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伟大的史无前例的一次运动(转一个朋友录的段子)

声音是郝培强老师说的,郝老师是一个英俊的瘦弱青年,未婚,大概10年前的时候。

现在人过而立,依然忧国忧民,虽然不瘦弱了但是还很英俊。

我们俩很聊得来,他还在北京闲云野鹤的时候我们聊过一次,很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他说的时候微微娇喘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

文革会不会再来

这段子中大部分观点我完全同意,李 刚出事以后,我跟我爹聊过史无前例会不会再来,我爹说不会了。我爹哪一代人迷信伟人政治,觉得天不生仲尼万古长于夜。这我很能理解,任何已经退出社会且年轻时没有功成名就的人都会认为,自己遇上了不坏的时代和较强的对手。不坏的时代会让自己不会觉得自己过分运气不好而极度沮丧,较强的对手会让自己为自己的碌碌无为找出合适的借口,不是国军不给力,是共军太给力了。

但是我觉得伟人就是一个名词,谁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干出骇人听闻的事,一个普通的北京的青年,谁能想到一个人一口刀就干翻了六个呢?任何有权力欲望的人都有成为伟人的潜质,他们所缺少的可能只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一次爆发就能把所人带入万劫不复,避免这一问题的核心就是,让所有有权力欲望的人最多只能在家打老婆出气, 别给他们登城一呼的机会,这才是正途。

至于青年人的过激行为,那是在太普通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是解决男女比例问题,让广大男青年有AV看,有妹子牵。君不见高寒地区和男女比率不那么失调的群体这种过激行为都比较少见吗。冷,就不想折腾,贾宝玉绝对不会上街干这个,就算他吃顶了,他也顶多出家而已,

动物园

天忽然就冷,冷天吃火锅是享受。外面冷,屋里暖和,几个人,抱着炉子吃火锅。谈古论今,不谈国事,媳妇不在的时候聊女人,媳妇在的时候聊足球。

天宁寺桥北的马路边有一个羊蝎子李,就适合这个活动。

完了事一抹嘴奔北,过长安街到官园批发市场转转,顺手还能买个马牌,驴牌的包什么的。

再完后往北,本来想去奇遇花园,全北京的明白人都在这扎堆,后来怕结巴老师拿奖这事弄得这块太热闹了,不凑热闹,奔西扎,去动物园看看。

一晃十几年没去动物园了,动物们都长大了吧。小羊估计已经变涮羊肉了,小老虎现在还不是虎骨酒吧。毕竟北京首善之区不能跟深圳一样。

动物园北门外面有一条半拉死胡同,把车停呢最合适,没贴条的还没有收费的。

北门一进来就是象房,大冷天象门都不知道去那闷得儿蜜了。剩下空牢牢的一片枯黄草场。冰冷的秋雨,洗刷着北方城市,那些流浪的象群们,在想着非洲的家。我从其中经过,不禁悲从中来。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以后大家都吃素吧。

往前是澳洲动物馆,鸵鸟,袋鼠,考拉,什么都有,我头一回见到上货,四个老爷们穿着帆布衣服,雨靴,抬着一个木头箱子,箱子一个人高,两人宽,旁边有大片气孔,拉到圈边上,有一个勇敢的后生打开门,鸵鸟大概觉得箱子里挺好,任凭大伙怎么鼓噪,拍箱子,都不肯出来,最后还得后生伸手进去拉着翅膀,跟提溜插队的号贩子一样,把一人多高的鸵鸟从木头箱子里拎出来,鸵鸟出来也不怯生,晃悠个脖子就四下学麽,忽然激动的奔跑起来,原来是看见苹果了。

看完鸵鸟吃苹果我也饿了,往前走看见一个卖冷饮的,一激动要了一杯热咖啡,所谓热咖啡就是用纸杯开水咖啡粉给你变出一杯热腾腾的饮料来,喝着有苦味,但没有咖啡的香气。

喝完咖啡就去看猫科动物了,看见无数我家妞妞的近亲。黑狐狸白狐狸都特可爱,白狐特媚,用尾巴半挡着脸,摆拍的本事超过美空的兽兽。黑狐特激昂的看着天。动物园的动物见多识广,跟他们对视你会觉得虽然个头下但是它们不胆怯,反倒是好多人不知道怎么摆放手脚,在动物面前弄得自己很凌乱。当然,丢人的岂止凌乱,我一会还细说呢。

