们说七夕是为了纪念爱情,还说爱情不朽,我想这个不朽上面的灰得有一哈厚吧。

世界上各民族都有反智的英雄,你不懂的话,就看阿甘正传好了。想活的开心很简单,彻底弱智就对了。

精神病人思想活,弱智儿童乐趣多。

各位奋战在技术一线的思想活门,活跃在大街小巷出双入对的乐趣多门。节日快乐。

停车

北京城停车是难的,原因是车多人更多,限行以后好了,好多人家为了出行方便,都买了俩车,于是,总有一辆车要停着。

我原对这事没什么感触,现在开车了,麻烦就多起来。我家跟鼓楼东街,这块地方原不算风水宝地,跟南城一样,本来只是破破烂烂的房子,老百姓也都盼着拆迁。后来不知怎么,东城区由于不能发展工业,也不好弄商业,就只能弄出些文化产业,于是,本来安静的鼓楼东大街,后海沿岸,就变得乱七八糟起来。最明显的影响就是没地停车了。

我家的胡同里原来是可以停车的,且来逛街的男女一般都不敢把车随便开进来,因为不知底细,怕出不去。后来中央戏剧学院也扩招,于是就把宿舍弄到我们这胡同里,这就开始热闹了。

居民的车没地方放,就必会和社会车辆发生纠纷,虽然都是国家的地面,但是常驻的人理所当然就该比外来的多享用车位,毕竟,这是我们家门口。

区政府英明,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提出在东城区各个胡同弄些停车场,初衷是大好事,问题是下面总有歪嘴和尚念经,当年王荆公搞的青苗就很好,结果被念歪了,一败涂地。张居正公的一条鞭也很好,结果让小的给念歪了,于是大明朝完蛋。现在的问题是,劈了停车场,本地居民怎么收费,外来的怎么收费,谁收这费,收的费都干嘛了?就这么几件事,没有说的明白的。因为明白了,就不能上下其手,大体上明初的时候,朱洪武让每人备一份《大诰》,就是怕老百姓弄不明白法律条文,被忽悠了。

在区委精神的感召下,我家门口被收废品的无偿使用了好多年的荒地总算弄成了停车场,当然,收废品的也许不是无偿使用,但是至少他们没跟区委交钱,每天弄一堆恶臭的玩意,没事还往纸板上浇水,在炎热之夏天弄出海滨鱼虾的味道来,这本事,真不是吹的。

现在好了,终于有了停车场,本来以为问题会解决,没想到问题更多了。首先是开始的时候不收费,本地居民都停这了,甚至有抓紧时间买辆比亚迪f0的,停车不要钱了,买车就都有动力了。接着是来了一个三德子式的人物,开始收费,还立了一个不知道那来的杆子,本地居民就都不停了,胡同里照样七扭八歪的停着车,停车场空空如也。再然后,停车的收费牌子不知道被那位鲁智深倒拔了起来,躺在地上。再然后外面大街上的车倒是开始往胡同里停,因为毕竟比起外面200块一个条,这里停车还是便宜。最后,这玩意开成了买卖,胡同里更拥挤了,每个胡同的居民都在骂娘,开始有人在晚上偷偷溜达进去划车。毕竟,这是我们的地盘,外来的车跑进窄小的胡同,给不知道那路神仙带来了实惠,但是胡同更挤了。

这事现在不了了之,我回家的时候都把车停在交东大街的小区里,那挨着公安局,没人贴条,但是早上必须早走,否则耽误了警察同志上班特不合适。

最后给大家支个招,据说开进小区的话,需要找到里面一个人,这种事一般都不好办,中国的姓里面,据说黄,王,汪谐音,您进去之前就喊,老王,稍微含糊点,于是老黄,老王,老汪都能应承。当然,您要是实在运气不好,我教您一个绝的,您就喊"SB",凡中国人多的地方,您喊这个,肯定有人回头,还会有人跟您急,说,你丫干嘛骂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