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剑无锋 大巧不工(ZZ)

首先我必须先乘深圳到广州的火车,然后再到广州站转车。

因为父母再三叮嘱到了广州以后不用出站可以直接转车,加上在深广线上一名列车员阿姨在我肩膀上贴了一张“广州火车站便民一站通”的贴纸,并且告诉我,有了这张贴纸的保护,我可以在广州站内直接上另一辆火车。

所以到了广州站后,我只是显眼的露出衣服上的贴纸,仰着向日葵般的小脸,天真的等着广州站可亲的叔叔阿姨带我去上要转的火车。

然后一辆三座的摩托就开到我们前面,喇叭里面的声音是:“不准在站内滞留!”,大家正犹豫的时候,一梭子弹就射在我们脚旁的水泥地,溅起大片水泥渣打到我们腿上。

于是,我最后还是进了传说中的广州火车站。

开始我还以为需要担心“找不到要转的火车怎么办”这样的问题,一进站就知道刚刚其实是多虑了,真的没必要那么杞人忧天的。

这个时候唯一要担心的应该只是能不能活着离开那里而已。现在还计较什么完全没有路标提示、候车室门口的牌子居然都是报纸上用蜡笔写得车次、墙壁是由旧砖头和破帆布组成的之类的问题实在不必要。

“要坚强,要独立,不许哭。要坚强,要独立,不许哭。”强忍着吞下咸咸的泪水,我绕过几具抱着行李箱的尸体和一群正在撕咬他们的野狗,大声给自己打气。

人生的缘分来去匆匆,现在我能在这里记述这些事情,完全是因为当时无意间被一具靠在墙角的骷髅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具穿着军服的骷髅,衣服上“USA Marine”的字样告诉我,他曾经是一名美军士兵。正打算看看他的兵籍牌来弄清他身份时,发现骷髅旁边的石壁上刻着几行小字,我把它们大略抄录在下面:
“我的名字叫God·Brother,是阿拉巴马州一名农场主,1942年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
1944年在诺曼底,跟我同艇的战友全部阵亡,我生还;
1950年韩战爆发,我所在的团全部阵亡,我仅受轻伤;
1968年在西贡,跟我一起守卫使馆的100余士兵全体被越共在石灰坑活埋,只有我逃回本部;
战争结束,我又徒手穿越了撒哈拉沙漠,以及亚马逊森林,毫发无伤;
……
此后,我自号"Lonely·Beg Die",直到我的中国朋友告诉我,中国有个地方可能我会喜欢,所以,我来到这里。”

这几行字让我越看越惊,又惊又佩,只觉这位前辈傲视当世,独往独来,与自己性子实有许多相似之处,但说到小强般打不死,自己如何可及。

瞧着几行石刻出了一会神,我又低下头来,痴痴的呆看这位英雄的骸骨,瞧着他那有若冰雪的骨头,说什么也不敢伸出一根小指头去轻轻抚摸一下, 心中着魔,鼻端竟似隐隐闻到麝般馥郁馨香,由爱生敬,由敬成痴。

过了良久,我禁不住大声说道:“加得·布拉得,你若能活过来跟我说一句话,我便为你死一千遍,一万遍,也如身登极乐,欢喜无限。”突然双膝跪倒,拜了下去。

跪下便即发觉,原来骷髅前本有两个蒲团,似是供人跪拜之用,我双膝跪着的是个较大蒲团,骷髅足前另有一较小蒲团,想是让人磕头用的。我一个头磕下去,只见骷髅双脚的鞋子内侧似乎绣得有字。凝目看去,认出右足鞋上绣的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个字。

“靠,当我白痴吗。”

我立即揭开小蒲团,下面果然有个小包裹,上面也有行字:“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里面包着一叠整整齐齐的1元面值美金。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我喃喃念着这八个字,心中似有所悟。

“啪。”我打了个响指,果然立刻有个站内工作人员出现在面前,塞给他一张钞票,10分钟后,我就安坐在去西安的火车上了。

做梦

早上起来很累,因为作了一夜梦。梦见一帮人被拉到一个山上,进行半军事化培训。有电网和大狼狗,不让跑。我弄了4个pocket pc

好像要搭建一个什么网络,还有好多久违的同学,朋友,大家似乎都在做一点高科技的玩意,只是彼此不让说话。后来我在半山腰发现了一处院落,我发现院子里有新鲜的肉和水,于是猜测院子里有秘密的下山通道,就假装租房子,没想到最后才发现,那些那些肉都是象我这么想的租房子的人的,恩我的意思是,这院子的主人以此为诱饵,诱惑那些妄图逃跑的人,然后一一杀掉,之后让大家觉得他们逃跑成功,吸引更多的人来住。结论

不要在睡觉前看恐怖片,晚饭还是少吃一点。

春秋笔法

 

齐襄公作为国君,也娶了个夫人,是周天子的闺女。周闺女命短,过了不一年就闷闷不
乐地死了。(一个人的一生,就这么一句话就完了。)齐襄公没了夫人,又自由了,就跑到边
境上去找漂亮妹妹文姜。鲁国人气愤但是无奈,就在《春秋》上使用精神胜利法,骂齐襄公
说:“会夫人姜氏于哪哪哪。”
  这一个“会”字是有讲究的,暗示那不是什么好会,作风有问题。这种“腹诽”式的批
评就是所谓“春秋笔法”,一字褒贬,乱臣贼子惧。不过乱臣贼子是否真惧,就难说了。

另外就是为亲者讳,为尊者讳,简单的说,就是我老人家要是犯了什么错,大家会想尽办法帮我掩饰的。呵呵

深秋,午后,办公室

我在写程序,郁闷的温暖的办公室,

我在调试atlas,它很不听话,手头还有一个dts,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写完。

脑子里有很多想法,都写不出来,昨天看赢在中国,再次明白,所谓创业精英,都只是凡人,一样既贪婪又恐惧。

不过有一点,值得我们学习,就是宁死不屈。面对失败的时候还能宁死不屈,很需要勇气。

没有知难而退的社会,只有从来不承认的意外。

呵呵,似乎他们都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也没有自圆其说的勇气,只是在穷途末路的时候保持沉默以便逃避尴尬。

有个老哥情绪化的发泄出来了,被三位评委说的一无是处,跟风而动的小弟却被开除出局,因为他跟风而动。有点意思,

我想学校的教育有问题。

或者我们压根没有培养精英的土壤,我很奇怪,现在这帮精英都是从那冒出来的。

礼貌,谦虚,承担责任,面对困难的时候勇敢一点,失败了坦然面对。

一定有一条教育是和其他道理相悖的,不然我们不会被教育的如此混乱。

为什么,我书读的越多越没有一个明确的是非观了?