看完狐狸吃苹果,我认定这的采购有问题,所有动物都吃苹果,肯定是跟果园有猫腻。

看完狐狸看老虎,孟加拉虎活泼,印度虎跳跃,唯有东北虎懒得理会,我一打听,果然东北虎是老员工,外来的哥几个都是新员工。跟企业里一样,凡是闹腾的,都是远道而来的空降兵。

看老虎还看见一个趣事,我旁边有个戴眼镜的姐姐一直在学老虎,老猫,老鼠叫,轮着来,试图通过这种方法让百兽之王吆喝一声,但是连最见外的孟加拉虎都不愿意予以回应。这个丢人的姐姐就一直在那表现出人类的自大与无知,自大是以为自己能糊弄了老虎,无知是确实不知道老虎到底怎么个叫声。我本来想用手机拍下来,后来被我媳妇劝阻了,我这人心术不好,虽然嘴上不爱说,但是心里老有看人出丑的趣味,所以专喜欢看中超。我媳妇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她严肃的跟我说:“人家没吃药就出来了,你要同情。”

看完老虎就遇到多选题了,可以选择看熊猫,看犀牛,看猴山。熊猫就不看了,谁没照过镜子是的。犀牛也算了,《恋爱的犀牛里》说:“我是强壮的黑犀牛, 我的皮有一寸厚, 最喜欢的地方是烂泥塘, 我那玩意有一尺长。”我当时听了以后就好像林语堂听见韩复渠说话一样,韩复渠说:“兄弟是个大老祖。”,林语堂想,吹什么NB啊。后来我在余晟老师的指导下开始读一些有关科学的书,发现犀牛说自己一尺长是谦逊的说法,正常情况下一般来说有75公分,你们懂的,我自卑了。

猴山挨着犬科动物,俩玻璃笼子隔开了猴子和狼,笼子顶上有一条公路,每天有很多车以不超过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向北奔跑,猴子和狼都是听觉极好的动物,所以他们总不能安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设计真好。

猴子很淡定,对人类的一切挑衅行为,不管是龇牙咧嘴还是上蹿下跳都一致不予理会,狼就不行,头狼绕着笼子边打转,靠近玻璃墙的时候会露出獠牙,表示说“这是我的地盘,买不起房就别住,不许打我的主意。”土鳖,我们买不起房还买不起板砖,别看你有爪和牙,假如张悟本老师说你的舌头能治病,我们马上让你变成哑巴。

这一大圈转完就奔北门返回了,路过孔雀馆,大量觉得自己不够丢人的人围着笼子吓唬孔雀,妄图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让孔雀开屏,我们且不说孔雀就算开屏也对着母孔雀,给你们这帮货看的也就是个屁股眼。就算人家心血来潮打算开一下,您们也应该屏气凝神表示适当的尊敬,开屏是个性活动,不算你们围观你们至少应该保持安静。

过了孔雀馆是狗熊山,每次路过我就想起我参加北京市数学建模竞赛得到三等奖,去拿奖的时候,台上说,一等奖,清华刘海洋同学代表队。我在下面呼应说,来不了了,西城看守所15天。旁边的同学拉我,说你小心点,刘同学来不了,代表队没准还有别人呢,这哥们没准就喜欢泼人。我当时就耸了。

动物园逛完了,据说林志玲走过的时候,大家都看她,只有一个人看大家,这个人就是人类学家。我在动物园除了看动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看人,我觉得人类的糊涂和有趣超过所有在笼子里的,笼子里的那些好多时候表现出来的淡定,安闲,平和,是我罕见的,甚至在如此条件下还能安静的睡觉让我羡慕。我觉得我以后还是当个人类学家,看人类比看动物有趣,这就是我逛动物园的最大感受。

