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那点事

最近有一个八卦,说某招聘网站一天之内下午来了两封信,

第一封邮件宣布,CTO余用彤、副总裁罗义华及技术总监张春日等3名高管被开除,CFO郭建民因个人原因离职;

第二封邮件则宣布,开除CEO赵鹏、COO雷卫明等4名高管。

据悉,第一封“开除信”系CEO赵鹏授权CEO办公室发出,第二封系技术部转发,已经投资方麦格理银行两名董事授权。两小时内, CEO、 CTO分别发出邮件“炒”掉对方,这一“闹剧”不仅令智联招聘内部人员一头雾水,也令外界倍感意外。同时,由于投资方上周五闻讯后即展开斡旋会议,本次调整涉及的高管均有出席,因此尚难确定这两封邮件是否会最终生效。

之后赵鹏同学写了一篇催人泪下,感人肺腑,沁人心脾的“”。

上大学的时候,我跟一个外校的哥们去过他们学校的学生会,里面的学生会干部们各个官派十足,不但会上一本正经,会下也像模像样,饭桌上不但会有干事指派下级喝酒,还有下级三三两两跑上来敬酒,饭后小会,干事还指点江山,说某某我是信的过的,他是我的人,某某就可疑,可能是某某派到我这的卧底。我当时没憋着乐,就假装咳嗽出去了。

后来我看了一个叫做《长安门》的纪录片,说的是90年前的一件事,里面有个结巴刘老师,刘老师说他从国外回来,碰见北京的学生,学生跟他说,刘老师,我们在这里部署多少多少人,在哪里部署多少多少人,在这边打个埋伏。刘老师说,他当时就有进了电影南征北战的感觉,然后很懊悔自己怎么从国外回来跟这些人搞到了一起。

我跟@tinyfool老师聊过一次天,说到民主什么的,郝同志说,民主至少有一宗好,就是不会下死手,一波交出权力就算完事,少有灭门血案。我对这观点不好完全赞同,因为我觉得这需要双方都理智,或者至少成熟。

用男女作风问题搞臭别人是常用手段,之后被人反扑也是常见的情况,但是写一封催人尿下的信就不常见了,信里还说有黑西服带耳机的人出现,好像人身也不安全,我差点以为对方是找了火云邪神来搞暗杀呢。您多大买卖,值当一条人命了?连续亏了9年的买卖,就为了一个月的盈利弄到鱼死网破了?搞网络这帮人真有passion啊,这么折腾都不腻味,怪不得每年自驾死的,爬山丢的搞网络的居多呢。

这事是一乐,说话的办事的都把自己当成大人物了,很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劲头,说句寒碜人的话,您一年多少利税?您配吗?

最后要说明一点的是文章中长安门什么的都没有所指,刘老师也是杜撰的姓名,跟某晓波没有一毛钱关系,大家千万不要联想。

另外,关于这种小事装模作样的文章,马伯庸有一篇特好的,我这就不转了,善用搜索吧大家。

Advertisements

唐博士坏事和字幕组翻译国外大学公开课

标题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真的吗?

最近唐博士被方舟子抓了现行,唐博士似乎曾经被称作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文凭是子虚乌有的,而唐博士的博士文凭有是一西太平洋大学所发,这所大学似乎是个没有名分的野鸡大学。

由于唐博士一贯高调,所以这次出此纰漏招致各种批评之策,唐博士又一次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

网友迅速分化为两派,一派认为唐博士已经用实际工作能力证明了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博士”,不需要用学历遮羞,所以攻击他的方舟子属于哗众取宠。(我不能理解这所以的由来,但又不好驳斥,所以在这里引用这个所以)。持这一派的兄弟多半和兄弟我一样,没有一个好大学的好学历,有想有所斩获,于是自然不愿意在抬高学历价值贬低自己了。

另一派认为唐博士此举是人品问题,小事说谎大事无信,盛大上市招股书都涉嫌作假等等。持这一派的各种人士都有,有纯天真可爱的小朋友,有一关逻辑清楚思维缜密的正义侠,也有如兄弟我这样对唐骏羡慕嫉妒恨的打工族,内心对唐博士有宾利开很羡慕。

我自己的观点是这样,在公开场合我说起来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内容大概为“唐骏这种行为是最为无耻的欺诈行为,是人性中最坏的行为,欺世盗名行为的助长,不但是对社会风气的挑衅,也是对一切勤劳勇敢质朴善良的人民的蔑视,更是对传媒公信力的讽刺,通过唐骏这个事情,我们不要,不要,不要,要,要,要。”

私下里,我会暗自同情唐骏,设想一下你也是一个草根,在中国这个考试大国里摸爬滚打,几十年没有混到状元及第,本来状元及第在当前社会什么也说明不了,清朝可以做庶吉士,明朝能进太学,现在毕业连分配都不包,你及第有个屁用。但是我国一贯以学历来评价人的大前提不能改,唐博士不得已撒了几个小谎,没想到媒体的朋友每天推波助澜,于是不得不撒更多慌,另外这些谎看着也不像是认真撒的,完全像开玩笑,我万没想到一个大学生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会真的相信唐博士发明了什么吸管,卡拉ok机。就好像我不能想象另外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样,比如买人家芯片打磨上面的商标说是自己的创造,拜托中关村的小商贩都不好意思这么干了,另外芯片商标你能打磨,编译器你自己能写吗?难道用逆向工程去了人家编译器的logo就算是你创造的了?果然是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其实唐博士的问题还侧面说明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国的大学教育情况,唐博士之流干嘛非得弄个外国大学博士,以唐博士的学识跟北邮混一博士混不下来?我不信。

说到底,国内的博士可能没那么吃香,甚至可能没国外野鸡大学的假博士吃得开,这才是真正可担忧的问题。

大学这玩意的用意有很多,最早的意义是给国家培养政府工作人员,这些人有个名字,是为“干部”,这一制度沿袭自古代。后来扩招了,结果你们也知道了。大学都教什么这就是问题,本来我们觉得大学教的还不错,结果最近美国大学那些免费课程的视频不小心被汉化字幕组盯上了,这帮人开始汉化什么金融学,博弈论,心理学等等内容。一比较高下立见,看起来咱们这似乎也就在文学修辞和历史方面可能能稍微讲的好一点。当然还不能讲成袁腾飞那样,否则还真不好一直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