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入门讲座系列一

自从自封国学大师以来,一直都打算写点什么东西,一来是通过发表点东西巩固一下自己的地位,二来也是通过发表点文字来锻炼一下自己的文字能力。下面就开始了,好,您请鼓掌,不好就请多包含了。
既然是入门介绍,理应从儒家经典开始,但是无论《论语》,《孟子》《中庸》《大学》,但是这些我一概不想讲,因为这四门功课,讲过的牛人太多了。既然无法超越前人,甚至不能望其项背,那何必自讨没趣呢。所以我打算另辟蹊径,讲点所谓的使用主义作品。从纵横家的《鬼谷子》讲起。
战国时从事外交游说活动的谋略家称为纵横家。《朝非子》说:“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他们朝秦暮楚,事无定主,反复无常,设第划谋多从主观的政治要求出发。合纵派的主要代表是苏秦,连横派的主要代表是张仪。这帮人,手无缚鸡之力,只靠一张嘴,就能封王拜相,说到底还是纵横家这套独特的“心法”,有特别的说服力。在当今这个说大于做的时代,仔细研究纵横家的思想,无疑对我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今天介绍的是纵横家基本著作《鬼谷子》十三篇中的第一篇捭阖(捭:〔音bai3〕阖:〔音he2〕)捭阖就是开合的意思,简单的说,开代表开放,代表阳,合代表关闭,代表阴。通过采取阴阳两种态度,我们可以在谈话中获得有利的地位。
奥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之先,观阴阳之开阖以名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故圣人之在天下也,自古及今,其道一也。
开篇先把阴阳开合这个道理和圣人连接在一起,这是中国古文的套话,因为儒家的盲目崇古心理,所有流传后世的文章都需要用这个话作为开头的套头,其实时至今日,各种经济类评论,社会评论依然有引用名人名言作为开头的“好习惯”,所以当大家写文章不知从何下笔的时候,可以从容不迫的说“XXXXX”某某如是说。
变化无穷,各有所归,或阴或阳,或柔或刚,或开或闭,或驰或张。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审察其所先后,度权量能,校其伎巧短长。
这段话的中心就是,在说话的时候要审时度势,要根据情况选择策略和方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古代朴素的辩证法,这种辩正法的核心就是,好像一直在变,其实一直都没有变,变的是方法,态度,不变的是目的。我常常看到很多从国外回来的“笨蛋”,做着有一说一的事情,很奇怪,外国的沟通技巧也同样提到了因势利导,这些人为什么没学的机灵点,总以为一口地道的london腔就能解决问题。
夫贤、不肖;智、愚;勇、怯;仁、义;有差。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
这里说的是,首先要根据人的性格进行分类,并调查,这跟外国的HR手册差不多,也是把人按照性格分类,我觉得这种分类是很有道理的,因为人是群居动物,就算你有个性,在某一个群里,你也难免要沾染上这个群的习气,而这种习气无疑会影响你的思维方式,从而最终影响你的行动。这里列举的分类标准有,好人,坏人,聪明人,笨蛋,勇敢的,胆小的,仁慈的,义气的。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国的分类法更强调“存乎一心”,也就是说,上面并没有把你需要分析的所有人物性格都列出来,而只是给了一些例子,并且这些例子中的两种性格都是对应的,可能有人会质疑仁和义的对应,其实很容易理解,水浒的好汉各个义气但是那个仁了。义意味着要舍身,连自己都舍得的人那个会在乎别人,所以义的人仁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所以说一个人要是做到“仁义”,那百分白是伪君子,这么冲突的两件事情在他老兄身上就统一了,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至于对待不同性格的人,可以采用的方法是,鼓励他,批评他,升迁他,辞退他,使他富有或者使他贫贱总是,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根据他的弱点来加以控制。这个其实很容易理解,大家借钱的时候,是不是都会找仗义的人借呢。
审定有无,与其虚实,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微排其言而捭反之,以求其实,贵得其指。阖而捭之,以求其利。或开而示之,或阖而闭之。开而示之者,同其情也。阖而闭之者,异其诚也。可与不可,审明其计谋,以原其同异。离合有守,先从其志。即欲捭之,贵周;即欲阖之,贵密。周密之贵微,而与道相追。
这段就是具体操作的策略了,根据一个人喜好,可以看出他的志向,这个真是半点不假,外国的HR手册上也是根据这个把人分为奋斗性,享乐型,安全型等等。古代那些想要韬晦的高级将领,更是各个声色犬马,表现的胸无大志,以求在政治斗争中活命。
如果想知道一个人的真实思路,不要顺应他的话,故意逆他的话来讲,他为了和你争辩自然会拿出更多论据,这时候,他的意思就自然暴露了。一件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情况,却故意不说,要听听他的描述,通过他的描述和你所知道的情况的不同,来判断他的立场,其实所谓立场,只是他的利益之所在。
有时候需要我们多说,多说的时候是已经了解了对方的立场,我们要变现的和对方的立场一致,或者说在感情上和对方拉紧关系,少说的时候,是我们已经知道了情况,要看看他对待我们是否诚实,是否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了,今天就写这么多,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