程序员职场第一课 读后感

这是一本写给广大程序员和非程序员的图书,适合所有初入职场和未入职场的朋友阅读。

这是我的朋友张大志leo同学的第2本关于职场的辅导类书籍,作者是资深人力资源专家,有丰富的人力资源经验,在多年的职场生涯中善于观察勤于思考勇于归纳不断创新,现在以多年之厚积而勃发,为广大读者朋友指一条明路。这是难得的好机会。

leo还在课程之外提供了广大的丰富的视频支持。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观后

题目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内容跟电影关系有限。

电影说的是著名的神坛狄仁杰老师大破阴谋颠覆武瞾政权的以沙陀为首的反革命集团的案子。一句话说完,没有神鬼(否则不能通过审查),梁家辉是幕后首脑。李冰冰中途死了。

说起狄仁杰探案这个老故事,可能知道的人很多,但是历史上的狄阁老大概是什么样子,其实了解的人有限。

首先说,历史上的狄阁老我估计是长的像华哥的,当然不是刘德华而是梁冠华,且不说唐朝的时候以胖为美,刘德华这个小瘦身子板拿不到offer的。另外就是一直到清朝,我国标准的英俊脸都是我这样的国字脸,而小尖脸一向都是男宠,优伶的专利,上台面的人要不是一张国字脸,那基本上您的仕途也就在秀才以后结束了。

历史上的狄阁老在武朝开始的时候吃过官司,是否谋逆不清楚,因武朝开始的时候,皇位不稳,李唐的遗老遗少拼命复辟,武瞾就只能使用白色恐怖来进行统治,所以周兴,来俊臣这种变态狂就很得烟抽,后来徐敬业造反失败以后似乎李唐王朝嚣张的气焰稍微下落,而天下在武瞾的治理下井井有条,历史上篡政的女皇帝其实不少。从吕雉开始到慈禧老佛爷结束,但是除了武瞾以为的家伙也就是吃喝玩乐养面首还凑副,既没有政治能力也没有政治技巧,除了广泛的权力欲望和一副小肚鸡肠以外,几乎毫无建树。武瞾是个有野心也有政治能力的人,另外还勤勉,这样就必然会有贞观之治。

后来的读书人攻击武瞾都是从私德上下手,老说武瞾私生活如何不堪,丝毫不管继位的玄宗李隆基睡了自己的儿媳。连后唐书这种半置信史都说武瞾“坐如扣瓦,立可容拳”,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还纳闷,这嘴赶上茱莉亚罗伯茨了,后来发现说的不是嘴,真是罪过。

武朝谋逆的案子很多,耸动的案子尤其此起彼伏,其中一半是李唐后人暗杀武朝命官,另一半是武朝密探干掉终于李唐的贵族,每次杀戮都毫不留手,弄得活着的几个太子天天心惊肉跳,以泪洗面。

狄阁老是个润滑剂,他老人家执政以后在很大程度上平息了这种纷争,我当然不认识他是像电影里一样通过救了武瞾一命来实现这个计划的,但是我猜测他应该拿住了武瞾某种短处,迫使其就范。狄仁杰还推举了十位“正人”,如桓彦范、敬晖、窦怀贞、姚崇之类,这些正人一边熄诉事,宁纠纷,一边抢班夺权,最后逼迫武瞾退位。虽然武瞾退位的时候狄阁老已经逝世,但是我们可以认为,武瞾退位的总策划是狄阁老。整个工作狄阁老做得既隐秘又精巧,很像一个了不起的侦探。

狄阁老的探案故事是从清朝话本小说开始的,清朝说书的话本小说里有一个“狄公案”,但是小说基本是司法黑暗的写照,里面的狄阁老没事就会在晚上碰到鬼怪显灵,然后根据这些鬼怪给出的暗示去抓人来刑求,五成以上的时候,被打的人完全是清白的,但是打了白打,没有政府赔偿,连赔礼道歉都没有。这故事让我看的一阵一阵发冷,幸亏我们现在法制昌明,不但不会刑求犯罪嫌疑人,即使是黑恶势力的要犯,我们也会被指定辩护律师,并允许律师在没有监视的情况下与犯罪嫌疑人进行对话,比如这次重庆打黑就打的很好,既体现了司法的清明,又打击了黑恶势力。

后来有个荷兰人高罗佩,在中国没饭辙就开始写小说,他根据自己的理解写了大段狄仁杰探案故事。这些故事里的狄仁杰机智果敢,凭逻辑断案,靠证据抓人,几乎不刑求什么人。死的都是最有应得,活着的即使有罪,如果事出有因,狄仁杰也会网开一面。书里的妇女也不都是丈夫的附庸,不但应答体面得体,且行为好不扭捏。整本书如果把名字换成亨利,彼得,就能立刻看出是西方小说。

不过正是因为这种反差,这部小说在中西方都大卖,我很推荐大家有空的时候找来看看。我自己觉得比东野圭物一类不差,直追阿加莎克里斯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